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出生在城市里的大戸人家,算是大家闺秀吧。但是她的命运很苦,三岁时没有了父亲,十二岁時母亲也因病(当时不知道什么病,正在劳作就突然倒地故去,现在想来可能是突发心脏病吧)突然离她而去,丢下她和只大她四岁的姐姐,寄养在堂伯父家。没有了双亲的姐姐在十七岁时远嫁他乡,说不明什么原因,继而也失去了联系。没有了亲人的庇护,在十八岁时受家族的安排,母亲便嫁给了我的父亲,养育了我们七个儿女。可想而知,在那个不怎么富裕的年代里,孩子又多,她老人家得付出多少辛苦,抄了多少心,才把我们抚养长大成人。

我的母亲很漂亮。皮肤白晳、文质彬彬、身材窈窕,一米六八大高个,穿什么都得体,即使是廉价的普普通通的衣服穿在我母亲的身上,也能透出她自然产生的高贵气质。

我的母亲很聪慧。她虽然没有受过正规学习和教育,但用她的话说:‘靠平素偷学、自学’,能读长篇小说。什么《水浒传》《红楼梦》《青春之歌》《红岩》……,那个年代盛读的长(短)篇小说都看过,而且和我们抢着看。不仅能看,还能讲述给别人听,她爱学习,什么报纸、读物,只要有字,她都会看(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书籍和可读物是比较少的),只是不会写。不知底细的人都认为我母亲是位教师,而且是中学教师。

我的母亲心灵手巧。由于孩子多,经济拮据,从小我们都是小孩子得捡拾大孩子穿小的衣服穿,一件衣服像接力棒一样,在我们兄妹间一个接一个地传递下去,直到它的使命竭尽(不能穿了,也不舍得丢掉,再一小块一小块粘起来,然后手工纳缝,做鞋底用),将旧衣改造翻新是母亲常态手工活计,7个孩子的穿衣缝缝连连就够她辛苦了。一次从亲属家(做裁缝的)拿回巴掌大的劳动布布头,母亲竞将其拼做了个八角帽子(由于布块太小,只能拼成八块),弟弟戴出去,不少人都看好,问在哪儿买的,也要前去购买!母亲还用不足布料拼做衣服,衣服主体用主料,领子、袖口、衣襟用辅料,做出的衣服又新颖又好看。什么鞋面绣个小花儿呀,衣胸缝个小图案呀…,举不胜举。母亲手巧远近知名,谁家要做家居衣服和床上用品,裁裁剪剪的都来请教她;谁家给女孩做陪嫁衣服,也都来请她帮忙。

我的母亲很开明。对于我们几个孩子从来不束缚发展,只要你自己努力,无论家里多么困难,都非常支持。我哥哥复员已经有了一份很好,收入也不低的工作,仅一年的时间,家里生活得到了一些改善。但哥哥被推荐离岗无薪上了大学,毕业后又去了北京工作,对于我们家来说是失去了一个不小的经济来源,在这种情况下,母亲不仅未阻拦,而且非常支持;在那个年代女孩嫁人,索要彩礼是理所当然的及其普遍的,有的家庭把女孩嫁出,不看是否般配,是不是有感情,只要谁彩礼给的多就把女儿嫁给谁,几乎都是父母做主包办的。而我们家无论男孩女孩,是在外地还是在家乡,都是自由恋爱,随心而娶,随情而嫁,没一个要彩礼的。母亲说过:‘我不能把我的女儿当肉卖,为了缓解家里一时经济困境,悔了女儿的一生幸福。

我的母亲很勤劳。在母亲勤劳操侍下,我们七个孩子的穿戴虽然陈旧但整洁,虽然拼接但保暖,在十里八村算是穿戴整齐新颖抢眼的啦,吃的也是粗粮细做,应时应晌。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几乎每天都贪黑起早忙于家务,她睡觉算是休息,看书算是偷懒的时间,其它时间就像陀螺一样不停地劳作,无怨无悔地、周而复始地、做她的繁锁的家务事。她的一双手由于长年不管冷热劳作,早己变了形状,到了暮年也有点驼背啦,积劳成疾,患有严重的风湿性骨关节痛和心脏病等疾病,在她人生最后这十年,几乎是在床上和医院度过的,到处求医问药,都根治不了,只能维持,减轻点痛苦,我可怜的母亲。

