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八月,再来北京,适逢双节,幼孙满月。逗留期间,孩子们为我网上预约了参观恭王府的门票,9月29日下午两点半钟,送我到前海西街,凭身份证验票,进入恭王府前区。

参观的人不是很多,几乎人人都戴着口罩,这样的环境令人放心。

这座赫赫有名的王府,据说是清代王公贵胄遗留至今最为完整的府邸了。虽说在宫廷影视剧里偶或“惊鸿一瞥”,到底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此来游览三个来小时,犹如刘姥姥一入大观园,眼花缭乱,不辨来径,胡乱拍了二百来张照片,回来咨询于“度娘”一一对号入座,始得初识全貌。

景区标志介绍,“恭王府由府邸和花园两部分组成, 总占地面积约6万平米,其中府邸占地⒊2万平米,花园占地⒉8万平米。1982年被列为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府邸为三路五进院落,建筑规模精湛而宏伟,中路建筑屋顶是绿色琉璃瓦,以明示仅次于皇宫的亲王府建筑规制。”我于宫门外粗粗一览,果然见穿堂式门厅面阔三间,琉璃瓦覆顶,外置一对高大的青石狮子,东西两侧相连一组灰筒瓦顶的倒座房。

穿堂门额悬匾黑底金边,“恭王府”三个金字系恭亲王奕䜣的侄孙傅杰所题。

经过中路的第一个小院,迎面是面阔五间的仪门,也是绿琉璃瓦覆顶的穿堂式门厅。

穿过重门小院,便是五开间的王府正殿(简介称作七间),俗称银銮殿。简介牌称:“银安殿是王府举行重大仪式和庆典的场所,银安殿内设屏风、宝座、陈设礼仪用品和祭器。恭王府的银安殿及东西配殿在20世纪初毁于大火,仅存基址。现在银安殿及东西配殿是根据基址复建的。”举目观之,新复建的银安殿,琉璃瓦歇山顶,檐下梁枋彩绘金龙,木屏、檐柱朱红明丽,富丽堂皇,俨然皇家气派。

蹑足而入,室内陈列“清代王府文化展”……

主题展屏前设恭王府1:150全景模型,那严格的中轴线对称,布局规整,路径分明,前府后园一目了然。虽然拍了照片,一转身忘得干干净净。

回来整理照片,大体理顺了展览的脉络,即,“清代的封爵制度”、“王府的建筑和规制”、“身系国家的大清王公”和“王府的生活”几个专题。陈列的诸多文物及其复制品,绝非一时半会儿看得下来,搞得明白。仅就相机所摄以及个人喜好,简要记述如下。

清代封爵制度,展板有说明:“……定爵位为十二等,宗室取得爵位有四种途径,即功封、恩封、袭封、考封。……清朝吸取明朝封藩建国的教训,对宗室采取封爵不赐土的政策,只在京城赐府,不许受封的宗室擅自离京……”清朝对宗室的十二等封爵制度具有满汉结合的特点,清初的八大“铁帽子”王爷和雍正后的四位“铁帽子”王爷,其爵位世袭罔替,而别的王爵都是世袭递降。所谓世袭罔替,即封王的子孙每次可有一人按原爵袭封。

说到恭亲王名奕䜣,系道光皇帝第六子,咸丰皇帝异母兄弟。咸丰皇帝遵照父皇遗旨,封奕䜣为恭亲王,为一等侯爵。同年,将已逝辅国将军奕劻(庆郡王永璘之孙)的府邸赏给奕䜣居住。咸丰二年四月,奕䜣迁入府邸。奕䜣在迁入府邸之前,内务府在原庆郡王府(庆郡王永璘系乾隆皇帝的第十七子)的基础上进行了整修,以便更符合亲王规制,恭王府因此得名。

我们许多人都知道,恭王府实际上是乾隆朝和珅的宅第。有史料记载,和珅于乾隆四十一年,在这东依前海, 背靠后海的位置购地置宅,建筑极尽奢华,大约居住了二十二年后,太上皇弘历宾天,嘉庆皇帝立即褫其职,抄其家,没其产,赐其死,且将这所宅院赐予他的胞弟庆僖亲王永璘所有,同时“恩准”嫁予和珅之子的乾隆之女和孝公主仍居住在半座宅第中。归总而言,这座王府从初建到民国初年一百三十多年间,三易其主,较大改建两次,历经清王朝由鼎盛至衰亡的历史进程,故有“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之说。(下图为恭亲王奕䜣、小恭王傅伟)

(亲王服饰)

