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到大相国寺,拜访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苏东坡就在禅房住下,无意中看到了禅房墙壁上留有一首佛印题的诗,其诗云:

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面藏。

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

苏东坡看后,另有所思,就提起笔来在佛印的诗旁边附和了一首,他写的是:

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

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

写完后,苏东坡次日就离去了。

又一日,宋神宗赵顼(xū)在王安石的陪同下,来到大相国寺游览,他们看到了佛印和苏东坡的题诗,感到颇有趣,神宗就对王安石说:“爱卿,你何不和一首?”王安石何等高才,他随即应命,挥毫泼墨,写道:

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

无财民不奋发,无气国无生机。

宋神宗大为赞赏,也乘兴题写了一首,他写的是:

酒助礼乐社稷康,色育生灵重纲常;

财足粮丰家国盛,气凝太极定阴阳。

这是一组关于酒色财气的妙趣横生的组诗,由于作诗的人所处的立场和格局不同,对于同样的酒色财气四种事物也就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评价。

佛印和尚的诗从证悟佛家之空性来谈,提倡完全和酒色财气相绝缘,出离世间,是佛家的出世思路,是内圣之法门。

苏东坡的诗强调对待酒色财气关键是把握一个度,中庸之道。是从儒家个人修身方面来谈,也属于内圣之法。

王安石宋神宗则从酒色财气对国家社稷的正面作用方面来谈,肯定了酒色财气中所蕴含的积极因素,一个是贤相的眼界,一个是王者的格局。

这些,都属于外王之道。 这就是认知不同,感受不同,故此一人一道,诚不欺我。 所以万事万物没有对错,只是我们的角度不同,结果也就不同!

是不该文很好,可以说好极了。因此青龙山人转来,略加修改,以飨有缘的您!

苏东坡是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大居士。他的东坡居士之名,广为文学界和佛教人士所熟知。苏东坡不仅深入经藏,研习教典,还经常与佛门高僧往来论道,探究佛理。他与许多佛门高僧都有密切的往来,跟从这些高僧学习佛法。在与苏东坡往来的高僧中,佛印禅师是与他情谊最为深厚的高僧。他们之间的情谊远远超越了师徒之间的情感,成为亦师亦友的典范。苏东坡与佛印禅师来往频繁,两人相处无拘无束,不仅经常辩论佛理,有时还相互戏虐,从中取乐。他们之间的很多典故,都成为历代佛子津津乐道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