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2


一九四三年,毛主席亲笔在一幅约一尺长、五过宽的漂白布上写了‘党的利益在第一位’八个大字,上款写'赠给习仲勋同志',下署′毛泽东'


习仲勋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他一生实事求是,坚持原则,立场坚定,顾全大局,毛主席曾盛赞他“比诸葛亮厉害",习仲勋为何能受到毛主席如此高的欣赏和器重呢?


毛主席为习仲勋题词

“党的利益在第一位"


毛主席与习仲勋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35年,毛主席对习仲勋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名。1935年,毛主席率领中央红军长征抵达陕北根据地,在几处村落墙壁和大树上,看见张贴时日已久的《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布告》,上面署名“主席习仲勋”,这算是对习仲勋之名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1946年,毛主席写给习仲勋的亲笔信


毛主席率中央机关来到瓦窑堡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见习仲勋。一见面,毛主席十分惊讶,说:“原来你这么年轻。″这一年,习仲勋刚刚23岁。毛主席和他谈了许多话。习仲勋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和头脑清醒、办事干练的作风给毛主席留下深刻印象。


1936年,习仲勋任关中特区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党团书记,负责守卫陕甘宁边区南大门长达六年时间。6年间,习仲勋组织领导分区军民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军事、政治和经济斗争,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赢得了党和人民群众的信赖和拥戴。


从1942年10月至1943年1月14日,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直接领导下,召开了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会议全面研究边区的历史和现状,正确解决边区历史上的是非问题,同时表彰了王震、习仲勋等22位在群众中有威望的模范干部和生产英雄。毛主席亲笔为习仲勋书写“党的利益在第一位"的题词,予以表彰,足见器重有加。


毛主席称赞习仲勋

“是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


1945年10月,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高岗受党中央之命,率领一批干部离开延安到东北开展工作。在选配西北局书记一职时,毛主席说:“我们要选择一个年轻的担任西北局书记,他就是习仲勋同志。他是群众领袖,是一个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


这一年,习仲勋33岁,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


1947年2月10日,胡宗南部队进攻延安前,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央军委决定:独一旅、三五八旅、新四旅、教导旅、警备一旅、警备三旅组成陕甘宁野战集团军,任命张宗逊为司令员、习仲勋为政委。3月16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决定:自3月17日起,边区一切部队,统归彭德怀、习仲勋指挥,任命彭德怀为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习仲勋为副政委。事实证明,毛主席的考虑是十分周到的。


彭德怀、习仲勋指挥西北人民解放军依靠陕甘宁边区优越的群众基础和有利的地形,正确运用毛主席制定的“蘑菇"战术,于十倍于己之敌展开殊死斗争,相继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战三捷"和陇东、三边战斗的胜利,大大挫伤了国民党军的进攻锐气,使蒋介石“三个月解决问题"的企图化为泡影。作为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习仲勋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和彭德怀、贺龙一起,或转战西北战场,或开展新式整军运动等军队政治工作,或组织后方支前,为解放大西北,解放全中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毛主席评价习仲勋:

“如今他已经‘炉火纯青’”


1947年冬,在陕北绥德义合镇举行的陕甘宁晋绥边区土改会议上刮起一股极左歪风。习仲勋于1948年1月4月至2月8日一个多月内,就“老解放区的土地改革问题"、“要注意克服土地改革中‘左’的情绪"和“按三类地区有区别地进行土地改革"等重大问题,向党中央、毛主席三次函电,直言不讳地提出:反对“左"倾情绪。


毛主席阅后指示:“完全同意习仲勋同志这些意见。华北、华中各老解放区有同样情形者,务须密切注意改正′左'的错误。凡犯有‘左′的错误的地方,只要领导机关处理得法,几个星期即可纠正过来,不要拖延很久才去纠正。同时注意,不要使下面因为纠正‘左'而误解不要动。”不久,中央由周恩来起草的《关于老区半老区土改问题的决定》颁发各个解放区。


1952年初,习仲勋任西北局书记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一天,薄一波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毛主席正在阅读习仲勋从西安发来的《关于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会全体会议情况》的报告。这个报告是关于西北地区的土地改革、统一战线和民族工作等方面的,内容丰富,论述精辟。


