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梁野山自然保护景区分路,一路盘桓而上,翻过一座又一座山,绕过一道又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起来:逶迤环绕的峭壁下,一湖碧波荡漾,湖后面的山坳前,古树茂林掩映着一个客家风格的村落。

这儿就是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梁野山麓的武平县城厢镇云寨村,这里原始和天然交织,山清境幽,树木吐出各自的清氛,山谷中洋溢着勃勃生机。

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美丽山村,这确实是美丽乡村建设成果,只不过这个果实很惊艳。难以想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竟然有如此一个美丽的湖泊,村庄整治取得这样的成就,非常的不容易,非常的了不起。

虽是深秋时节,周遭山头依然保持着或浅绿或深绿的不同底色,星星点点夹杂其间或黄或红枝叶的点缀,使山野的色彩显得有层次。

碧水莹澈、烟波浩淼的仙女湖,宛如一颗绿色的翡翠,镶嵌在苍莽群山之中,它又像是一个柔媚无骨、神情慵懒的绝世美人,静静地仰卧在云寨村边,头枕隐隐的青山,眼含盈盈的秋水,袒露妖娆的身段,展现婀娜的风姿。

我们一行40余人首先惊呼出来的是“真美”这一个词汇,游目骋怀,但见天色空明,奇峰盈秀,山岚飘拂,飞瀑悬空,流泉漱涧,薄雾轻蒙,岚烟浮动,峡谷清幽,好一道幽雅安谧的旖旎风光,别有一番缱绻山水的情致。

仙女湖大坝傲然而立,给人大气雄浑之感。站在坝上远眺,绿意盈盈,险峰、峡谷、大川,尽收眼底,气势磅礴。大坝上的风雨廊桥,由白色的墙垣、灰色的瓦檐、雅致的方框等元素构成,飞檐翘顶,具有典型的客家民居风格。

两边山野间荡漾着清新凉爽的寒风,匆匆走向绕湖的步行曲径,脚步变得轻松起来,心情变得悠然开朗。

湖中有一棵独立的微型小岛,岛上一棵树独自兀立,浸泡在水中仍然苍翠笔直,犹如谦谦君子,给苍天作揖,给碧水让路。

到云寨村,眼前的苍山碧水,头上的白云蓝天,耳边的清风絮语,还有梁野山上流下的潺潺流水声。看苍穹白云飞渡,顿觉心胸豁然开朗,天澄风轻,明光四射。

云寨村海拔高度约六百米,古村周围群山环抱,溪流纵横,云雾缭绕,风光旖旎,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客家古村落,全村居住人口五百余人,主要是邱、钟两姓,两姓分别聚族而居,距今有五百余年。

因了重重山峦的阻隔,这深山腹地的山村显得格外宁静。云寨村在公路不通的过去,几乎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不过凡事有弊也有利,被遗忘就意味着少了人为干预,生态自然就比较原始。

典型的传统客家村落,与自然和谐共处,天人合一的理念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显现,参天古木散落,点缀在村中。高山飞瀑群和与之对应的原始森林山场,村落内充沛的水量正是来自梁野山广阔的原始森林山场。

村中梯田依山就势而开辟,层层迭落,蜿蜒连绵,开辟成农家果园,与村庄房屋外延线与山林边际线自然交接,浑然天成。只一眼我就喜欢上这个高楼错落、自成聚落的山村,一种小家碧玉式的清爽扑面而来。

山村美,美在小溪。云寨村溪流纵横,弯弯曲曲,汇集了众多山涧溪水流经云村中。由于村子地势平缓,流水也就舒舒缓缓,安安静静,把一路从山地上吸纳的灵气全在这里释放了出来,造就了一段美景。

小溪之上的一座古廊桥名为云中桥,轻松地把溪水两岸的民居牵到一起,组成一个有机的村居整体。这座远看如虹的廊桥,是桥,也是通道,也是风景。翘顶、黛瓦、灰板桥翼,屋桥雄踞溪面,它就像一位历史老人见证了这里的风雨沧桑。

云寨村建筑是典型的客家建筑风格,白墙、灰瓦、青砖、木窗、楼阁,十分整齐美观。略为遗憾的是,曾有明清建筑十几栋,古祠堂二座,古寺一处,古桥三处,现在大多都已损废。

怨不得白云端下的人家,虽衣衫简朴而神情悠然。看看院中的一石一木,处处简朴随意。但见院落边的扁豆藤、丝瓜藤、南瓜藤等爬满了瓜架子、院墙和树梢,藤连藤,缠缠绵绵织成了一道道绿色的屏障。缓坡上的玉米、辣椒也在长。那深紫淡的扁豆细细的簇拥在藤茎上,一串串的鲜艳亮丽。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昔日陶渊明笔下如梦如幻的世外桃源,如今却在十里如画的云寨村变成了现实……

云寨的美,有“桃源农家”的情调。在村上,随意走进一户人家,不但干净整洁,而且院落的设计布局都颇有创意。

尽管外面的世界脚步匆匆,这里的日子依旧不慌不忙,一些年迈的老人在这里自在地生活。村后的山上生长着许多上百年的古树,他们也和庄子里的老人一样自在,没有人干扰他们的生活,偶尔有一两棵上百年的古树坐立其中。

客家村寨默然自处,自顾自地美丽。对于这一方土地,骤然到来,又倏忽远去,像极了偶然遇到、怦然心动又终将离去的邂逅。

天空湛蓝,飘逸的白云如潮头涌起的浪花,列成一线,仿佛也在为云寨村的蜕变而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