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无戒

在他无尽的沉默里,我决定退婚。

这一年我29岁,是我们恋爱的第六年。我们决定结婚,结婚的原因并不是我们真的想结婚了,而是双方父母都觉得我们到了结婚的年纪了。29岁确实年纪不小了,再不结婚我都三十岁了。这一段六年的感情也该有个结果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怀了他的孩子,因为孩子,我决定放弃原来的原则,与他成婚。对于结婚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反而沉默的时间更多了,打游戏的时间更长了,就连笑的时候都更少了。

我知道他在烦什么,毕竟我们什么都没有,已经而立之年了我们还挤在一间出租屋里。对于我们的婚事,家里严重反对,只是因为孩子的缘故,父母最终选择妥协了。

他决定带我回家去见他的父母。

我还记得那天,应该是深秋,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整个世界灰蒙蒙的。我们先是坐大巴,下了大巴坐公交,公交车下了坐摩的,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他的家里。

他曾经说过他家里很穷,不知道我会不会介意。我以为我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当我看见眼前的景象时,还是被震撼到了。

北方的秋天本就荒凉,一到深秋时节,树叶全部落了,周围的花草都黄了,光秃秃的,北风一起,就像置身于荒野之中。我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努力平复情绪,跟在他的身后,沿着那条弯弯绕绕的小路前行。

他一如既往地沉默着,我们像是被这荒野隔开一样,置身在两个世界。大概走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了一个小院子里,院子里有三间老房子,房子上长满了苔藓和野草,迎着风起舞。

他站在院子喊了一声妈,从房子里出来一个妇人,应该有六十岁左右了。她看着我们热情地迎了上来,拉着我向屋里走去,边走边说:“累了吧!冷不冷,赶紧进屋吧!”

他妈妈的话像是这荒野里的一把火,让我的心一点一点有了温度。我们在他们家里呆了一天,就返回来西安城。

回家的路上他看着我问:“是不是很失望?”我看着他心疼极了。

其实六年的感情,这些物质条件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怎样,我已经决定要嫁给他,想要和他过一生。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刚子,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和我结婚吗?只要你愿意,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爱我,我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他的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伸出手用力的抱着我说:“谢谢你阿美,我会用一生对你好的。”

在我去他家的第六天,我们决定订婚。那天家人从银川赶了过来,一起前往他家商议婚事。虽然我提前已经和家人沟通过此事,他们不怎么赞成,可是终究拗不过我,决定妥协。

只是当父母也站在那片荒野之中,我看见母亲的脸黑了又白,白了又黑。全家人都陷进了无尽的沉默之中。刚子的父母提出会专门为我们盖新房子,作为婚房。刚子坐在旁边一句话也没有,只是静静地听着,我并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那天从刚子家里回来,我家里所有人都开始强烈反对这门亲事,家人轮流上阵劝说我放弃结婚。而我始终坚持,我看见了母亲眼中的泪水,父亲眼中的担忧,哥哥们眼中的心疼。

而在我们订婚前夕,刚子问我:“我们可以不要房子吗?我嫂子快要我把父母逼死了。再这样下去,我哥,也要没有媳妇了。”

原来她嫂子结婚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听说我们结婚,老人要给我们盖婚房,闹腾了几个星期了。扬言说:“要不给他们也盖一套房子,就要离婚。”二老哪有那么多钱,同时建两套房子,左右为难,寝食难安。

我问他:“那你说怎么结婚?”他沉默着不说话,背靠着我,在游戏的世界里厮杀。

那一晚上,我在床头坐到天亮,肚子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我已经二十九岁了,我们在一起六年,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现在就这样一地鸡毛,结婚之后,又会过上怎么的生活呢?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父母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浮现在脑海中。

“孩子,贫贱夫妻百事哀,你知道吗?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那天早晨起床之后,他穿戴整齐就去上班了,没有跟我说一句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彻底绝望了。或许这个局只有我来破,有些选择必须做。

那天我打电话给闺蜜菲,让她帮我预约了医院。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消失了,我和他六年的感情也就这样结束了。

孩子打掉之后,我就回了娘家,再也没有回过西安。

我离开之后,收到他一条短信:

“阿美,原谅我的懦弱,原谅我将你推开,我们之间没有未来。那天你父母来找我,他们跟我说的那些话,我想了很久,都很对。我这样家庭的人没有未来,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给你幸福,拿什么给孩子幸福,又凭什么让你跟着我受苦。让你离开时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你要好好的,努力幸福,爱你。”

我看着他发给我的短信,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讽刺啊!凭什么我的未来都是你们决定的,你们有谁考虑过我的感受。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终究是选择放弃了我,而不是相信我。

跟他分手之后,我听从家里安排开始相亲,就这样遇见了思良。他高高瘦瘦,说话慢条斯理,是一名律师,在市里有一套房子,对我极好。双方家里都很满意,我们在交往三个月之后迅速闪婚。

结婚之后,我还在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梦见刚子。梦见我们住在出租屋里,他抱着我跟我说:阿美,我们会这样一生一世对吧!”

原来年轻时候的誓言,就这样轻易地被现实打败。后来听说他也结婚了,与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富家女,做了上门女婿。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偶尔我回翻看他的朋友圈,从我离开之后他再也没有更新过,再后来什么也没有了,他设置了三天可见。我们之间就这样断了联系。

有人说:“那些恋爱很多年的人,到后来都没有结果。”可能我们的故事在一开始就写好了结局。

前些天,我在一本书看到这样一句话:“每个出现在你生命里的人,都有其使命。”

我在想他的使命应该就是告诉我:“其实我们没有那么相爱,才会被现实打败。”

如今是我们分手的第六年,我结婚的第五年,关于我们之间的故事,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模糊,只剩下那个秋日,我站在一片荒野之中。

我们可以爱一个人多久?原来并不久,只要离开,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渐渐遗忘,最终消失不见。

爱是什么?婚姻又是什么?不过是权衡利弊之后的一场交易而已。过了做梦的年纪,只想过好现在的生活,简单的活着。

昨天我突然收到他一条微信:“阿美,你好吗?”

“恩,一切安好,感谢你当年不娶之恩。”

然后再也没有然后。他的微信依然是三天可见,朋友圈里没有任何信息。在收到他的微信时,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波澜,原来我们的爱情早就不存在了。

再见,刚子。我拉黑了他的微信,连同删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做完这一切突然觉得好轻松。

又是一年秋风起,经过小巷子的时候,听见小店里传来那句:“分手在那个秋天,秋天用灰色代言,是你随手丢弃的,我无法兑换明天,不能再回到从前。”

忽然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