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古城就是一本厚重的古书。这本厚重的古书,把曾经的风雨烟云不动声色地嵌入字里行间,在临风开卷的时候,让身处其间的人们浑然置身在历史的瞬间,从时间的褶皱里品读沧桑和必然。

清晨的鸡鸣狗吠中,状如乌龟的古城静静地沉睡着。真不忍踏碎它神秘古老的梦。

轻轻穿过古意浓浓的大街小巷,犹如跌进了时间的隧道,漫步平遥古老的城墙边,仿佛走在岁月沧桑的臂弯里。

站在古城旁,望着高大、威武的城墙,高大威武的城墙肃默着,像卫士一样,保护着古城。

在现实与古朴的时光中交错,让人不禁徒生神秘与敬畏。而城墙上的砖头被风、雨侵蚀得坑坑洼洼,见证着古城岁月的沧桑。

古朴的门店、巍峨的城楼交相辉映,似乎在诉说着这座城市昔日的繁华,仿佛穿越在辉煌的晋商时代;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群,让人眼花迷乱,抒写着这座城市今日的繁华与未来。

平遥古城自明洪武三年重建以后,基本保持了原有格局。城内的重点民居,系建于清代。民居建筑布局严谨,轴线明确,左右对称、主次分明、轮廓起伏,外观封闭,大院深深。

精巧的木雕、砖雕和石雕配以浓重乡土气息的剪纸窗花、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是迄今汉民族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居民群落。

百载烟云归咫尺,一署风雨话沧桑。平遥县衙作为现有保存完整的四大古衙之一,也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县衙。站在平遥县衙门前审视时,厚重朱漆的大门,高逾一尺的门槛,呲牙裂嘴的石狮,青白方正的照壁,森严威武。岁月交错,衙门口的大狮子依然威武。

在历史上大清国共有51家票号,山西有43家,平遥就有票号22家。平遥的气魄缘于晋商,富可敌国的故事里流淌着现代金融的种子。

平遥大大小小的票号,使这座古城街被誉为中国的华尔街,是这些票号使中国的银行有了雏形;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家私人金融机构—日昇昌票号,在这里,票号商铺林立,钱财堆积,车水马龙,持续百年繁华。翻阅着古城的春秋,看到了清代的金融中心在岁月的舞台上不太华丽地谢幕。

镖局是以代人押运钱财或贵重物品而收取报酬的私人保安组织,清代工商业金融业迅速发展,镖局应运而生。平遥有名的镖局有同庆公镖局,华北第一镖局,中国镖局。

三晋大地上,有数不清的佛教寺庙。建造时间跨度之长,朝代之丰富,全国独有。寺庙古建看多了会有些审美疲劳。同样对于寺中千篇一律的佛像也会如此。从罕见的唐构到五代遗存,从金辽殿宇到元代古刹,明清建筑更是数不胜数。

不过来到平遥双林寺会刷新认知,会被真正古老雕塑艺术而震撼。虽然看到的是一些泥胎木塑,但那些雕像的目光却有如实质,或怒目威慑,或转头凝视,时常会与一尊雕像目会神遇,是一种独特的观感和体验。

五代十国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大动荡之期。在以军事实力为较量的当时,各国对于宗教文化少有重视,佛寺庙宇毁坏比比皆是,主动修建的更是寥寥无几。而在这乱世五代后期的北汉却是一个例外。北汉朝廷修筑的寺院中,唯有平遥镇国寺的万佛殿,至今仍旧保持了1000多年前原建时的风貌。

镇国寺的主殿万佛殿为963年建造,是建寺时的原始建筑,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之一。整座大殿,不用一根铁钉,历千年而未毁坏,至今仍完整地保持了唐晚期到五代建筑风格,远望雄伟壮观、气势非凡,是难得的古代木建精品。

镇国寺万佛殿内的五代佛像,有唐代的雄浑饱满,而无颓靡柔弱之缺憾;有宋代的沉静格调和现世情怀,而姿态神情刻画生动,没有呆板僵化之滞涩感,开启新的时代风气。

那充满生命质感的温暖丰腴,那明媚动人的窈窕风姿,在经历了一千余个日日夜夜的今天,甚至还能让人感到隐约的呼吸、柔缓的动感。还有那慈悲的、平静温和的气息正毫无阻隔地浸染过来。

平遥县小城墙固,千年今尚存,新风观闹市,旧迹见衙门。有一段安静的时光,尘封在古城的尘埃里,有一段跌宕的历史,镌刻在一梦千年的岁月里,古老的雕栏玉砌,镌刻着2800多年的旧时模样。这座久经风吹雨打的古城,至今还屹立于三晋大地。

一座古城,总是背负着太多的往事。历史深处吹来的风,还染着宣纸上晕开的淡淡墨色,从城门出来。

在外乡的游子,一碗相思面最能解了游子思乡愁。走在平遥的小巷,不难看出平遥祖祖辈辈对那碗面的深情和眷恋。一团面揉揉捏捏最长情,一根面拉长来,扯的是温情。在平遥,一碗面吃的是一种情怀。

平遥古城,虽表面破落,却内涵丰富。它的气质从每一座瓮城溢出,从每一条街道流出,从每一扇旧窗淌出,从每一道雕纹渗出,从每一位平遥贤士的才情里吟出……轻而易举的走进,却在最朴素的风景中迷失,她的外在美并非一般的城楼所能替代。

平遥的每一条蜿蜒的街道,都渗透着沉稳;每一块斑驳的青砖,都浸渗着古朴。

让置身其中的生灵,撕开灵魂隔着平遥与历史相望。平遥古城,厚重迷人。平遥,不平常、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