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九日我们在易园相聚。

上午10时左右陸续到达,很久没有见面了,一见到极其高兴,老远就开始打招呼,见了面问长问短……。連“城管”也被大家的热情感动,主动为我们照相。

我们,这一群头发已经花白了的“古稀”老人,是1968年前后來到了大西南,都是曾经在一起奋斗了一生的铁路建设工程人。

(园内)

來到露天茶园后,一面看着园内景緻一面兴致勃勃地谈论。谈着谈着和所有的老年人一样,话题转向了往事。

年轻时,他们长年在荒山野岭,在劈山填堑的工地,在架桥挖隧的现场;随着铁路的延伸他们逐渐成长。他们是“文革”的受害者,学业没法安心完成;但是他们在实踐中经过自已的努力,始终弗渝终於成才;在技术的“断层”中成功地当了阶梯,为后来者提供了方便。

他们中有路桥、房建、电气化、通信信号施工的领军人員,有设备材料的管理专家,还有作家。多人茯得过科技奖。在高铁起步阶段,是他们参与了车站远程控制的试验;是他们参与了接触网与受电弓的试验;是他们参与了软土、膨胀土与微膨胀土路基的试验……。

今天回首往事,他们可以为“往事”自豪!

饭后大家漫步在园中。

据介绍,易园被称为园林博物园,融南北园林之精髓于其中。

首先我们來到盆景园,有罗汉松、有柏树、有杏树……,一盆又一盆布置得井然有序,一棵又一棵修饰得千奇百怪,彰显了川西园林的秀气。

盆景园旁是名为“秀水”的园林,以水为主,水面较为宽阔,四周林木环绕,挺拔的银杏,粗大茂密的黄桷树……。乔木灌木穿插,园林宽畅而大气,婉如北方园林。

(秀水园林一角)

接着我们來到了又一园林,在我们眼前就是熟悉的西南地区的园景,充满了自然的灵秀。一座小山矗立园中,山上建有古色古香的亭子,周边树林茂密,乔木灌木参差有序;小山一侧是一荷塘,塘中荷叶已枯黄,“荷尽已无擎两盖”,显出了秋去冬来的景象。

(秋后的荷塘)

露天茶园之南,又是几处园林,这里有小桥流水,有楼台亭阁,小巧而灵秀,婉如苏州、江南园林。

(婉如苏州园林)

(婉如江南园林)

(婉如江南园林)

大家在一起相聚畅谈,一起兴致勃勃的游园,在高兴中,时间悄悄过去了,到了离别的时刻,在彼些声声“保重”声中道别。


(感谢李先伦拍摄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