红色记忆6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金秋十月我们相聚北京,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2020.10.24 阅读 812


红色记忆6︱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金秋十月我们相聚北京,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

1951年,党中央决定将两水洞战斗的1950年10月25日,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今年(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为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金秋十月,部分志愿军后代以及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后代在北京相聚:坚平大哥(藏族老红军后代,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主任、国家民委副主任杨东生之子杨坚平)、建政大哥(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之子张建政)、兰兰姐(八路军后代田兰兰)、庆生大哥(志愿军后代、开国少将罗文坊将军之子罗庆生)、拉拉姐(志愿军后代、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之女陈拉拉)、李林姐(八路军老前辈李玉庆之女李林教授,文职三级)、智勇大哥(志愿军老前辈吴涛泉之子吴智勇)、朱祖阳(新四军后代,北京新四军研究会《铁流》编委)。我们共同缅怀志愿军前辈,传承和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

志愿军将士雄赳赳跨过鸭绿江,回望烽火硝烟,我们相聚在一起齐声高唱红色经典《英雄赞歌》,致敬最可爱的人!“烽烟滚滚唱英雄, 四面青山侧耳听, 晴天响雷敲金鼓, 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 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

PART 1
战旗美如画,向志愿军老前辈致敬!

张建政大哥的父亲是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时任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志愿军第118师在朝鲜两水洞地区,采取前堵后截、拦腰斩断的战法,取得了志愿军出国作战第一个歼灭战的胜利。

罗庆生大哥的父亲是开国少将罗文坊将军,时任解放军公安部队副参谋长,志愿军公安部队隶属志后,曾数度赴朝检查和指导工作。

陈拉拉姐姐的父亲是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代表总政慰问团赴朝鲜前线。

吴智勇大哥的父亲是志愿军老前辈吴涛泉,吴智勇大哥的父母、姨妈姨夫、舅舅等共6人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

■PART 2
□高擎父辈旗帜,唱响英雄赞歌

▲藏族老红军后代,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主任,国家民委副主任杨东生之子杨坚平,摄影/朱祖阳

关于藏族老红军杨东生老前辈的更多内容


▲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之子张建政


▲八路军后代田兰兰


▲志愿军后代、开国少将罗文坊将军之子罗庆生


▲八路军老前辈李玉庆之女李林教授(文职三级)

关于九旬老八路李玉庆老前辈的更多内容


音频:拉拉姐即席演唱《英雄赞歌》。山花红旗合唱团团长、原总政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陈拉拉演唱的《英雄赞歌》,气势磅礴,动人心魄。


▲拉拉姐(志愿军后代、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之女陈拉拉)



…………………………

■PART 3
□珍存纪念章,讴歌抗美援朝将士

▲供图/吴智勇


抗美援朝第一仗:两水洞战斗

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做为首批入朝作战部队,1950年10月19日跨过鸭绿江,夜行昼宿,于10月25日在朝鲜温井西北两水洞地区,与李承晚军(韩国)步兵第六师一部进行遭遇战。这是志愿军入朝后首次歼灭战。此次作战,志愿军第118师采取前堵后截、拦腰斩断的战法,取得了志愿军出国作战第一个歼灭战的胜利。战后毛泽东致电:“庆祝你们初战胜利。”

这场战斗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有着非同寻常的重大意义,在抗美援朝战争史上具有重要地位。1951年,党中央决定将两水洞战斗的1950年10月25日,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浅谈抗美援朝第一仗》是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时任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为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所写的文章,《人民日报》以《抗美援朝第一仗》为题于2000年10月14日发表(刊发时内容有所删减)。

张玉华将军2015年9月3日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为抗战老同志乘车方队成员,在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2016年2月7日,百岁老将军张玉华赴北京参加201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017年9月10日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101周岁。

(注)相关文章已经编发《铁流》(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编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

相关链接︱抗美援朝第一仗:首战两水洞,纪念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


▲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

▲入朝作战初期,穿着朝鲜人民军军装的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张玉华(右)与师长邓岳(左)合影

▲入朝前第四野战军第40军118师师领导合影,前排左起:师政委张玉华、师长邓岳,后排左起: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师参谋长汤景仲(1952年5月15日牺牲于朝鲜战场,时年35岁)

▲建政大哥(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政委、开国少将张玉华将军之子张建政)



▲开国少将罗文坊将军,时任解放军公安部队副参谋长,志愿军公安部队隶属志后,曾数度赴朝检查和指导工作。



▲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

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代表总政慰问团赴朝鲜前线。以下是付铎的回忆录记载的相关内容:

