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前横浪飞舟,五省通衢一河功。

水流千转润华夏,物通八方惠民生。

黄河岸边五省通衢牌枋,上书对联一幅

上联:九州胜境龙吟虎啸帝王都

下联:五省通衢禹列堯封神圣地

背面,上书<大河前横>四字,也有对联一幅:

上联:地锁江淮人文一脉兴秦汉

下联:衢通南北气势千秋贯古今

镇水铁牛

历史上,汹涌的黄河给沿岸人民带来无数沉重的灾难,徐州人民饱受水害之苦。 由于黄河河床高出地面,堤岸残破,河道淤塞,每逢汛期,黄河水位高出地面3至7米,犹如一条巨大的水袋,悬在徐州人民的头上,随时都有浇顶之灾,水患不除,寐食难安。为此,徐州人民曾经进行过无数次艰苦卓绝的斗争。留下了宋知州苏轼、明总理河督潘季驯治水保城的业绩和佳话。 但在生产力低下的旧社会,根治黄患,人们常把希望寄托于"苏姑显灵"、"铁牛镇水",但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祈愿,而黄河依然咆哮,水患不绝。

水经石柱记

徐方河患,始汉瓠子,横溃宋元,祸及明清,三覆州城,百姓飘零,屡废屡兴,辈出英雄。朝暾东昇,心系民生,黄河安澜,克绍禹功,俟河水清,古城何幸,抚今追昔,立柱以铭。

一徐州市人民政府、公元二007年7月

这五根水经石柱,位于和平桥南、显红島公园傍,黃河东岸。记载的是黄河自公元前132年至公元1875年,流经徐州泛滥与治理的情况。

水经石柱记(一)

汉武帝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河决濮阳瓠子东南钜野,夺泗入淮。元封二年,瓠子河塞,河经徐州凡二十四年。

水经石柱记(二)

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O77年),河决于澶州曹村南徙,水及徐州城下,水高二丈八尺。知州苏轼率众筑东南长堤,首起戏马台,尾至城下,城以得保,建黄楼以铭。

水经石柱记(三)

有明以来,河水横溃,无岁不灾。万历十八年(公元1592年),大溢徐州,水积城逾年。河督潘季驯浚魁山魁河以通之。

水经石柱记(四)

明熹宗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河决于魁山堤,倒灌徐州城,水深一丈三尺,百姓溺死无数。水退沙淤,故城重建,故有城下城之称。

水经石柱记(五)

入清以后,河患不绝。乾隆二十三岁(公元1657年),御阅河防,钦命增筑石堤,固河护城。

咸丰五年,河改道北徙入海。

显红島公园远眺

显红島,讲述的是一个悽婉而动人的故事,苏姑(一说湜苏小妹,一说是苏轼的女儿)为救徐州黎民百姓,奋不顾身跳入滚滚洪流中,滿足了河神的要求,水退城保民安。事后,人们在今显红島处拣到苏姑红鞋,特在此建园纪念。

显红島却波亭,亭上对联:

上联:沙島何曾留小妹

下联:红波此去问香魂

苏轼塑像

位于黄河南岸不远处天山绿洲公园

神牛治水记

一、

神牛治水,历史久远。传说,大禹每治好一处水,便铸一牛沉入河底,以祈盼神牛与河神和睦相伴,保一方水土平安。

二、

宋熙宁十年,苏轼任徐州知州。黄河泛徐,为保土安民, 苏公亲率官民,在汴泗交汇处立十八根神柱,上置十八尊铜牛,祭拜河神,徐方百姓得以平安。

三、

史载,明太祖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为保农耕发展,命宰相刘伯温从汴梁至邵伯沿汴河和古运河布下九尊铁牛,安水保土。嘉靖年间亦曾铸铁牛沉入黄河,以消水患。

清代嘉庆己未铸铁牛以安水,己未属土,寓土德兴旺之意。

四、

神态各异,娇健威武,坚韧不拨,开拓进取的十八尊神牛,寓吉祥和谐,国盛家旺,安康吉祥之意。神牛典故,彭城百姓世代相传,耳熟能詳,此乃又一黄河文化也。

神牛卧波五行合,玉带束腰阙门锁。

太极两仪合四象,山水灵秀帝王多。

徐州有一句宣传口号:千年龙飞地,一代帝王都。

神牛十八头,镇水锁黄流。

安澜却波去,留功不留名。

苏轼率众抗洪石刻图

位于庆云桥东,黄河南南岸。

黄河风光

牛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