第二部分内容,展板这样介绍,“清朝定都北京后,将内城的汉人全部迁到外城…… 除特例外,王公府第全部建在内城。 顺治时期,最显赫的睿亲王府和礼亲王府分别建在皇城的东西两侧,为上朝方便,一般王公府邸都建在皇城周围不远的地方。 晚清时期,风景秀丽的什刹海地区为显赫王爷的聚居地,著名的晚晴三大“铁帽子王——恭亲王、醇亲王和庆亲王就位于这一地区。”一边看着大小王府的老照片,一边听近旁导游讲解,原来大名鼎鼎的王府井大街,当年就曾是王府荟萃之地。

王府的规制与特色,展板有简要说明:“宗室受封爵位后,皇帝赐府。府邸由内务府监修。清代王府的府邸有相对固定的建筑格局……清朝《大清会典》对王公府邸主轴线的建筑有严格的规制.对大殿的基高、开间数量、用瓦颜色、彩绘图案、门钉多寡等都有严格的规定,对擅自超越本爵位的建筑规制行为、按逾制罪查办。”粗阅《大清会典》发现,“顺治九年定,亲王府,基高十尺,外围围墙,正门广五间,启门三。正殿广七间,前墀周围石栏,左右翼楼各广九间,后殿广五间,寝室二重,各广五间,后楼一重,上下各广七间。自后殿至楼左右均列广庑。正门、寝殿均绿色琉璃瓦,后楼、翼楼、旁庑均本色筒瓦。”规定如此之细,看来是我国历代政府之传统,和珅府建筑多有违制,成为嘉庆帝置其于死地的罪状之一。

恭王府的阿司门——满语意为侧门——及甬道,拍摄于1912年

孚郡王府的七开间正殿(银銮殿),拍摄于1930年

(中路建筑以外的屋脊吻兽)

(中路建筑的琉璃瓦当和滴水)

(中路建筑以外的灰色滴水瓦和瓦当)

展板介绍:“清朝王公多为辅佐皇帝管理国家大政、掌握朝廷的实权人物……皇帝年幼,也多由王公摄政、议政或辅政。军机处成立后,许多王公担任过军机大臣。在内忧外患、政局复杂的晚清时期,王公是主持朝政和外交事务、决定国家命运的关键人物。”

在这里,我们看到几位名重一时的王公大臣,感叹于这个大清王朝曾兴于摄政王多尔衮、亡于摄政王载沣,其兴也勃,其亡也速,弹指二百七十余年。

展柜里陈列着一些文物及其仿品,拍摄到的有,崇德年间清太宗皇太极给执掌八旗的王爷和贝勒们下达军令时所用的信牌。信牌上刻有“宽温仁圣皇帝信牌”。

顺治九年造的大将军印记……

光绪三十四年,醇亲王载沣因其子溥仪即位为宣统皇帝,被授为监国摄政王,特铸“监国摄政王宝”印。

“王公与外交”展板介绍:“咸丰十年……清政府成立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恭亲王奕䜣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28年之久。主持邦交、通商,签订条约、创办新式学校,派遣留学生,引进西方先进技术,造船、造兵器、办工厂、修铁路、开矿山等等,对中国步入近代化的进程起了重要作用……”

1860年,英法联军进逼北京,奕䜣接手的第一桩苦差,便是以“钦差便宜行事大臣”的名义,与英、法议和,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展柜里展示了珍藏的档案复制品。

另有一些外国人送的礼单、礼品,此不一一。

银安殿跋涉良久,出殿来吁一口长气,转至后殿。

后殿雅称“嘉乐堂”,五开间,硬山顶,前出廊,据称是和珅时期建筑。在恭亲王时期,嘉乐堂作为王府神殿,成为供奉祖先、祭祀诸神的场所。新修复以来,常作展览之用。

不旋踵间,随人流来到府邸的“底线”建筑——后罩楼。这座和珅时期建筑的藏宝楼,其体量之大令人惊叹。那雕梁画栋的二层楼阁,东西横跨东中西三路院落之长,两端向南转角,犹如一道“凹”字形屏风环罩了整座府邸。有人计算过,整栋楼房合计房屋111间(或说101间),按照中国传统哲学“满则亏”的讲究,虚称“99间半”。

“恭王府时期,奕䜣将后罩楼底层中间改为佛楼,楼内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和菩萨,是当时府内的礼佛之所。如今常设‘恭王府宗教生活展’‘恭王府馆藏器物展’‘恭王府福文化展’等展览。”(引自网页)

