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一个饱受旧社会的摧残,没有人格尊严的小小童养媳出身的孩子。在她的幼小的心灵深处痛恨万恶的旧社会,一提起那些往事就恨得咬牙切齿,因为她在十一岁的时候,家里生活实在是很艰难,外公没有办法把我的母亲卖给了一家有钱的人家,当了让她自己一直都自卑、痛恨的童养媳。要不是佳木斯解放,母亲还不会翻身解放当主人。



一一题引


母亲从小到大都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来到有钱人家说是当童养媳,人家根本不把我母亲当人看,小小的年纪就让她当起了佣人,每天早起倒一家人的粪便,还要给那个比自己小四岁的男孩子穿衣服、洗脸。



他们一家人都起来之后,母亲就要扫地、擦桌子,把全家人的被褥都叠好,这一切都干完了,也不让你休息,马上就要去伙房帮忙做早饭,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还没有灶台高,就要像大人一样去干活,从早到晚一直都不让休息。



家里的活都干完了,就让你去他们家的铺子里去打扫卫生,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还要给他们家看孩子,还不能有一点闪失,如果有什么闪失的话,等着你的是一顿臭骂,或者挨饿或者是用鸡毛掸子抽打一顿……


我母亲有苦无处说,有委屈无处申诉,每天晚上当他们一家人都入睡后,母亲才能上炕躺在自己的被窝里用手抚摸着被鸡毛掸子抽打的双臂,独自伤心落泪……母亲说:她一看到他们拿着鸡毛掸子就吓得直哆嗦……


她经常想,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还有有没有自由的机会?



1945年11月佳木斯解放了,但是一个大字也不认识的母亲,对解放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因为她每天还是在婆家受苦受累,又无人问津……1946年的5月下旬,有一天母亲的表姐看到我母亲去铺子里搞卫生,对母亲说:"佳木斯都解放了,你也应该自由了,马上离开他们家,跟我一起去佳木斯参加工作去吧……"




听了表姐的一番劝告后,毌亲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希望,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家,我一定要逃离苦海。第二天母亲谎称自己要回一趟家,取点东西,请假走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直奔佳木斯针织厂,同表姐一起当上了纺织女工。

当时的母亲年龄不够,自己偷偷的把岁数报大了两岁。


母亲自从当上了工人,开心的不得了,白天上班学技术,晚上去夜校扫盲班学文化,读书认字,自己还给自己制订了一个小小的计划,希望经过半年的扫盲,一年能读报看书,二年能写信。在母亲的刻苦努力下,一年后就能看书读报给家里面写信了,母亲从心里感谢共产党和新中国,让自己由童养媳变成工人阶级的一员,这时的母亲提笔写下了入团申请书,并且把自己参加工作时谎报年龄一事向组织上作了详细说明。





可恨的那家人,因为母亲逃离他家,有些恼羞成怒,找到外公去讨要当年卖掉母亲给他家做童养媳的钱,外公吓坏了,又一时拿不岀那笔钱,就跑到佳木斯针织厂去找母亲,让母亲跟他回去,继续去做他家的童养媳,气坏了母亲,找到厂工会主席说明了此事,工会马上派人去他家讲明道理,说新社会不允许买卖人口,更不允许剥削人。



母亲在组织上的帮助下,很快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成了一名光荣的青年团团员,第二年又当上了车间团支部书记,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佳木斯市针织厂与沈阳针织厂合并,母亲又是第一个报名参加,这才有机会认识了我的父亲……


认识父亲之后的母亲,觉得世界都是美好的,她非常满意我的父亲,一个有文化、有知识、有修养的年轻军人,在相互尊重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我的父母亲都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对方,母亲几次都开不了口,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帮助下鼓足勇气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一直担心父亲对自己的身世背景有影响,但是父亲的一席话,彻底改变了母亲的自卑心理。



父亲说:万恶的旧社会,把人当成了奴隶,新社会无产阶级翻身做主人,那些往事你不必在意,只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对党的感情对社会主义生活充满希望。我们的未来还很长很长,你还这么年轻,一定要好好的生活,做一个年轻有为的好工人。



父母亲的相识相知相爱,没有得到外公的祝福,反倒一封信一封信的劝告,尽快结束这样的恋爱对象,因为父亲当年还是一个现役军人,在外公的眼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劝阻母亲必须当机立断,不要再继续谈下去了,几封信后母亲生气了,写信告诉外公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家人无权干涉,如果你们不同意就只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好像最后通碟一样。



在父母亲的相爱之路上,再也没有任何阻力的时候,父亲给组织上打了一个申请报告,等待组织上的考察和政审工作。



抗美援朝战争的气味已经被父亲嗅岀来了,父亲担心自己早晚会奔赴朝鲜战场,但是他不能告诉母亲,这种感觉真的是很折磨人,在等待中度过的日子最艰辛……1952年的新年伊始,组织上通知父亲马上结婚,父亲马上就告诉了我的母亲,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由组织上安排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在部队的营房举行,母亲在自己的闺蜜刘敬之阿姨和小勤阿姨的陪伴下,坐着公共汽车来到了结婚现场。



听母亲说:那天去了很多人,仪式从开始到结束,母亲就像是做梦一样,红着脸、低着头,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婚礼……那天的父亲喝酒喝醉了,高兴的唱着歌,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也是他们自己的爱情故事圆满的大结局吧……


结婚二十天后,父亲就赴朝作战去了,母亲又重新搬到工厂里,每天吃住在车间,加班加点不计报酬,为的是为抗美援朝作贡献,为的是对得起自己这个志愿军家属的称号,为此母亲的辛勤工作被全厂职工一致认可,当年底就被评为全厂的劳动模范,第二年被评为沈阳市的劳动模范称号……


父亲突然入朝作战,母亲思念父亲,更加怀念他们曾经约会的沈阳市北陵公园,在那里他们一起划船,一起讲自己的故事,留下了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事,母亲在1952年的夏天和闺蜜刘敬之阿姨一起去了一趟北陵公园,留下了这张照片。



母亲的积极工作,努力奉献的精神,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1953年母亲作为劳动模范的代表;志愿军家属代表;工人阶级的代表,被选中成为出国慰问团的成员。1954年的新年伊始母亲跨过了鸭绿江大桥,去了朝鲜前线。


母亲随同出国慰问团去了朝鲜前线,在开城板门店见到了我的父亲,因为沈阳留守处的叔叔们想给父亲一个惊喜,没有告诉我的父亲,当父亲看到我母亲出现在慰问团的时候,惊喜的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父亲1957年春节前回国,在朝鲜整整五年的时间,这期间母亲吃住在工厂车间,我被送到旅顺口的部队托儿所,我在那里长大,父亲回国后拿着我的照片去看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母亲一生克勤克俭,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父亲和我们一双儿女身上,自己苦点累点都无所谓,她非常滿足自己的生活,感恩共产党的领导,当我们姐弟俩人都完成了大学学业奔赴工作岗位后,母亲还是经常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尊敬老同志,向有实践经验的人学习,弟弟说母亲是瞎操心。



母亲的人生,随着我们祖国的繁荣昌盛,晚年的生活也是越来越好,我在这里遥祝天堂里的母亲快乐幸福!



妈妈去世十周年之际,我写了一个美篇文章题目是《妈妈我想对你说》,自投加精后,去年我又把此文岀书,在毌亲节到来之际献给我的母亲,题目是《献给妈妈的礼物》。



照片均为我家珍藏

文字:飞空九点

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