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恩师悲月法师是在2011年的8月26日,那天经朋友推荐,让我们去佛母洞玩,我与几个朋友拾级而上,终于到了佛母洞寺。

看着破烂不堪的佛母洞寺,深感好奇,站在那里环视着周围,破砖烂瓦堆的到处都是,到处是叮叮当当的敲打声,走进了才知正在开始重修佛母洞寺,向前走几步正巧遇见悲月法师,他浑身是土,拍打着双手,然后双手合十迎接我们。他主动过来与我们说话聊天,看师父浑身是土,我想他一定是干活的和尚,我对师父说,佛母洞的台阶一千多个,爬上来真不容易,既然爬上来了我要见主持,看看一个什么样的主持住在这高高的山上,师父笑笑说,我就是主持。

顿时,我惊讶的张着嘴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主持怎么还抬木头干活啊?还搞的浑身是土,我想都没想就给师父跪下了,想起来刚才对师父的不敬,赶紧忏悔自己。而师父却笑着说,跪下了就是我的弟子了,师父说稍等一会儿。

转眼间师父从客堂里屋穿着端端正正的袈裟走出来,我眼前一亮,好端庄的一位大德师父,此时悲月师父给我们几个举办了皈依仪式,我心里顿时觉得好殊胜,找到了家长的感觉,我拜悲月法师为师父,与法结缘,与悲月师父结缘。

我们环坐在悲月师父的身边,提问各种问题,师父都耐心做解答,边解答问题边给我们倒茶水。

师父把我们领到佛母洞前,给我们讲了佛母洞的故事,鼓励我钻进佛母洞,寓意重生,生活和事业有一个更好的开端。悲月师父给我们介绍佛母洞的传说故事,讲的很认真,而且带着表情和惊讶的语气来给我们讲的栩栩如生,我是平生第一次知道佛母洞寺还有这么美好的故事。

我们被平易近人的悲月法师的佛法学识所折服,也被师父对佛法的演绎所熏陶着。

与悲月法师结缘为师父与弟子的法缘之后,从此,心缘牵连,互通信息。


由于我工作比较繁忙,不能经常来佛母洞,就只能经常给师父打电话,有时候电话聊的很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师父在我的心里如父亲般温暖,甚至超越父亲般的智慧。

可是,现在,每当到了习惯性的给师父打电话的时间,我只能手里握着手机,心里空荡荡的不舍,虽然师父修成正果,圆满归去,到了西方极乐净土,但弟子的心里还是不舍师父的离去,虽然,我知道师父一定在每天看着我们,而我们却看不到师父,也许是真的精进修行才能体会到师父离去的快乐。

师父的离去依然激励着我们努力修行,希望有一天我们与乘愿再来的师父再相聚。

  虽然,除了经常与悲月师父电话联系之外,心里越来越强烈的感觉,我想念佛母洞,想念师父,想和师父见面谈话聊天,看师父沏茶,看师父的微笑,听师父回答我们提问的佛法问题。

正值今年夏季,与师父悲月法师相约,我来五台山佛母洞拜见许久不见的师父,师父也没有埋怨我这么久没来佛母洞寺,师父对我说,知道你很忙啊,再忙不能忘了佛母洞啊!师父说什么时候来佛母洞都可以,但是夏季来佛母洞,能看到满山遍野的绿色,能看到炫丽的彩虹,正值天气较暖,站在佛母洞山上,一览无余的好风景,师父不忘说了我一句这是利于我喜欢拍照的好时节。我说我会尽快来五台山,不想被工作上的事绊住了,于是,告知师父悲月法师我推迟到9月20日到五台山佛母洞寺,悲月师父说就这么决定了。


不想,我20号到佛母洞寺,悲月师父竟然用这种我淬不及防的方式迎接我,太突然,太不能接受,我使劲的跺着脚,心底喊着,师父,你这是在和弟子们开玩笑吗?不要啊,不要给我们这样迎接我们的方式。

这成了我与悲月师父最后的约见。

惊愕之余,似乎天塌地陷没有了依靠的感觉,无助的在心里呐喊着、无数次的呼唤着师父,师父啊,师父,你怎么就这么甩手就转身离去了,这让弟子怎么去追你啊?