毛主席看了十分满意,问薄一波:“你讲讲,习仲勋这个同志怎么样?"早在延安时,薄一波就听到毛主席赞誉过习仲勋“年轻有为",于是便以此语作了回答。毛主席说:“如今他已经‘炉火纯青'。”


毛主席称赞习仲勋:

“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西北地区有汉、回、藏、维、蒙等十多个兄弟民族,情况复杂,经济文化落后。习仲勋提出一切工作都要在民族团结基础上采取稳进慎重的方针进行。争取青海省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户项谦投诚,是习仲勋解放初期在西北地区成功地解决民族问题的一个典型。


1949年底,项谦纠集一00师师长潭呈祥、骑兵十四旅旅长马成贤等反革命武装,组织所渭“反共救国军"第二军,发动判乱。在平息判乱的斗争中,习仲勋认为应当把国民党残匪和对我党有怀疑态度的藏族上层人士加以区别,尽量做好政治争取工作,分化瓦解叛乱集团,拉开了争取项谦投诚工作的序幕。


1950年8月,项谦投诚,来到西宁,向人民政府深表悔悟。但是,回到昂拉却又背信食言。1951年9月,对项谦第八次政治争取失败后,人们义愤填胸,在青海省各族各界代表会议上,代表们坚决要求政府出兵进剿昂拉。习仲勋当即复电劝阻。


1952年5月1日发起的平判战斗于5月3目结束,项谦隐匿在同仁县南乎加该森林。有些人认为争取项谦可能性不大,没有什么价值。习仲勋即电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只要将昂拉地区工作做好,不犯错误,争取项谦归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尽速派出项谦信任的汉藏人员向项谦诚恳表示,只有他向政府投诚,则对他负责到底;项谦若回来试探,不管真诚与否,我们均应以诚相待,以恩感化。


经过反复细致的争取工作后,同年7月,项谦终于从南乎加该森林投诚。8月11日,项谦在兰州负疚抱悔地握着习仲勋的手,向习仲勋献上洁白的哈达,表示感恩之情。事后,毛主席见到习仲勋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毛主席称他:

“是一个活的马克思主义者"


习仲勋主政西北时期所表现出来的魄力、政治水平和工作能力,使毛主席和党中央更加器重他。新中国成立之初,刘少奇考虑到国家进入建设时期,向毛主席建议将各中央局书记抽调进京,调整、增设中央和国家机关的部分机构。毛主席和党中央采纳了他的建议。经过反复考察和衡量,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的习仲勋被毛主席钦点进京担任中宣部部长、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上任前,习仲勋真心实意地向毛主席反映,按照他的经历和水平,恐怕难以担当起全国宣传的领导工作。毛主席说:“蛇,看起来十分可怕,但印度人耍蛇,得心应手,关键在于真正谦虚地摸到事物的客观规律,任何工作都可以做好!″


1951年初秋的一天傍晚,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林默涵和胡乔木在中南海湖水中划船,看见毛主席坐在湖岸藤椅憩息,他们将船划拢岸边,向毛主席问好。毛主席说:“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马上给你派一位新部长来。习仲勋同志到你们宣传部来当部长。他是一个政治家,这个人能实事求是,是一个活的马克思主义者。”


习仲勋对作家、艺术家的甘苦深知入微,与他们有着广泛而密切的联糸。他任西北局书记时,曾亲自领导了由20世纪30年代初著名电影演员陈波儿编导的、以誉满解放区的劳动英雄吴满有为原型的故事片巜劳动英雄》的拍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在西北局工作期间,对著名京剧艺术家尚小云、著名豫剧艺术家常香玉、陈素贞和著名秦腔演员王天民等,在政治上、艺术活动上以及生活上,都倍加关怀,无徵不至。


毛主席和党中央对习仲勋的工作相当满意。1958年夏季的一天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休息时,专门约习仲勋来到游泳池,进行了长时间的推心置腹的谈话。1959年4月中旬,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习仲勋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