一九五一年冬,第二次赴朝。

一九五一年七月去总政文工团上班。过去在火线剧社时,我不仅是一社之长,要做组织领导工作,还是一名主要演员,并兼搞戏剧创作,调到总政文工团后,由于是新建单位,人多事杂,行政领导任务繁重,我只好主动告别了舞台,忍痛割爱不再当演员了,这当然十分遗憾。

可是戏剧创作我是绝不能放弃的,我把它当成第二生命,文化部陈沂部长很关心我的戏剧创作。明文规定我只管大政方针,除了一些比较重要问题外,日常工作可以少管,必要时允许请创作假,尽量抽出时间写剧本,这样我的戏剧创作活动,时断时续,基本上没有断线。

五一年冬,我第二次赴朝。这次是和文化部文艺处陈其通处长、鲁勒副处长、文工团史行副团长,还有俱乐部朱白同志一同去的,任务是去志愿军政治部帮助整编志愿军文艺工作团,我想这是个深入生活的机会。完成工作任务之后,借机去部队生活一段,此事一举两得。

此时志愿军出国作战已一年有余。战线基本稳定在三八线上,两军对峙,停战谈判已经开始。我们的空军也已参战,地面高射炮部队大大增加。沿途都有防空监视哨,敌机虽然仍十分疯狂,但不敢低空飞行了。经常可以看到空战的场面,我们的银燕拉着长长的白烟在高空飞翔,打击美国空中强盗,颇有一往无前的气势。与第一次赴朝时的形势大有改观,我们下午乘坐一辆中吉普从安东出发,路上虽有敌机骚扰,未影响汽车行驶,当天黎明即到达志愿军总部。

到了朝鲜才知志愿军文工团已经整编完毕,于是我们就借机去部队生活采访。经志愿军总部介绍,四十七军正在召开英模大会,我们当即驱车前往。四十七军驻成川郡以西温泉地区。部队参加粉碎敌人“秋季攻势”战役后,刚从前沿撤下来休息整顿,评模庆功,总结交流经验,以利再战。

在英模会上,听取了很多英雄的典型报告,感人至深,又进行个别采访,一天我们正和少数英雄人物座谈,敌机轰炸成川郡,成川郡离此地仅二十里路,空战十分激烈,我们跑到山坡上看热闹。忽然一架敌机朝我们驻地飞来,我们正准备防空,发现敌机后尾起火,飞行员跳伞,眼看飞机拖着火焰从我们头顶上擦过,一头载进万山丛中。飞行员飘落在我们驻地附近一条山沟里,我们跟着一群战士跑去抓俘虏,跳伞飞行员是上尉军衔。

抓回来之后,陈其通在地下隐蔽部审讯,这个俘虏开始挺不知趣,当了俘虏还不规规矩矩,说话还摇头摆尾的,陈其通把桌子一拍,声色俱厉的说:“你严肃一点,不准乱说乱动。”俘虏这才老实了,经过初步审讯,把俘虏上送志愿军总部,下午有两架敌机在这里飞来飞去,反复侦察,可能是来向被击落的飞机和跳伞的难友吊丧的。

军英模大会之后,我们随着英雄们返回连队,继续深入生活,我和鲁勒同志去一四O师,分别到团、营、连深入采访。许多英雄模范,真是可歌可泣,那种有我无敌的动人事迹,使我们发自内心的崇敬、钦佩。并为他们而骄傲、自豪。

范佛里特发动的“秋季攻势”,象风暴卷来,在激烈战斗的日日夜夜,我无敌的勇士们据守山头,顽强阻击,不让敌人前进一步,堑壕被敌炮火摧平了,他们边打边修,工事被打翻了,他们从这个弹坑跳到那个弹坑打,子弹打光了,用石头,枪筒打红了,设法冷却,肚子饿了吞口炒面,有的身上几处负伤,仍然坚持战斗,不下火线。

经过反复冲杀,敌人的攻势终于以失败而告终,我军阵地屹立不动。我们的采访座谈从这个团转到那个团,从步兵转到炮兵,从连队转到机关和医院,英雄模范事迹吸引着我们,鼓舞着我们,尽管敌机经常在头上嗡嗡的飞来飞去,我们也习以为常,不屑理睬,你叫你的,我们的座谈照常进行,本来打算再多访问几个连队,多接触一些不同类型的英雄人物,突然接到军部转来北京电话,催我们迅速返京,参加“三反”运动,令行禁止,无可奈何只有遗憾而归。

