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枝头啼春归—著名画家杨晓亮作品欣赏

冯琎艺术工作室

<p>杨晓亮 字焱夔,号“半曙楼主”,1962年生于四川。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秘书长,四川开明画院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国国家艺术品交易所全球运营中心藏宝天下总顾问,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成都花鸟画会秘书长,彭州画院院长,“今日水墨”全国中国画名家作品巡回展艺术主持,现就职于四川西华大学。</p><p>艺术作品入编《中国现代民间艺术人才集》《中国文化艺术人才名录》《‘92、‘93中国美术家》《中国中青年国画家集》 《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集》一、二、三集,《中国牡丹作品集》《“今日水墨”中国画名家作品全国巡回展画集》一至十集、《芙蓉情韵——成都市市花作品集》《2005水墨名家》作品集、《中国画名家花鸟画小品集》《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作品集》《中国当代书画家作品集》,并荣获“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等。</p><p>国画作品先后在杭州、深圳、南京、苏州、常熟、广州、盐城、呼和浩特、珠海、西安、成都、莱芜,天津、山东、河南、安徽、青海、甘肃及中国香港、台湾地区,还有美国西雅图、加拿大、澳大利亚、马来西亚。</p>

<p style="text-align: center;"><b>暗香枝头啼春归</b></p><p style="text-align: center;"><b>————浅论杨晓亮花鸟画之艺术特色</b></p><p style="text-align: center;">文/黄加平</p><p style="text-align: center;"><br></p><p> 应画家好友冯琎之邀,嘱我为杨晓亮先生写一篇艺术评论,接到任务,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惶恐,因为晓亮先生是一级美术师,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大家。他现任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秘书长,四川省民进书画院院长,四川开明画院院长,四川省美协理事,成都市美协副秘书长。还是“今日水墨”全国中国画名家作品巡回展艺术主持,“今日水墨”杂志执行主编,现就职于四川西华大学。他曾在杭州、深圳、天津、马鞍山、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地举办展览,真可谓声名远扬。</p><p> 晓亮先生擅长花鸟画。一朵朵娇花,一只只翠鸟,在他笔下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大有呼之欲出之感。欣赏晓亮先生的画作,无疑是在感受画家的心灵,感悟当今的社会。</p><p>纵观晓亮先生画作,我以为具有以下特色。</p><p>一、注重意境塑造,赋予花鸟精神。</p><p>注重意境,本身是中国画的一个特点。从魏晋南北朝之前,花鸟作为中国艺术的表现对象,一直是以图案纹饰的方式出现在陶器、铜器之上。那时的花草、禽鸟和一些动物均具有神秘的意义,有着复杂的社会意蕴。在晓亮先生的笔下,花鸟世界就是一个充满精气神和当今社会意蕴的世界。在青枝绿叶中富蕴生机,于花开枝头时彰显神采。欣赏画作,到处可见一派阳光和煦、春意盎然的景象。阳春三月里,鸟鸣枝头啼春归,暗香浮动月黄昏;大雁南飞处,白羽醉风秋波起,万木萧疏出神奇。</p><p>精美极致,有时写鹤鸣九皋声闻野,有时是万千喇叭听无语。绿荫丛中,涧溪之畔,花孔雀,便是芳晴艳翠仙;珍珠鸟,点点珍珠化瑞雪。花蔓之上,鸟儿可以直立草茎,这是一种信心的写照。芦荻秋声,鸟儿自然悠闲散步,饱含着一种庄重气质。母鸡公鸡,时时寸步不离,生死相依,表现出人间大爱;在秋风的舞动中,小鸟迎风挺立,体现了坚贞不屈的韧性。这里融入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元素和时代特质,以社会人的审美眼光,来看待花鸟,看待世界。所以正如著名书法家言恭达&nbsp;所说的那样:(晓亮)他始终记住了一个社会、一个社会人、一个艺术家的人文艺术的社会担当。这个社会担当就是要为时代放歌,为人民呼唤;并成功地实现了三者的结合,使他的作品能上升到时代的高度。</p><p>二、讲求意在笔先,创新艺术手法。</p><p>晓亮先生作画,讲求意在笔先,注重艺术形象的主客观统一。以特定的事物,特定的花鸟虫鱼表达意思,传达情感,自觉地与人的社会意识和审美情趣相联系,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体现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观念,所画之鸟,是晓亮先生眼中之鸟;所画之花,是晓亮先生心灵之花。其形象的塑造以能传达出物象的神态情韵和画家的主观情感为要旨,独具慧眼,匠心独运,并且以灵活的方式,打破时空的限制,把处于不同时空中的物象,依照画家的主观感受和艺术创作的法则,重新布置,构造出一种画家心目中的时空境界。在构图中注重了对象的固有色,一般不予考虑光源和环境色。比如《森林卫士》中的猫头鹰,是在明亮的日光中昂然挺立;笔下的小鸟可以迎风站立细柔的草茎;孔雀上树开彩屏,白鹭觅食守空湖……</p><p>尤其是在创作手法上,注重传统与创新的有机结合,运用线条、色彩,既像工笔,又有写意,在同一幅画的构图中注重虚实对比,讲求“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有时密不藏针,有时大片留空,这是中国画不重背景的传统手法,与古人写梅花一样,一支悬挂空中,四周都是白纸。晓亮先生的《白羽醉风系列二》就是如此:下半部是粗大的树干,枝繁叶茂,白鹭站在枝干之上仰天长啸,上面全部空白,犹闻声震四方,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晓亮先生在此大胆利用空白,突出主体,繁简得当,聚散相生。红冠、黑颈、白羽,配上墨干、绿叶、红花,使风中白鹭栩栩如生,欣赏者如临其境。&nbsp;</p><p>如此这般,晓亮先生的画作,构图虚实相应,疏密相间,以他的感情、他的心灵,寄托于画中之物,然后凭借他花鸟画的神韵,来歌颂我们伟大的时代,歌颂我们的文化,弘扬我们的传统,精美绝伦,令人赏心悦目。正如美术文艺评论家沙欧所说,晓亮先生既注重造型的准确,又不放弃细节的描绘。他作品中的各种鸟,或在小憩,或在觅食,或在休眠,或在戏耍,或在翱翔,或在鸣叫……完整地把人的感情纳入到鸟的内心世界,使之观后领悟其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从而,创造了一个“暗香枝头啼春归”的绝妙境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