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缩于红尘深处

我只是一具幽暗的灵魂。

是谁?

一指轻扣,在耳边奏出

一萧幽婉,一厢愁凉。

从此,风

一页一页翻开光阴的惆怅。

那遥远的往事,让萧瑟的雨

浇注成无法抑止的痛。


曾经想把最美的浮光掠影

定格于酒醉的寂寥,

不为分辨真假与是非。

故去如烟,

早负了良辰美景,

错过了举案齐眉。

只是那些搁浅的文字,

在逝水的流年,还依旧倾诉着

千般的眷恋。


余生或长,

那些红尘牵绊,默默心事,

能否枕着缕缕馨香,

在午夜的梦里,依旧彷徨?

那缠绵的心曲,

可否于流光飞舞的静夜

悠扬在清风的弦上?

往事如昨,却一如千年,

蝶舞飞花的深处

再无晨昏的缱绻。


西墙风起,

那些纠缠的因果,

捣碎了流影,摇落了璃光。

弦如风,音如烟,

一曲笙歌和泪眠。

今夕何夕?

梦逝已远!一笺空怨!

菩提树下的千年飞舞,

能否还修来红尘中

那一刻流泪的遇见?


兰舟渐远,

拍岸的软浪,

讲述着一段陈年的旧事,

那关乎你我的滴滴点点。

已枉世间一遭

何来慷慨激昂?

秋风又扫落叶,

谁见犹怜?

生命的华彩,

唯有自己去唱响。


万千的浮沉,

取悦不了星辉的闪耀。

当有一天,

走到无声无息的末路,

静静地落下属于自己的帷幕。

有些人,无缘共舞一池烟火,

有些事,无需置辨黑白分明。

来了,就注定相遇,

散了,就明白缘落。


纷扰的红尘,

无常的变幻,无谓相欠。

斑斓的过往,

早就在指尖风化成沙。

你身在何处?你心向何方?

心在哪里停泊,梦就在何处靠岸?

千年的期盼,于人生的途路

满铺的无非是镜花水月的薄凉。

日夜几程,春秋几度,

岁月的蹉跎

让我犯下不可饶恕的错。

那一抹浅笑

嫣然成心中永远的魔。



为一份承诺惹下的祸,

燃烧成心中的一团火。

当行将就木的那一刻,

就让自己

在熊熊的焚烧中涅槃成佛。

猝不及防的刹那芳华,

和着你的暗香

是否让我泪枕千年?

在默默的思念里,

那倾城的温柔可在?

那铮铮的誓言可在?

那不眠的记忆可在?

那人的那年,那月,

那一段过往……

是否永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