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媳妇去世他就没再刮胡子,眼见这胡子已经蓄这么长了;

“走四年啦”~他爽朗中带着揶揄的笑着说:“~这胡子就是咱忠于爱情的标志!哈~”

  我们是在问路时偶遇他的。那是在天津汉沽滨海的大片晒盐池中一条小路旁边。

  我们在海滨寻鸟,误打误撞走进了汉沽的大型盐场,路边都是连绵的盐山,工人们正在忙碌。

  “找鸟儿啊”,听到我们的问话,他指着晒盐池旁边的小河沟说:“这不是有鱼的地方就有鸟儿吗?” “它们跟着我们打渔的人走,聪明着那!”

  是的,这附近的河沟里海鸥还真不少呢。

  我们眼见他捞上一网鱼来,那鲜活的小鱼顿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得,完全忘记我们要干嘛了,腿不由自主的被他的渔网缠住了。

瞧,这网撒得多潇洒!

  看我们的镜头对着自己,他越发兴奋,特意站到高处让我们拍他抛起的网。

  那网在半空就完全展开,半圆的纱幔悠悠的往下飘落,如云轻扬如雾霓散,煞是迷蒙好看!(曾经在婺源水乡见过渔民撒网,没想到在盐场小河沟里看到近在身边的“专业”的撒网)

  太好看了!我们步步跟着他,一边欣赏这意外邂逅的精彩,一边跟他聊着天。

交谈中知道他姓梁,74岁了,就是这盐场的退休工人。

“这可是贡盐那,绝对最好的盐!你们抓一把对着阳光看看,亮晶晶的漂亮着那”!

”一会回去的时候别忘了路边盐堆抓一把带上,留个纪念”。

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都是自豪。

  是的,刚才一路过来,我们看到很多盐山,还有忙碌的工人。

  “看这位,当过我们厂的工会主席呢,也退休了,跟我一起玩儿打鱼。”

  “快看快看,这么大一条虾!”前工会主席忽然高声叫起来,开心的像个孩子。

  “瞧瞧这网怎么样”,老梁把出水的渔网扬起来,那脸上满满都写着满足。

  “老梁可是我们这儿的名人”,老梁身边的同伴向我们“揭发”:“他这撒网上过电视呢!”

老梁开心的笑着,全盘接受着同伴们的吹捧。“咱也不图钱不图利,图的就是个乐!”


是的是的,看出来了,这小小的丝网里,盛着老梁的豁达开朗,盛着他有滋有味的退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