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份,在新疆哈密参加朋友儿子的结婚典礼,在婚礼现场意外地见到了我年轻时一同工作的老领导刘爱平书记。

之所以说是“意外”皆是因为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刘书记了,1993年我在车队工作,当时的刘爱平就是车队的书记。


刘书记原来是玉门石油管理局《石油工人报》报社的编辑和摄影记者,后调入测井公司任车队党支部书记。

(我的黑板报奖品)


在我的记忆中,刘书记为人厚道低调,编辑出身才华横溢,写一手漂亮的粉笔字,画画是我的强项,我经常和刘书记合作出单位的黑板报,刘书记设计版面写字,我来插图,我俩合作完成的黑板报经常获奖,在我的书柜中至今还留有我俩黑板报获奖的奖品刘书记签字盖章的“黑板报设计”签名册。


长期的报社编辑工作,还练就了刘书记一手摄影的绝活,那个年代的胶片相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玩的转。

(黑板报奖品,刘书记签名留念)


1989年新疆石油会战,我们单位也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吐哈石油会战。1994年间,我和刘书记还因工作关系出差去了一趟新疆石河子,在石河子广场还拍照留念。

  (新疆石河子,中间为刘书记1996年)

1995年新疆吐哈石油会战结束,参加会战的许多单位都留在了吐哈油田,因为工作需要,刘书记调入了哈密石油基地加气站,我们虽然在同一个油田工作,但毕竟相隔三百多公里,至到刘书记退休前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的奖品影集,1994年)


二十多年以后再见刘书记非常高兴。如今的刘书记早已经退休了,在唐山休养。


老书记很健谈,听刘书记说在朋友圈中看到了我发表在美篇的文章《玉门往事》,《玉门往事》流传之广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想皆是因为这篇回忆玉门老油田的文章内容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黑板报奖品,刘书记签名留念)

在一起工作多年,我们共同的话题就很多,问工作、生活、谈过去一起工作时的快乐往事,还谈到了摄影,刘书记就是摄影大咖,在美篇中见过我拍的片子,得知我收藏有一台海鸥135相机,对海鸥120相机非常感兴趣,刘书记马上就答应送我一台他收藏的海鸥120相机,这让我非常感动,多年以后再见老朋友也算是美篇这个平台的一段佳话吧。

  (刘书记送我的海鸥120照相机)


今年10月份,我收到了来自甘肃天水刘书记寄给我的这份珍贵的礼物——海鸥120双镜头反光照相机,包裹内还细心的附了两盒胶卷。


再来说说这台海鸥120双镜头反光照相机。

海鸥120 相机是上海照相机厂1968年面世的,在当时不仅是一个时尚奢侈品,而且肩负着复兴民族相机工业、重振经典国货品牌的历史使命。


无论是相机还是胶卷,120相机与135相机都是两种不同的类型,也可以说是一种基本分类。120拍出的照片比较大,135拍出的比较小;但前者一卷胶卷只能拍12张正方形或16张长方形照片,后者的数量则比较多。玩摄影的人一般用135,因为往往还要放大;而非专业人士不可能大批量放大,考虑尺寸比较大,部分人就选择120。


或许在现代人看来这个相机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这种相机基本淘汰了,但是对于收藏家或者对海鸥相机有着特殊感情的人来说,能够收藏一台海鸥相机是十分荣幸的事情。

  (海鸥120拍摄,1986年 嘉峪关)


我就属于那种对海鸥相机有一种特殊感情的人。


那个年代,照相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


记得刚参加工作,我们小队集体去嘉峪关游玩时,班长刘玉杰就借了一台海鸥120反光相机,我的影集中至今还保留着我们工作小队集体游玩时的合影,所以,我对海鸥120双镜头反光照相机印象非常深刻。

(我保存的海鸥135单反相机)


条件好了以后,我一刻也没有耽误,买回来一台海鸥135单反相机,我学习摄影的基础应该就是有了第一台海鸥单反时打下的。


如今,我手里的相机早已经成为了最先进的数码相机,但仍然对过去的海鸥120相机情有独钟,这其实是对逝去岁月的一种忘不掉的情怀。

(我学习摄影时用海鸥135单反拍摄,1996年)


非常感谢刘书记对我的厚爱,感谢出现在我人生路上的每一位朋友,正是他们的出现,才让我的世界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