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之秋,与红叶相约

2020.10.24 阅读 2667

在秦岭逶迤东进的漫长征程中,陕西汉中,这片悠悠华夏历史脉络凝聚于此。十月一袭秋雨与秦岭伟岸宏大的身躯相遇,在这得天独厚的秘境里,汉中红叶盛宴的绝美乐章就此拉开帷幕……

大秦岭,宛如绵延一千六百公里的巨龙横亘在西起甘肃、东达河南的大地上。曾几何时云横秦岭的行路难,如今却在留坝演绎成一条完全可以自驾畅游的秦岭景观大道。

世代久居大山深处的秦岭人家用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实践着人与自然的融合,山凹里点缀的留坝县城,襟山带水。

张良为汉初三杰之首,刘邦曾曰: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所以取天下者也。

坐落于秦岭紫柏山麓的张良庙是明、清建筑。刘邦即皇位不久,先后杀掉韩信等有功之臣,张良急流勇退,来到紫柏山隐身修行,陕西三大名山之一的汉中市留坝紫柏山更因汉留侯张良归隐于此而声名远扬。

亭台楼阁、碑石林立、老树参天,走入其中,静静聆听时光的声音。

从留侯当年归隐处的紫柏山,一路穿越千年的柴关岭,石门,直至与那四千年岁的银杏树相逢……

四千余年的银杏至今仍是硕果累累、枝繁叶茂,待一场秋雨,变身一地金黄的落叶缤纷。

渐渐变红的树叶折射出灿烂的阳光,黄栌,枫树、槭树、桦树……经过风霜的层层洗礼,连山坡、小径、古树林间都开始泛起秋意阑珊的红。

不知道是不是受那首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影响太深,抑或是经年里又掺杂着一些其它的什么因素,一直从骨子里爱着红叶,爱着那漫山遍野的火红。

红叶是中国文学的一个典型的审美意像。它不仅是秋天的符号,也是诗歌美学的符号。

秋高气爽,玉宇寥廓,当此时无论是远上寒山,还是拾级岳麓,人们随口而出的,不是霜叶红于二月花,就是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泰戈尔曾说: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秋叶的静美,无论零落大地,还是风舞枝头,只有它们才能彰显出秋天的静美!枯叶能么?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是壮观,也是浪漫。

红叶从枝头飘零,在虚空中舞蹈;红叶在水面歌唱,旋转而至远方……

当茫茫绿世界里有一点微红的时候,绿肥红瘦的初秋悄然降临;然后是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接下来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从绿肥红瘦到万山红遍,红叶的生命历程一如生命之火的燃烧,燃烧着生命的激烈。

不经意间落下的秋叶,没有缠绵与嘶喊,可谁又知道秋叶内心的留恋与挣扎。

它将淡定优雅留给了秋天,带着千种不舍万般留恋,柔美安然轻轻飘落。它只是和秋天作个道别,就义无反顾投入大地怀抱,从此再没回头。

叶的离去,只剩下光秃的枝桠在秋风中呜咽,叶的飘落让人有些触景生情的感伤。同样与树朝夕相处融为一体的叶子,一片一片黯然离去,它又何尝不难过呢?


秋叶把靓丽优雅留给树,只是它不想让别离变成伤悲刺痛彼此。秋风又起带着丝丝凉意掠过树,树感到了阵阵寒意。

叶子年年长年年落,按理说树是不甘寂寞的,可是谁又能真正懂得树的悲壮呢?叶无奈离去,将伤口留给树,在瑟瑟秋风里不断自责,极力掩饰心中悲凉,压抑着自己的悲伤。因为它们知道,为了等下一个灵魂相遇,只得守望过这个冬天。

秋叶带着美的妆容,努力挣扎树的手臂,即使飘落也还是忍不住回头再回头。

终于一次次的回首化作绵绵细雨流下别离的泪水。只是因为太多的别离,才让树留下满身累累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