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鸡足山禅修的这几天,远离了喧嚣繁杂,空谷晨钟,蓦然梦醒,迎风舞袖。每天做完早课,我与师兄都会都会沿着古寺的溪谷漫行。

  清晨、迷雾、森林、流水、鸟鸣、微风及渐渐地冒出的曙光,总能拉起提壶煮茶的心瘾。大家对视一下,不约而同地说:“吃茶去!”


  蒋文中教授从茶具专用包里取出一小包十多年陈韵野生普洱古树金花老熟茶,与众人分享。这款老散茶,咋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细看跟普通的普洱熟茶就不一样,茶叶色泽油亮乌青墨绿,散发出岁月的积淀阵阵陈香。

  虽然身处古刹不敢高声雀跃,但还是忍不住发出阵阵期吩之声。我们静心体味茶韵的绝妙意境,这些刹那间的禅意伴随着法师的唱颂,漫着如此茶香,足以打动我们。

  提壶、水落、烟起,阵阵的茶香随着琥珀色的茶汤散发出来。一道好茶汤,一定要有好茶叶,茶有茶性,好茶有它独有的香、味、气、韵味。而泡茶,正是要把好茶的内在禀赋和潜质冲泡出来,经历一道道工序,最终能否成就一盏好茶,那要看泡茶人的手艺。泡茶手艺于堂主来说工多艺熟,轻车熟路。茶泡得好不好巳从茶友品饮后喜于形的表情表现出来了。

  这款金花普洱熟茶,我们没有 刻意去压制,一直作为原始金花菌种留存于发酵房中,它超强菌姆,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金花普洱,由于它特有的天然(无需任何人工微生物接种)的传统普洱茶发酵工艺,比用现代物理设备渥堆发酵更胜一筹,故相对的,口感更加自然鲜爽甘醇。

  也因为蒋文中教授对茶是万物最自然本真属性的深刻理解,除对金花生茶外,在金花普洱熟茶的制作过程,始终是遵循自然天时地利,根据节气温湿规律适时制作,如完全用昆明相对低温的自然条件漫漫发酵——即使是阳光萎凋也得避免强烈的光照,让有益酶类未受到破坏,所以能够像普洱生茶一样实现有效陈化。而且这样的陈化还是靠时间来沉淀的,故其滋味口感一点也不逊色于老生茶。

  这款野生古树熟茶久放之后,茶性由寒凉到平,最后趋于温和。喝一次这款陈了十多年的老熟茶,很明显能感受到的就是香甜,醇厚润滑,一入口便可打开口腔,生津沥沥,浓郁的木味夹带着蜜兰香,二十泡之后的尾水还有清凉的参香,茶散心聚,熟而不疆,气韵流畅,此外还没有那些传统熟茶饮后口干及刺喉的不良口感,时间的功劳,把该去的青草“生味”都去的差不多了,留下都是珍贵的岁月知味!

  这款老金花熟散茶如碧水秋素,以淡雅如莲的姿态,守候岁月的缄默。此刻禅音袅袅,禅意幽幽,无尽无穷。永正法师说,人生如茶,一潭静水、一片青云、一声蝉鸣、一次禅修,在云林深处,烟火人间,皆隐藏着淡谈的禅机:一个微笑、一声叹息、一次别离,缘聚缘散,在莲池水畔,红尘道场,皆述说着浓浓的深意。

二0一六年十一月八日于鸡足山碧云禅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