只见游人纷纷在此顶礼膜拜,也有人拍照留念。

佛楼不开,隔着玻璃摄得一帧,内里金佛一溜端坐,壁绘流光溢彩。

再看佛堂两廊,排列转经桶二十来只。

西行至后罩楼转角处,西端的5间房俗称“小迷宫”,资料记载:“这里有国内惟一的室内园林景观,两个楼层之间去除楼板,将亭台楼阁和假山溪流等搬进屋里。这几间室内花园将楼上楼下通连在一起,山石叠砌,可上可下,瀑布飞泻,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都非常精致。”但不知这种景观是否有复建,眼下无迹可寻。但只见,罩楼之廊檐与西路后院之锡晋斋后廊翘檐交错,恍然呈现"宝殿嵯峨对紫宸"景象。

据称,锡晋斋是恭王府里最有价值的厅堂,曾做和珅的住所。“和珅二十大罪中第十三款‘僭侈逾制’的楠木殿至今依然存留了主要部分。金丝楠木的室内装潢,用料考究,耗资巨大。名贵的金丝楠木千年不腐,高超木作工艺精美绝伦,这样的奢华装饰与故宫宁寿宫类似。地面金砖是一种名贵的火山岩,经过打磨,呈现出金黄色花纹,配合金丝楠的精雕细琢,显得满目华丽。”(摘自简介材料)时间紧,况且不让进去,只围绕后檐抱厦转了半边。惟见回廊高伸,彩绘鲜艳,花格什锦窗密排,上部有山水绘画。称之为仙楼当不为过。

西出后罩楼,略去西路院落不看,折而向北至后花园(雅称萃锦园),登上垒石为山、林木扶疏的小径。

这林木山石如卧龙弯曲起伏,环绕了大半个园子。

向下看去,一潭荷湖,喷泉吐玉,围岸垒石,廊厅环列。

施施然而下,块石标志“方塘水榭”景观。

放眼望去,湖心建亭如画舫,水中有鱼戏莲荷,遥想那些王公贵胄座中观鱼,品茗吟诗,是何等的惬意。

北岸轩馆五间,是为“澄怀撷秀”。取心无俗虑、收纳精华之义。

据说,“中华民国年间,恭亲王奕訢之孙溥儒与夫人曾在这里举行书画作品展览,以画会友。”

澄怀撷秀东西各有配厅,东厅谓之“宝朴斋”,曾作藏书之所。

“王谢堂前”,背包客三五成群,尽情享受着这皇家园林的旖旎风光。

穿斜廊东去而至“邀月台”,“邀月台是园中的最高点。两侧的上山路在最下面有两级台阶,再往上都是没有台阶的斜廊。走的时候您一定要一步跨过这两级台阶,这其中是另有道理的。传说古时候人们把台阶看做是坎坷,和珅希望自己在跨过早年的艰辛后,能够一生再也没有那么多的坎坷,仕途顺利,所以修建了这条‘平步青云路’。”(摘自简介)

邀月台当然是赏月的地方。邀月台上建筑三开间廊厅,取了个雅号叫作“绿天小隐”。这雅室本当是府主人休憩待客、纳凉赏月、品茗食点、听琴敲诗之所。可惜现在变成了求神拜佛的地方。

邀月台实则建在“滴翠岩”假山之上,其下中心腹部有一“秘云洞”,洞里藏有康熙皇帝御笔福字碑。有人分析,此福字可分解为多田多子多才多寿,构思巧妙,堪称天下第一“福”,遂成恭王府三绝之一。那时候,狭窄的洞口人流排队,来不及一瞻真容了。

回来查看有关资料生疑,有专家说“和珅宅邸绝对不是平地起高楼,我们还有其他证据,后花园里藏福字碑的滴翠岩,这种太湖石的叠法,一看就是明代的款式。”照此一说,和珅建宅时保留了这座假山,那么,这块康熙皇帝为其祖母孝庄皇后祝寿写的“福”字碑是谁将其藏入洞中?红学家周汝昌的《红楼新证》一书,根据恭王府与《红楼梦》所叙场景有诸多相似、诸多关联之处,进而推测,和珅宅邸的前身即是曹雪芹先人在北京的府邸。究竟如何?未闻有说服力的定论。

