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初期,燕王扫北,始有南方几家移民落户西沽沿河。后因航运西沽日渐成为津门繁华所在。
  津门七十二沽闻名遐迩,作为七十二沽之首的西沽以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双特色久负盛名。康熙、乾隆二位皇帝曾在这里策马巡游,御笔题诗;文人墨客更是不惮其远,慕名前来,到此以文会友,吟诗唱和,留下无数名人佳话和名篇佳作。
早年间西沽地区风景如画。清末诗人梅宝璐诗曰:“大红桥北是西沽,杨柳楼台金碧铺,隔岸好添山一角,不须妆点似西湖。”
清代天津文人李庆辰著《醉茶志怪》,书中明确记载西沽别名:“西沽旧名黄叶村,老人犹有知者,近日莫传也。”
西沽公园1958年由农林水利局苗圃改建,占地32公顷,其中绿地面积20.95万平方米,水体面积6.20万平方米。历经几次改造当前的西沽公园古木参天,楼台林立,小桥流水,曲径通幽。成为“离繁华不远,与自然很近”的世外桃源。

  西沽公园位于古称潞河的北运河右岸,始建于1958年,占地32公顷,其中绿地面积20.95万平方米,水体面积6.20万平方米。园内植物茂盛,种类繁多,有海棠、紫薇、月季等六个植物观赏区,并存有银杏、水杉等稀有珍品。蜿蜒曲折的带状湖在座座风格独特的小桥映衬下给公园增色不少。

上次来西沽公园还是选调回津上学74年第一年暑假到此义务劳动挖河一周,对公园景色没有印象。
  时隔46年再次深秋时节到此一游深感西沽公园风景极佳,绝对不输水上公园、北宁公园等名园。家门口的美景您就不要错过啊!
西沽公园里头还别有洞天地隐藏着一个黄叶村。更是游人打卡地!
  这个黄叶村和鸿篇巨制《红楼梦》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曹雪芹一度寓居离此地不远的水西庄。
他的好友敦诚在《寄怀曹雪芹》诗中写道:“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
由此可见这“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红楼梦》是曹雪芹在黄叶村著写的。
至于此黄叶村和北京彼黄叶村是否同一所指,还是纯属巧合,红学家们莫衷一是,有待考证。
红学大师周汝昌先生曾说:“怪哉妙哉,中华大地,别处还未听说有黄叶村,而偏偏天津西沽叫黄叶村,何其巧也,又何其耐人寻味也。”
寒露时分秋高气爽我来西沽首先避开大路从小路直奔黄叶村。

  重建的黄叶村,过小桥穿过石砌寨门,一派曲径通幽,烟树葱茏的景象。竹篱菜畦,生意盎然;土坯茅屋,淳朴自然;石碾石磨,农家市井;古塔小桥相映成趣;精巧江南小筑亭台楼阁黛瓦白墙,倒影映在绿树掩映的小河中,对影成双相映成趣。

再现史书:这里有寺有塔,有水有桥。俨然是“僧归黄叶村中寺,人唤斜阳渡口船”的意境再现。

这是母校史主任转发周汝昌先生的女儿周伦玲老师重阳节早晨发的黄叶村画作。

游客置身其间,宛如穿越时光的隧道,回到当年的西沽黄叶村。浮想连翩……

西沽公园植物茂盛,种类繁多,在秋日阳光下姹紫嫣红。蜿蜒曲折的带状湖在座座风格独特的小桥映衬下让公园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