我匆忙赶往五台山佛母洞寺。

当走进佛母洞寺的时候,来不及攀爬千余级台阶,直接坐缆车上山,远远的望见佛母洞寺的院内,灵台高筑,法号声声,每一声法号都牵动我的痛感神经,我坐在缆车上望着远处的佛母洞,到处结扎挂着金黄色的绸缎花朵,花圈摆满了整个院落,一直延伸到门前的公路上。

每次我来佛母洞,悲月师父都迎过来高兴的说,万红来了,一路上很累吧?吃饭了没有?喝点水吧?可是现在我傻傻的站在大门口,两条腿颤抖着站不稳,朋友扶着我说,要淡定,师父去了极乐世界。

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事实,因为今天站在这里,没有看见师父迎接上来,没有看见师父的身影,没有看见师父的笑容,唯独看见了摆在灵堂上的那张冰冷的很端庄的遗照,还看见那个师父在里面盘腿而坐的龛。

我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心里是那么的痛,许久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一幕。

我们都不舍师父的离去,师父修行圆满,竟用这种方式转身永远的走了,师父这种表法的方式太沉重,让弟子们难以接受。师父去了极乐净土,弟子修行不好,追不上师父,只愿师父每天在天上看着我们,我们会继续走在精进修行的路上,不负师父的期望。

只愿早日与乘愿再来的师父相聚,在我的心里师父永远都和我们在一起。


佛母洞寺为悲月法师点灯

师父悲月法师圆寂后,弟子们在全国九华山、峨眉山、普陀山等四大名山寺院,祈福悲月法师连升九品,上品上升,乘愿再来。

师父愿您乘着莲花香气乘愿再来



文/弟子万学


流年仄仄少年情

岁月悠悠妙语翁

经年步止佛母洞

鉴鉴佛心怜众生


师父您教导弟子们:“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来的,欢迎,去的,目送。一切随缘,顺其自然。人世间的事情勉强终归不能如意,强求势必不会甜蜜。恰如生命的轮回,生生死死只不过是轮回的表象,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做好自己,世事大抵如此,努力无悔,尽心无憾。”


师父啊!直到此刻弟子才知道您话语的美妙,和体会到您对弟子的孜孜教导的博爱!您趁着轮回的风像世人阐述着佛法的奥妙,您用假名安立度化着无明的众生。此刻我不哭,因为您教导过愚昧的弟子……


生命是一树繁花,它注定会接受命运的洗礼,人生需要欣赏,抛弃想占有自己喜爱的一切东西的想法,不要奢望你能拥有很多,用一种平常心态去欣赏一个人、一件事,就象欣赏一幅画一样,你会很快乐,也会很坦然。待到花落之时,曾经有过明媚世人的光茫,已然无憾!用笑声迎接每一次的生生死死,因为它,只不过是人世的虚妄!!!


曾几何时,弟子们都像顽固的孩童,依偎在您智慧的光芒中,每一个弟子的顽固习气,是百劫带来的俗债,您替每一位弟子消着冥冥之中的业障,您的佳话,不知如何传达……


一忧一喜皆心火,一荣一枯皆眼尘,静心看透炎凉事,千古不做梦里人。聪明人,一味向前看;智慧人,事事向后看;聪明人,是战胜别人的人;智慧人,是战胜自己的人。修心当以净心为要,修道当以无我为基。过去事,过去心,不可记得;现在事,现在心,随缘即可;未来事,未来心,不必劳心。


是啊!世事何尝不是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如此?生命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怪弟子曾经的顽固,不能对您话里的禅机禅理,理解……


人生学会画句号,就是有始有终,不会半途而废,有一个负责的态度,这就是有关人格的问题。人生,永远不可复制,我们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过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里的参与。于是,孤独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们惶惑不安。看清了一个人而不揭穿,你就懂得了原谅的意义;讨厌一个人而不翻脸,你就懂得了至极的尊重。活着,总有你看不惯的人,也有看不惯你的人。你的成熟不是因为你活了多少年走了多少路经历过多少失败,而是因为你懂得了放弃,学会了宽容,知道了不争。


您的话语总是能像春天的雨露,滋润着弟子干渴的心田,只是啊师父,如父的师父,你为了示显世事的无常,教化顽固的心灵,用生命阐释佛法的真谛,舍报往生,乘莲而去……


昨日的风,残留着您的光芒,今日的雨,滴落着世人的眼泪。弟子走啊走啊,纵使走遍千山万水;弟子望啊望啊,即便望穿秋水无痕;弟子听啊听啊,哪怕听遍娑婆喧嚣,也觅不到您的身影,听到您的珠帘妙语!只盼啊!您在极乐世界想我们了,您能,再,再乘愿而来……

2020年9月30日,佛母洞寺上空阴雨连绵,我不舍的离开这里,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那半山腰上师父睡着的地方,雨水淅淅沥沥,我的泪水涟涟,心里非常的失落,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三回头,眼前浮现的还是师父微笑着站在大门口与我挥手再见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