天气寒冷,军里派了一辆救护车送我们回国。夜里敌机仍然活动频繁,中途休息时,天上月明星稀,地上白雪皑皑。夜静更深我们几个人下车方便方便,活动活动,靠着汽车吸烟聊天。忽然敌机飞来,防空哨位上发出报警枪声,我们赶紧把烟火熄灭,仰望天空,听得敌机已飞临头顶。

我们觉得地面没有灯火,又是黑夜,敌机不会发现目标,所以未加警惕,仍然继续聊天,突然有一种刺耳的声音传来,司机同志急喊:“敌机投弹,防空!”司机话音未落,炸弹就在南山角下爆炸。随着火光闪烁,一阵气浪顺耳掠过,我们迅速散开隐蔽,以防敌机返回继续空袭,没想到敌机一去再没复返,司机催我们赶快上车,这时却找不到陈其通处长了。

我们大声呼叫,才把他从遥远的北山根喊叫回来。要准备上车了,一看还缺朱白,我们又喊又叫,听不见朱白的反映,敌人丢弹并未伤人,朱白那里去了?结果朱白就在车上睡觉,敌机投弹都未惊醒,睡的可真香甜啊。汽车又继续前进,我们边走边议论。敌机为什么投弹,发现地面上有什么目标,可为什么只投一枚炸弹就扬长而去不再复转了呢?如果是发现了我们的汽车,为什么炸弹没有投准?大家在议论,司机风趣的说:“投准了,你们还能回国?”

二次赴朝回来,国内“三反”运动已经轰轰烈烈,当时毛主席有句幽默的话:“新年洗个澡,舒舒服服的过春节。”(洗澡是指干部做个检查)“三反”是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我一无贪污,二无浪费、官僚主义不能说一点没有。做三个检查就领导运动。在志愿军生活、采访的材料,无暇整理、消化。更没有时间考虑剧本创作。“三反”运动结束不久,全军定级工作开始,七、八月份中国人民第二届赴朝慰问团开始组建,我又参加了慰问团文工团的筹备工作。准备第三次赴朝。



▲新四军、志愿军老前辈吴涛泉叔叔

吴智勇大哥的父亲是志愿军老前辈吴涛泉,吴智勇大哥的父母、姨妈姨夫、舅舅等共6人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一个大家庭中,有6位亲人跨过鸭绿江,赴汤蹈火,保家卫国,令人敬佩!

■父亲最后的纪念章
□图文:吴智勇

1950年4季度,原本准备参加解放台湾作战的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突然接到命令,立即北上,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医院番号改为东北军区第一医院管理局第十四陆军医院。

野战医院的特点就是:哪里有战争就需要出现在哪里,要及时救治参战的伤病员,最大限度的挽救伤病员的生命,减少伤病员的疼苦。

记得父亲曾说过,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伤病员和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不同,多了很多冻伤的伤病员,一些因冻伤导致了残疾。

生活在和平环境下的我们,不能忘记在战争中付出生命的烈士!不能忘记那些为了赢得战争胜利而奉献的前辈们!

和父亲一起参加抗美援朝的战友大都不在了,这枚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也是父亲最后的一枚纪念章,可惜他老人家再也看不到了……


▲今年为纪念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出国作战70周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健在的参战老战士、老同志颁发了纪念章。纪念章颁发给健在的老战士和今年去世的,老爷子今年4月病逝,这枚纪念章成为老爷子的最后一枚纪念章,而且是唯一一枚没有看见过的纪念章。

▲这是当年的功劳证,记载着当年的峥嵘岁月

▼以下是1951年的功模纪念手册(组图)



…………………………

■PART 4
□铭记志愿军英烈,在和平的阳光下前行

▲拉拉姐(志愿军后代、开国少将陈其通将军之女陈拉拉)


▼以下图片摄影:朱祖阳


▼以下图片摄影:吴智勇


▼以下图片提供:朱祖阳




为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在京的部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后代以及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后代,倾情相会在北京。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志愿军、解放军都是在民族危亡、国家危难时刻诞生的,他们是一脉相承的,都是抗击外来侵略的中流砥柱、民族英雄!

致敬先辈,丰碑永存!在新时代,我们要继续弘扬红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砥砺奋进,永铸军魂!

——朱祖阳(新四军后代,四野后代,北京新四军研究会《铁流》编委,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副秘书长,中国海洋大学北京校友会1985级校友)


本文编辑制作:朱祖阳(北京)

温馨提示:因时间和篇幅所限,更多图片未能尽数展示,请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