扯远了,且说我沿着滴翠岩东边石径而下,举头便是“蝠厅”了。

蝠厅或称蝠殿、蝠房子,位于花园中路最北端。简介作如下描述,”建筑正厅五间,前后出抱厦三间。两侧又出耳房,四面出廊,形制多变,如蝙蝠两翼。耳房比正厅略前,形成曲折对称类似蝙蝠的平面,故名蝠厅。其建筑彩绘上的斑竹,全部是由油工一笔一笔画上的。该建筑的造型和彩画被誉为‘古建筑中只此一例’,在花园主山和府墙的蔽护下,幽静而秀美,恭亲王奕訢经常在此和大臣们谋划军国大事。这里也是个消夏纳凉的好地方。后成为恭亲王之孙、著名书法家溥儒(溥心畬)的书房。”

其时,夕阳斜照,金辉洒向蝠厅左右的修竹,太湖石厅下垒秀,檐下明柱呈自然裸色。这匠心独造的建筑设计,让人感受到的是三分闲情雅致,七分宁静愉悦。如今这里变成了茶室,没有预约不得入。

心急赶路,往蝠厅东南而去,略去位于花园东路主线北端的梧桐苑不看……

照直南行,又是一座不大的院子,院里几株鲜翠的芭蕉亭亭玉立,南面一道月洞门爬满绿蔓,北侧展厅前树立着“听雨轩”标牌。

这座明三暗二的五开间展厅,明间敞开,止步线挡住游入内的企图,只能于门口或窗玻璃一窥室内陈设。

中间一室是那种北方常见的会客厅摆设,正面墙悬挂精品字画,下设乌木长条桌、八仙桌、雕花靠背扶手椅,两侧安置类似放置酒具、茶具的那种多宝格,雕花漆绘十分精美。

西隔墙放置长条坐塌、小茶几等物。

暗间也是会客清谈的摆设,主要展示明清时期桌椅的不同样式。

桌椅之间放置小圆桌、小圆凳,上面摆放着几小碟精致的糕点,大约是做品茗零食。

靠窗长几上摆设彩釉花盘、花瓶之类,显示了富贵人家的阔绰与雅好。

听雨轩西侧是一座三卷勾连搭全封闭式建筑,这便是建于同治年间(1862-1874)的恭王府大戏楼,外表看来小礼堂那么大。

这么重要的一处景点不开放,只得贴着玻璃向里摄影两张,相片亮度不足,看不清有什么名堂。修图时增加了曝光度,十分吃惊里面的华丽。戏台两侧明柱以及剧场四壁与棚顶皆绘缠枝藤萝绿叶,是那种紫花烂漫春意盎然的景象,观众犹如在藤萝架下看戏。

相关资料这样描述,“厅内南边是高约一米的戏台,戏台上方,一块金字黑匾高悬,上书“赏心乐事”四个篆体字。南部后台为演员化妆室,前为舞台,北部为贵宾及女眷看戏和休息的地方。”另外,“大戏楼为了保证声音逼真,将戏台底下掏空后放置了若干口大缸,巧妙特殊的构造增大了共鸣混响空间,使观众身处戏楼里的任何位置,都能清晰地听到不借助任何传声工具的演员的演唱。”专家称,“这座戏楼是我国现存独一无二的全封闭式大戏楼。”怪不得列为恭王府三绝之一。

有资料介绍,“1936年,当时在花园居住的恭亲王奕䜣的孙子、著名画家溥儒,为母亲项太夫人祝寿,在戏楼筹办了一次堂会戏。当时京剧界的名角相继登台献艺。这是恭王府大戏楼的最后一次堂会戏。……1988年,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来华访问时,曾点名要到恭王府大戏楼欣赏王府音乐……对这一中国古典乐种及其大戏楼,倍加称赞。”

穿过绿蔓月洞门,进入牡丹园……

园里种有牡丹和百年的紫藤,紫藤架后即为大戏楼的后台。牡丹已谢,大戏楼无声。

眼前唯一的风景是一对小情侣在紫藤架下弄影,那女孩含情脉脉似有风情万种。

东侧一厅设红学家周汝昌纪念馆,周汝昌先生竭尽一生考察恭王府与红楼梦的渊源,本待一瞻,没时间了。

牡丹园南向又是一道月洞门……

照直进去,一处小四合院被十字甬道分割成四块竹子地,人称“竹子院”名副其实。

天井里丛竹郁勃,从十字甬道的四角攒劲生出,高及檐头遮天蔽日。设想置身其中,白天可见阳光撒下的竹影斑驳,晚上静听簌簌的竹声,优雅至极,正适合林黛玉那样性情的女子居住。

甬道东的雅舍名为“香雪坞”,简介牌说明,“香雪坞在恭亲王时期是恭王府女眷游园时的休息室,据恭亲王次子载滢记载,其子傅儒幼时在香雪坞就傅读书……”

