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满城县是我军旅生涯的第一落脚点,满城西去三里的北陵山,是我结束了新兵训练投入的第一处“战场”(图片剪切于1968年的录像截图)。我们的任务是搞国防施工,1968年5月的一次打眼放炮,偶然炸开了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圹的耳室,惊动了中央,轰动了全国。十年前,我写过一篇回忆文章,记述了我的所见所闻。

亲睹初启时的满城汉墓

光阴荏苒,一别陵山52年了,今年双节在京期间,约了老战友张建文兄弟,乘坐女婿的车子,行经京石高速直抵满城。如今的北陵山非复旧观,“1988年,满城汉墓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随即对满城汉墓进行开发,并于1991年5月正式对外开放接待游客。先后兴建了登山索道、下山滑道、山地滑草、汉王宫、莲花宫、龙华宫、警世宫、靖王狩猎场、游泳池等10个附属景点。”(景区介绍)

陵山有三个山包,从满城位置西眺,那山形似一把扶手座椅。原来我们是在中间一个山包施工,北面山包是原河北省电台天线发射基地,我们机械连三排就借住在山下发射基地的生活区。

52年前,三座山包光秃秃地,山下是河滩庄稼地,略显荒凉。如今绿树成荫,建筑成群,上山新筑了漂亮的旅游步道,另有索道直达山顶。

我急切地踅着北面山包寻寻觅觅,上坡不远处,一排熟悉的建筑映入眼帘,尽管它粉刷成通体灰色,我还是一眼认出,这就是我住过的红砖红瓦房。

再往上走,那一排排变色的老建筑好像纷纷与我打着招呼,我噙着泪水向他们致意,我们,都老了……

之形而上,上面的建筑亦旧亦新,过去属于省电台的工作区域。

越过这片区域,上到新植造的林区,满山翠绿显示了近几十年绿化成果斐然。

蹒跚在这蜿蜒盘旋的护栏石径,秋风沁脾,秋叶飒飒。

大约上行到一百九十余米的高度,向南通往中间山包的道路形成一弯平台。

俯瞰山下,旅游区掩映在绿荫之中,已归属保定市的满城区高楼林立。那座灰头灰脑的小县城哪儿去了?

到了中间山包,首先看到的是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的石窟墓。窦绾墓的位置是在郭沫若考察刘胜墓后做出的研判,其后,国家进行了发掘,那时我已调离满城去往另一处国防工程了。刘胜墓与窦绾墓均采用以山为陵的营建方式,墓道及墓室凿山而成,呈弧状形。简介称,“窦绾墓,在刘胜墓北侧。就墓室建造来说,规模之巨大、气魄之宏伟、开凿之工整,均超过刘胜墓的水平。平面布局则大同小异,总长49.7米,最宽处65米,最高处7.9米。容积达3000立方米。外口是在两道砖墙之间,灌以铁水封闭,比刘墓更为坚固严密,其库房和车马房亦比刘墓为大。”

我曾亲睹初启时的刘胜墓,眼前这座窦绾墓的形制与刘胜墓大同小异,故而不觉陌生。原来我是从炸开的墓顶一角扶梯而下,现在才看清,进入墓窟的甬道竟有单行隧道那么宽敞。

甬道尽头便是我在记述中提及的左右“走廊”,规范名称叫南北耳室。两耳室均为拱形顶、弧形壁,洞壁两侧修有排水沟。南耳室为存放食物的库房,北端筑器物台,放置陶壶、陶缸,陶罐、彩绘陶盒、钫、鼎等。

北耳室为车马房,陪葬了活马真车数套,我曾在刘胜墓亲见其骸骨残木。这里复原了入葬时的情景。

过南北耳房向里,即为小礼堂那么宽敞的中室。其平面为圆角长方形,顶部穹隆状,人工修凿的四壁规整。

墓室环壁以及中室中间修筑有两条相互贯通的排水沟,墓室两侧凿有两口渗水井,水沿山体自然渗出。两千多年前修筑的渗水系统如此科学,令人叹服。

中室里集中陈列着窦绾墓各处散落的文物,仿制品居多。

最重要的自然是窦绾入殓时穿着的金缕玉衣。少时曾读唐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却不知金缕玉衣为何物,有幸目睹刘胜墓那件未经整理的“破麻袋片儿”似的金缕玉衣,今日所见窦绾金缕玉衣却是整理如新的了,只不过复制品而已。

