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聯、下聯、文樓東端往天成圩,須過南岸橋。故橋之兩傍,各豎數尊三尺高之方柱,以二道寸許之圓鐵貫之為欄。今依故址重砌,而橋面倍增之。

  天成橋,乃霞路文樓之界也,其東乃霞路天成圩。然成市於何年,未稽考之,觀其店鋪之格調,應逾百載。圩為東西向,中以二丈許之道貫之,兩側商鋪林立。

  道之北,依次成行者,曰鋸木店、飲食店、打鐵鋪、剪髮鋪、醫療站也,間有住戶。

  道之南,依橋比鄰而列者,曰米機(碾米站)、盲殘院(殘疾人福利廠)、鴻福(供銷社商店)、豬肉店、太和堂(國藥店)也。

  米機乃鄉中唯一之碾米之所也。

  盲殘院者,集諸鄉之殘疾者,成福利廠,主產大香。

  鴻福者,其規甚巨,連跨四鋪,以鹹雜、糖煙酒、副食品、五金、農副諸類分列之。

  肉鋪者,以豬肉為主,兼營公社漁業隊捕撈之魚獲,配以諸鄉之分銷點也。然其趣事甚多。時有二長者,皆隨和,一曰天光,山頭(古泗)人,余之姨丈也。一曰寶征,圩鎮人。時人編俚語而調侃之:天光(天亮)賣豬肉,寶征(保證)呃稱(短近缺兩)。

  太和堂者,營中草藥,兼煎藥茶也。

  飲食店者,營粥粉面也。

  鋸木店內有巨碟之器,其專將粗木切板裁料也。

  打鐵鋪乃鍛農具之所也。

  剪髮鋪者,從業者有五,為鄉中之唯一理髮之所也,故輪候者甚眾,剪髮僅收錢八分耳!

  街之末者乃醫療站,時赤腳醫有六,接生醫有一。

  而飲食店之西,尚有一鋪,其為收鼠尾之所也。鼠為四害之首,倡捕之,切其尾而為數,一尾錢一分,捕鼠者甚眾,而年逾萬尾者,賞以自行車。有擅捕者,乃子光也,嘗獲五羊自行車。

  時之天成圩,無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之分也,天天皆圩日。晨,或瓜或菜,或禽或畜,皆農戶之自種自養也,甚熱鬧。
陳白沙《歌謠》:
二五八日江門圩,既買鋤頭又買書。
田可耕兮書可讀,半為農者半為儒。

  此之天成圩,乃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中期之兒時印記矣!
 後,鄉人復興烤鵝之術,味美而名馳,食客接踵,譽燒鵝街焉!
趙崇卓《天成燒鵝街》:
霞路天成巷陌深,行來一步一沉吟。
誰家爐灶鵝香溢,竟叫遊人更醉心。

  嗚呼!圩市興,乃民殷之象也。此乃鄉民之願景也,亦世人之願景也!

庚子秋趙崇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