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先生曾留言:“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足见虎丘在园林之城苏州诸景中的重要地位。坐落于姑苏城北的虎丘集江南园林的典雅幽深、崖壁沟壑的遒劲洒脱和吴王阖闾的神秘传说于一体,文人墨客走过路过纷纷为它留墨添彩。虎丘想不出名,太难了!

若是外地亲友来苏游玩,虎丘无疑是必选项目。常常扮演类似“地陪”的角色,带领亲友们拾级而上沿着主路一路观赏,千人石、虎丘剑池和虎丘斜塔等重要景点作核心讲解,然后至后山或凉亭小憩或茶馆谈天,或林间漫步或呼吸养肺。倘若作为我和冯老师的日常行走,那就沿着山脚在一路苍翠和鸟语花香中直奔后山。

经过无数次的虎丘胜迹游览,我们早已达成一致的看法,那就是虎丘后山胜前山。正如《孟子》所言“欲常常而见之,故源源而来。”行思后山,无愧己心。

冯导,魔法背包;

蓼兰,幽素飘飖;

修竹,直指云霄;

清泉,石上环绕;

百鸟,雝鸣林梢;

后山,风景独好。


午后来到后山,伫立“吴分楚胜”坊前,横额上的隶书“分”字令我迷茫,赶紧掏出手机求助度娘。

吴分楚胜坊在虎丘山北的小武当。始建年代不详,从式样、材质推断为明代所立。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青石砌筑, 柱方形,柱端雕卷云纹,横额正反镌“吴分楚胜”四字,意为吴地分享楚的景致。

吴地为何要分享楚的景致?江南风貌与楚人因素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姑且不论吧。

此刻我意识到自己致命的问题就是“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曾经多少次来到后山却从未关注“吴分楚胜”四字,总是走马观花和浅尝辄止,才敝识浅在所难免,见微知著更成妄想,徒留汗颜无地。

诗人孟郊登科后留下的成语“走马观花”的前提是“春风得意”,得意之时就会放浪不羁,“一日看尽长安花”纯属合情但不合理的情绪的驰骋,对于多写世态炎凉和民间疾苦的诗囚孟郊来说着实是难得的一次欢欣。

诗,为什么总是在远方?每个人的心中,都藏有一片田野,是最终的信仰与追求。但是我们却永远也到达不了那个地方,因为一旦到达了,就会发现也不过是“眼前的苟且”,又会有新的向往在远方。到达不了的地方,才是诗。


昨天下午听专家讲座,感悟到教育的本质是帮助学生学会学习和思考,正确处理人和人、人和自然、远和近的聚焦变换。脑海中闪现出顾城的诗句:“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



遥远的地方有传说,熟悉的地方也有风景!


虎丘,有千古传说;后山,有写意人生。

(2020-10-19记于姑苏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