重要文物还有“铜朱雀衔环杯”……

“铜朱雀灯”……

“铜甗”(甗,yan)、“铜熏炉”、“铜壶”“铜鼎”……

“铜镜”、“错金铜豹”、“宫中行乐钱”……

还有一件“鎏银骑兽人物博山炉”颇为精致,可惜我把它照的一塌糊涂,网上搜得一照,以飨同好。

相关资料说明,此物“现为河北省博物馆藏。通高32.4 厘米,炉盖作人兽出没其间的重重山峦,山峦下饰有一周由龙、虎、朱雀、骆驼及草木、云气等组成的花纹带。炉柄的造型为一个裸身的力士,下穿短裤,肌肉凸张,健武有力,他屈膝骑在仰首伏地的神兽背上,左手按兽颈,右手上托奇峰耸立的炉体,造型稳重而不呆滞,似有力举万钧的气势。下面有承盘相荷。若于炉内焚香,轻烟飘缭,山景朦胧,群兽灵动,极尽绚丽自然之态。”

其余则是一些陶制品了。

最激动人心的“寝室”(后室)开凿在中室南侧。石门厚重,铜兽头门环,室内用巨大的石板搭成。

后室又分主室和侧室,主室内置汉白玉石棺床,上置棺椁。仅次于金缕玉衣的国宝级文物“长信宫灯”置于棺床头部一侧。

百度介绍,长信宫灯“外形是个宫女跪坐执灯的形象,灯高48厘米,通体鎏金……灯的各部分是分铸而成,可以随时拆卸,但是结合起来却天衣无缝……它的灯盘可以转动,灯罩在圆形轨道内可以开合,所以就能根据需要调节光亮的大小和照射的方向。宫女的体内中空,烛火的烟滓可以通过宫女的右臂进入体内,使烟滓停滞在灯身中,用以保持室内的清洁。”两千多年前的制作设计如此精巧,实乃惊世之作。

出窦绾墓,向南百米处即中山靖王刘胜墓。

墓道两侧设置一些展板……


其中一幅简介下方有郭沫若等中央要员以及国家考古队考察古墓的照片。

另一幅展板则展示了刘胜墓刚刚发现时的场景,与我当时所见高度契合。尤其是52年前的北陵山原貌看着更是亲切。

甬道呈斜坡下行……

当我看到南耳室尽头顶端有细铁棍网着的一处口子,急忙召唤同行的战友,“看,那就是我们机械连十二班放炮炸开的口子,我就是从这里下到洞里的,满地的骡马骨头呀!”

我们的惊喜惊动了旁边的两位导游,那两位小姑娘走过来激动地说,今天能遇着你们两位老前辈真是荣幸,要不是你们发现了它,可能人们永远也不知道这里的秘密。说罢,一人一边搀着我问这问那,还与我合影留念。

这里的北耳室也是存放食物的库房,那些记忆里的陶陶罐罐,尤其是那盘小石磨,至今印象深刻。

中室部分(亦即前堂)复原了居中的瓦顶木结构建筑,宽宏富丽,象征墓主人生前宴饮作乐的大厅。大厅前有不锈钢框架围合的椭圆形渗井。

朱漆明柱四合的大厅里,陈列着满地似曾相识的陶制用品,无暇一一细看了。

刘胜的后室较之窦绾后室略显宽敞,主室棺床躺着身着金缕玉衣的尸身,床下展列一行纹壶、几只漆盘、漆碗,羊尊灯、铁暖炉,以及几把刀具等。

探头侧视,南有侧室,介绍说,那是主人盥洗之所。

环绕后室,凿石为廊,其目的为排除后室渗水,以达到保护后室的作用。

出刘胜墓南行几十步,凭借一幢“千古之谜由此揭开”的石刻,见到我多次进出过的施工洞口。当时我们班操作电动6立方空气压缩机,负责给打眼的风钻提供风力,进洞到施工作业面是为了观察所供风力正常与否。

石刻一侧树立着三块展板,概述满城汉墓的发现与发掘……

满城汉墓简介……

西汉中山国与中山王简介。

从头到尾看下来,虽是走马观花,倒也十分尽意。

沿着现已改建了的那条施工山路迤逦而下,完全看不出昔日的一点影子。

只见山下锦绣如画,地覆天翻换了人间。

下山来,专寻满城驴肉特色小吃,慕名而至刘家驴肉馆大快朵颐。

饱餐一顿,打听而至北奇营房,那里是我新兵受训的地方。第一餐吃的是红烧肉大米饭,至今想起口舌生津。

营房还是那座营房,营房仍然驻军,却没有了过去的一砖一瓦,整个建筑完全变了。只有那立式标语牌书写的“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完全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