我的母亲待人热情真诚。由于母亲待人热情、干净又整洁,上边领导下来视察工作派饭(那个年代的领导是比较廉洁的,下去工作几乎都吃派饭,很少像上个世纪未那个阶段,盛行大吃大喝……),大多都安排在我们家就餐,母亲都精工细做,简单的一顿饭,让母亲做的不说是色香味俱全吧,也是看着有食欲,吃着很满意。我的母亲待谁都是,来的都是客,把当时家里最好吃的招待客人。我的同亊和同学去过我们家的,对母亲的评价都很好很高。即使我不在家或已调离家乡在外地工作,我的同学和同志也有前去特意看望她老人家的,还有将母亲接到自家里住上几日的,就是在一起和她唠唠嗑。我在别的文章里写过我虽已离开老家三十余年,但与同学和朋友的友情保鲜如初,无论是我的事,还是老家亲人的事,他(她)们都全力相助。友情能持恒这么久,这么近,这与我的母亲热情和维护是分不开的。在她老人家去逝时,埸面让不知情者认为是那位高干,或高干的亲人离世,埸面这么大,来吊唁的人这么多。

我的母亲很威严。我的母亲虽在生活上照顾得我们无微不至,平素对我们都是笑容可躹,和谒可亲。但我们兄妹七个都很惧她。母亲的家教很严,要求我们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样,吃饭手要抚碗,穿衣不能散扣,女孩要会女红,男孩要会做工,家里来了客人就餐时小孩是不允许上桌的,都是等客人吃完了,我们才能上桌。一次客人喝酒时间长了点,我当时五、六岁,等不及了,就上前劝吃涚:舅爷爷,你多吃点,快点吃,你吃完了,妈妈好让我们吃。这一糗事成了我的笑柄,直至当今。兄妹相聚,忆起往事,都还拿我开心。我们其中只要有一个犯了母亲的规矩和做错了事,其他在埸的都要陪着受罚~跪着反醒,这是她老人家教育孩人常用的方式,教其一,警其余。有时会一排跪下三四个,母亲不放话,谁都拉不起来。所以平时我们被母亲调教的很乖,除了上学,在家都主动找事做,大孩子帮助小孩子做事,妈妈做饭帮助填柴烧火(那时都烧植物杆,又要打理锅里,又要及时填加柴杆,一个人操作是很麻烦的),打扫房间等。都很自觉地干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多少也减轻点母亲的劳作强度。长大后,我们都由惧爱母亲,转变为敬爱母亲。没有父亲肩扛背驼养家糊口,没有母亲的严厉家教,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兄妹七个虽然没成什么大器,但个个都是合格的守规公民。

母亲在世时常说:我什么都舍得,就舍不得离开我的七个儿女。可是,我的母亲在2004年初秋的一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泪奔)。她解脱了一生的辛苦劳累,解脱了长达十几年的病痛折磨,但她解脱不了对儿女的牵挂,她时常会到梦里来和我会面。她的一言表,一投足,时刻都如影随行。我们兄妹每次相聚,都要洒泪怀念她老人家。当我们享受生活时,会想到老妈在多好,苦日子过去了,現在生活富裕了,她却走了;当姐妹做女红时(钩、织、绣),会想到老妈在多好,她本来就喜欢巧品,看到我们的手工作品,该多么高兴啊;当我每添值件心宜的衣服时,就会想到,老妈穿上会比我穿效果更好……。听说时间会谈化思念,可是十多年过去了,却没有减少我对母亲的思念,而且越来越重。因为自己也步入老年,渐渐理解老年人需要什么,她(他)们不需要奢侈的生活,不需锦衣玉食,不需任何回报,她(他)们需要的极其廉价~陪伴!可我们做儿女的又都做到多少呢?

我的母亲、我的老妈!在我心里妳是即平凡又伟大、即慈祥又严厉、即聪慧又开明,独一无二的,什么都无法替代的爱!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女儿,你还当我的老妈。我爱你!我想你!老妈……

2020.10.20.

  母亲的遗像我走到哪儿就带到哪儿,第二次迁居,所有的傢俱和家用电器都没有带,但母亲的遗像一定要带在身边,时不时打开看看。

后绪:

妈妈!你知道吗?女儿是用泪水写完的。每当再打开此篇时,也是忍不住泪洒衣襟,妈妈…!妈妈…!女儿太想你啦,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