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在我的认知里,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莫过于文字和音乐——人类智慧的结晶与精神的载体。至于绘画、雕塑以及其它各种文化艺术形式,既是不懂,也就不得体味!


何妨见所未见,文字让你步入它的平行时空,可窥一斑;何妨闻所未闻,但音乐可以让血液有温度,或沸腾,或凝固。每一种代入感,是可供饕餮的视听盛宴。


从前,文字是情绪宣泄的出口,字节的跳动,亦是心脏的跳动。而如今,音乐是情感表达的入口,乐符的流淌,亦是血液的流淌。


无论是气定神闲还是躁郁不安,无论是慷慨激昂还是失落悲伤,无论确幸圆满是还是孤独寂寞,都有恰到好处的情境或意境任你流连其中。


正所谓,要么把你治愈,要么将你致郁,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听说内心世界混沌的人,都比较喜欢简单明了的事物。比如晴空万里,比如风和日柔。


寒露重,秋更深。辽阔赖天真!


你有多久没有认真倾听内心的声音?

生活,哪怕再怎么粗鄙不堪,也要有一点形而上学的追求。不然,情怀如何妥善收藏?心灵如何自由流浪?灵魂又如何安放?


纵然身处和平社会,精神上的兵荒马乱,更容易引起惶恐不安。毕竟,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也是大浪淘沙随波逐流的时代!


诸多关系,貌似在动荡无定里发酵。

有的酝酿成樽前美酒,越陈越香;有的沦丧为板上糟粕,互生嫌隙;而有的本身就是一杯水,终年寡淡无味。


诸多关系,又未免落入爱恨的俗套!

一如每个人的命运,永远只是相对公平,而休戚与共的爱恨,从无绝对的界限。


或许总有一种挚爱让人去期待,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或许总有一种怨恨让人求解脱,早知如此绊人心,如何当初莫相识。

或许总有一种平淡让人去无奈,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年轻的时候,脾性刚烈,自是放荡不羁,追求的也是柔情蜜意。恨不得倾其所有,给予彼此光与热,这种瘾,既酸涩辣口,又欲罢不能。


青春殆尽之时,惯看秋月春风,尝尽人生冷暖,一个眼神,两杯热茶,三餐四季,也够温情脉脉!希求有人与你共黄昏,希求有人问你粥可温。仗助细水长流,试敌天长地久。


理想中,谁不想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呢?前半生有柔情许以偏爱,后半生有温情愿尽慷慨,一心温柔,温柔一生!


又有多少人,在不三不四的年纪,摆渡着不前不后的人生。


从前春风得意策马扬鞭,后来秋雨梧桐沉舟侧畔;从前喜欢滔滔不绝,后来习惯了默默不语;从前庆幸相遇,后来一梦黄粱。


三十年前习惯去累积,三十年后学会了断舍离!有人十年河东,有人十年河西;有人身边有大树可傍,有人眼下无枝可依!


浮云蔽日,虚实难辨。几经辗转得失,最终都是九九归一,是非成败转头空!嚣嚣尘世投我以忽然,我报红尘滚滚一莞尔。


纵然心灵得不到升华,灵魂就得努力不甘于堕落。在生命这漫长的告别旅程中,永葆赤子之心!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秋,果然是成熟的,豁达的,更是睿智的。风轻轻,云淡淡,秋高气爽。秋草渐枯渐黄,断雁叫悲叫凉。秋,历经了沧桑,但依旧豁达开朗!


大自然,由绚烂丰茂到黯然凋零,由幽幽隐逸到长长叹息,仿佛几场主题鲜明的情景剧,过程即使循环往复,情节也要让你视线模糊。


如果说秋昼适合怀念,那么秋夜适合翻篇。秋夜,天高高,心悄悄。月凉凉,影幢幢。今夕何夕,如此漫漫?


午夜梦回,往事匆匆又黯黯

昨夜初心,已被今朝撕成两半

一半给予旧怀,一半模糊成彼岸

彼岸花开,可归来缓缓?

风也潇潇,雨也漫漫

犹念絮语温存,犹绕卿卿耳畔

这秋日里的相思,零落且离乱

恰似落叶枯蝶纷飞落定前的缱绻

岁月如流、旧怀辗转

我的青丝愁断、更愁绾

回首皆讪讪,当时明月

何曾不是山明水秀来浸染?


春来万物生长,秋来万物寂灭。

多少绚丽斑斓,终将落地成埃

———凡事终有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