(注:就傅读书,跟着老师读书,语出《戴震难师》)

甬道西雅舍是与香雪坞对称的“明道斋”后室。据说,周总理当年来到这里说,很像潇湘馆哪!周汝昌先生也这么认为。

南出垂花门,里廊呈方型亭榭样式,雕梁画栋,大红灯笼高挂。

外出大屋脊,大柱头,檐下木作彩画贴金,锦上添花,其端庄大气有异于寻常优渥人家。

垂花门西去,来到位于花园中路最南端的西洋门。出园去便是只隔一箭道的后罩楼后墙,后墙上层开着形式各异的什锦窗,一度盛传的小视频说明,和珅只看一眼那个窗户的形状就知道那间屋里藏着什么宝物。

简介说得清楚,这座门乃“汉白玉石拱门,为花园正门,坐落在中轴线上,形制仿圆明园中大法海园门,具有西洋建筑风格,又称‘洋门’。门额石刻之‘静含太古’‘秀挹恒春’中的静和秀是园主人追求的境界。”这也是恭王府的三绝之一,另两绝是上面提及的大戏楼和福字碑。

园门里外两侧墙壁嵌刻图案皆为蝙蝠状,这是整个一座花园府邸随处可见的建筑形状、彩绘雕刻图形。其追求多福的寓意显而易见。

我发现,修筑于西洋门正北的“蝠池”也是蕴含这个意思。这一潭池水周边随意错落着假山碎石,或前或后遍植榆树,榆树的果叶形似铜钱,飘落入水,如钱汇聚,财源滚滚永不枯竭。从古至今,权贵者多贪婪,只在新中国时期出现过相对的清明景象。

扭头西看,又见湖心亭前喷泉涌流。

视线收回在西洋门与蝠池中央一块空地,一栋高约5米的太湖石孤立,命名“独乐峰”。只见那风化年久的石柱,像软水漩涡,像淡云舒卷,又像少妇抱婴,自有其天然之美。

抬头仰望,只见“乐峰”二字(放大图片所见),而“独”字隐于顶端(简介这么说)。

独乐峰偏西修筑假山,林石小径谓之“樵香径”。石隙间杂植山草野卉,迂回盘旋,有樵径鸟道的山野气息。

石径旁有门楼式灰砖微型“山神庙”一座,简介说,供奉着狐黄白柳四仙。过去府里若有人生病,女眷们会携供品香烛来山神庙祈祷祛病驱邪,保佑平安。

上行几十步,达于山顶,碣石书“翠云岭”三字。方寸之地似有万千气象,这是我古代匠人造园的一大特点。


站在“山岭”西眺,一座双层木结构莲花形平顶式方亭就在近前,取名为“妙香亭”。此亭上园下方,明显寓意天圆地方。

下得假山,西南角一株古槐婆娑,树下有一座精巧的“龙王庙”。简介称,“这里是恭王府主人祭拜龙王的地方。恭王府在关内关外拥有上万顷庄田,每年十多万银子的地租是恭王府的主要经济来源,因此祈求风调雨顺,期盼王庄丰收是王府主人的心愿。”

龙王庙前有一口勒痕深切的古井,据旁边的游客讲,整个花园有四口水井,按八卦这里是花园中的“水”位,因水置龙,以镇一方。

龙王庙北侧建筑,是一道垛口城墙,洞门中开,上方石刻“榆关”。简介说明,“榆关是山海关的别称,象征长城。府主人在此修建小城墙命名榆关,以此缅怀关外祖先,不忘故土情怀,铭记清祖入主中原的历史功绩。”

就这样稀里糊涂围绕花园转了一圈,复入后罩楼向东路进发,想看一眼府邸东路有什么厅堂。这个时候已是五点过了,服务人员已在催促清园。

匆匆穿过后罩楼东转角进入东路一线……

经由多福轩东配殿常设“红楼梦与恭王府”展览,只是一瞥一摄影。回来查看照片文字,那展览主题写的分明:“红楼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描绘的荣宁二府及大观园引起了诸多读者的探索兴趣。恭王府是我国现今保存最完好的王府,与 红楼梦 渊源甚深,红学新时期以来,更成为红楼梦研究的重镇,一个是名著,一个是名府,二者竟有着深远而微妙的关系。因此,我们将大量翔实、有趣的文献、文物资料予以梳理,特设此展,向大家述说一段不寻常的历史与文学的往事。”一座王府的历史云烟不过消散百年,竟有如此多的神秘未解。期盼再来,了解更多的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