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黄河岸边,牵挂是割舍不断的情节。时至深秋,昨日与好友相约,驻足石坝,看大河滔滔,沙滩廖阔,听雁鸣阵阵,金风飒爽,今晨偶得几首,与同好共飨之。

致黄河落日

不小心,

切碎了一枚蛋黄,

让蛋油满河里流淌。

致黄河渡口

遥望,

等待,

搁浅的心事,谁懂?

至黄河沙砾

有金子的颜色,

但是,太轻,

轻得容易被扬起。

致黄河浮桥

因为没有桥墩,

踏上去总不真实,

河面说,摇得我心碎。

致黄河部落

烧烤,野炊,

玩闹,嬉戏,

惊扰了千年的图腾。

致黄河石坝

从遥远的遥远来,

只为和你亲近,

一吻,竟成永别!

致黄河岸柳

从黄土高坡漂来的野种,

野性难改,

肆意并疯狂的舞蹈。

致黄河鲤鱼

俺也是龙的后代,

那惊鸿的一跃,

让我成为传奇。

2020年11月24日6时于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