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源于一个40多年前的约定:和大学同学一起草原行。


1977年恢复高考,那时我是内蒙古扎鲁特旗草原上的知识青年,我以当地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东北师范大学。记得30年后的2007年高考那天,北京电视台早间新闻互动节目是关于高考,我投稿了一条短信: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那年参加的高考,当时我在内蒙古大草原上放牛,早上把牛赶到草原上然后进入考场,还行,考上了东北师大,我很感谢那次高考。我还记得主持人在播出这条短信时还加了一句话,他说看人家多牛,放牛还能考上大学。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笑了,他的笑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条短信获奖了,奖品是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卢恰诺·帕瓦罗蒂、普拉西多·多明戈、何塞·卡雷拉斯音乐会门票二张,这是他们三人的绝唱,不久帕瓦罗蒂就去世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对草原很好奇,问我爸爸是做什么的? 我说爸爸放牛,妈妈挤牛奶,我放羊,每天的生活是骑马放牧,从没见过自行车,那个时候草原上真的没有自行车, 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他们对草原那种神秘和向往。 实际上在牧区五年草原生活的一切我都经历了,放牛放羊挤牛奶炒米奶茶乌勒莫都是耳熟能详倒背如流如数家珍,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匹专马,到今天我依然自诩草原人是放牛的。


在草原的两个月中,我一直沉浸在朋友和同学的友谊和真诚中不能自拔。阿尔山原政协主席王福森通过个人关系找有关方面为我们减免了参观景区的门票,并一直和我们在一起。那几天我看见王福森每天清晨都在街头上捡拾游人丢弃的烟头和纸屑,把垃圾放到垃圾桶里再把垃圾桶倒进垃圾车上,动作是那么的熟悉和自然。我被震撼了,我想:我能做到吗?这是一位从大学毕业就在阿尔山工作到退休,从林业局到政府机关,从基层到领导,在政协主席任上十年去年退休。能想得到每天早上在大街上捡拾烟头和倒垃圾已经是他的一个习惯,我看到了环卫工人和他是那样的自然随意欣然接受如家人一般,他们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这样的一个人和他们在一起打扫卫生。


我想,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一切平凡的人都可以获得不平凡的人生,一切平凡的工作都可以创造不平凡的成就。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凡的人,也是普通人,但是人生总是有赢家的,不是每个人都能笑到最后,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毫无疑问,王福森是人生赢家,他依然笑着前行,是那样的充实,那样的愉悦,那样的忙碌。


联想到最近内蒙古一位曾任地方领导的朋友突然失联不知所踪令人不可思议,有一位多年之交前一天还和我通电话却第二天在家中直奔天堂,走的还那样的决绝,还有一位曾是我国第一位蒙古族法学博士,是我国第一位在基层法院工作的法学博士,今年大年初一病亡,他喝的酒太多了,身体无法承受了。我想人的第一位还是应该活着,有钱,有地位,有学问,但是生命没有了一切都失去了价值,一个健康的生活理念和理智大于私欲的底线应该是我们很多的人选择,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安然接受。


在陈巴尔虎旗,同学王伊敏和他的爱人老包用草原最朴质的方式和原生态的礼仪向我们诠释了民族的文化还有他们的朴实,自然和善良,在海拉尔河畔,在巴尔虎草原深处,我经历了此生第一次的大草原野餐 ,我和同学们情不自禁跳起来,舞起来,唱起来,此情此景不可复制,不可再来,只有唯一,没有之二,当王伊敏和她爱人向我敬酒的时候,我把第一杯酒洒向草原,草原是我心中的神。


在呼伦贝尔温克旗,我们赶到博物馆的时候已经下班了,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民族所党委书记朝克为我们联系了鄂温克旗博物馆负责人给我们同学一行重新开门并安排了讲解员;在克什克腾旗热水,同学孙晓慧把她在热水的俩套公寓给我和同学备好随时使用;在扎鲁特旗我们知识青年45年后的相聚让我们百感交集酒未酬人已醉。


两个多月的62天,行走了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兴安盟、通辽、赤峰、锡林郭勒等五个地区的16个旗县市四大草原,12000多公里,这是一次不可复制的草原行走,期盼再一次拥抱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