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大师,是后秦时姚兴所立的僧主,也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位僧主。

他俗家姓傅氏,出身北方泥阳望族,父亲是西晋河间的郎中令傅遐。

他年少时出家,在长安大寺中成为弘觉法师的得意弟子。后来在青、司、樊、沔各地之间参学,不仅通晓六经,更是精通三藏,而且谨守戒律,是当时大家公认的高僧。

连后秦的国主姚兴也仰慕他的高行,将他立为僧主。

但是,这样的一位高僧,有一次却在路上被一位小小沙弥当街直呼名字。在他仔细询问之后,却又牵扯出了一段前世的因缘。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时,僧大师正行走在樊邓一带的路上。

正巧,有一辆官员的马车路过,在窗口出探出了一个小小沙弥的圆圆脸蛋,那沙弥仔细看了看僧大师的样子,突然心中有感,脱口喊出了僧大师的法名。

大师听到有人唤自己的法名,心中微微一惊,毕竟成为僧主以来,已经许久没有人直呼过自己的法名了。

只是,这声音似乎显得有些稚嫩啊,像是小孩子的声音?

他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甚是华丽的官员马车,车上的帘子已经被打开了,正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沙弥的圆脸。

他仔细打量了这孩童一番,觉得眼神有些熟悉,但是面貌却是未曾见过,于是走上前去合十问道:“你是谁家的沙弥?为何直呼尊宿的法名呢?”

面对询问,沙弥的眼中更多的是一种怀念和追忆,没有丝毫的惊慌,而他所说的话,更是让僧大师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沙弥深深地看着他,说道:“当初,你还是小小沙弥的时候,有一次外出为众僧采集野菜,但是却遇到了一头下山觅食的野猪,当时你太过惊慌,都忘记逃走,结果不幸被野猪所伤。虽然事后得到及时救治,但是我们为你心疼了很久啊。多年不见,你已经年纪老迈,我却变成了小小沙弥。再度重逢,心情甚是激动,就忍不住脱口叫了你一声。”

僧大师听了小沙弥的话,心中似乎掀起了尘封往事:“我当初采集野菜被野猪所伤,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知情的老宿们也渐渐故去。这事连我自己都险些忘记了,这沙弥又是怎么知道的?”

于是大师便向沙弥的家人细细询问个中的缘由。

原来,这孩子姓康,祖上是康居国人,汉朝末年的时候投归中国,后来又迁徙到吴兴一带。父亲康彤是冀州的别驾。

孩子出生之前,孩子的母亲有一天在白天犯困,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见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僧人称呼自己为母亲,并且拿了一把麈尾拂和两枚铁镂的书镇请她代为保管。


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醒来时发现,梦中所见的拂子和书镇正端端正正的放在自己身边。

不久后,她就怀孕了。

在孩子五岁那年,她把拂子和书镇拿给孩子看,问他是否认识这些东西。

孩子张口就说:“这是当年秦王送给我的。”

他的母亲很是惊诧,于是追问道:“那你把它们放在哪里了?”

孩子低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当时秦王所赠的东西很多,这两样我已经忘记放在哪里了。”

十岁那年,孩子终于满愿出家了,法号昙谛。

虽然他没有跟随老师学习,但是他却自带悟性加成光环,法华经的奥旨不需要学习,就已经通达于心,为人解说时,就如滔滔河水,绵绵不绝,所说经义都易于让人理解。

这次,他是随父亲的马车外出参学,不想却遇到了僧大师。

沙弥的父亲康彤见僧大师若有所思,就拿出书镇和麈尾拂子作为凭证。

一看到这两件物品,僧大师的眼泪就忍不住倏然滑下,他用颤抖地声音说道:“这……这是先师弘觉法师的旧物啊。先师曾经为国主姚苌讲《法华经》,当时贫僧作为都讲陪同。姚苌曾赠送先师这两样东西,贫僧记得很清楚。”

随后,他问起当初昙谛母亲梦见僧人的日子,却正是弘觉法师圆寂的当日。

他又想起自己当年采摘野菜的旧事,心中更是对先师缅怀不已。

多年以后,昙谛法师在吴地的武丘寺,为大众开讲《法华经》、《维摩诘经》等各十五遍,然后回到吴兴结庐而居。

在二十多年以后,正值元嘉末年,他在山中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