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    那些事    他们像极了葵花的困扰    困扰了眼睛    也困扰风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们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意图


不经意的到访似乎在寻找某个缝隙

风需要养分    菊花也需要养分    而你以电流的形式存在


一些饱满的欲求    更加细腻的呈现    剥去外壳 看见鲜活的跳动


是种子的再生    是你的咀嚼 获得了绽放的力量


那些人    那些事    穿过月色的白 总能听见一些更加细微的声音   


那种骨头缝里的声音 微弱得可以吞没整个夜色   


床   椅子   无处安放的手 以及与夜相关的一些杂碎 她都小心的掩饰


见证过语言在空中漂浮 悠然自得    你想用虚构躲避实体的冲撞


一些白天不想经历的事物    夜晚 又不得不依靠    


与她相向而行   或许是为了抚慰 或许因为你坚定的阻止


这已经是一种常态 那些人 那些事    构成了我心脏的一部分    


有时候想把颈部以上卸掉 把眼睛蒙上 让一些光再也找不到明确的入口


让所有的颜色都回归黑色   那一天将是哪一天


那些人    那些事     像极了大山深处的旧房子    泥土的记忆   木头的呓语    

飘摇的煤油灯 残缺的瓦砾   有雨水穿过房梁    那是窘迫的记忆 


历史会在表面留下一些错误的痕迹    那只被仇恨了多年的猫也已经安息


那些人 那些事 已超越了所有的预期  不受风掌控 鄙视岩石的操纵 


是闪电的季节 暴风雨的妥协

蝴蝶在空中傲慢的宣示 


来吧 来吧 孤独于我 像是美丽的豹纹 在阑珊中踟蹰行走


那些人 那些事 他们常常与死亡勾勾搭搭   伪装成秋天 像沉睡的蝉蜕


原来失眠竟是因为他们 忧郁绿色 忧郁风的感受 忧郁万物的再生


他们不再唤醒我 虽然每一次呼喊都有回应   


但父亲不回应 父亲的父亲不回应 我的回应显得那么微弱


我说的那些人 那些事 是海水的盐 风中的沙粒 每一颗都经历过羞辱 


被蹂躏 被戏弄 被抛弃 像两颗树的缝隙 在土壤中寻找汇聚 


他们想撬开我的头骨 剥离我的颓废 把时间锈蚀的部分 掩藏得更加黑暗


但是他们离不开我的繁衍  需要蝴蝶需要更大的张力 


有雪的覆盖一定有颜色的宣泄 那些人 那些事 一定在梦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