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春天

图片/网络

音乐/秋日私语


柿子红了,红的不急不躁,红的玲珑娇柔,红的满婷芬芳。清泉流淌的山涧;荒草漫过的山岭;青瓦灰墙的庭院;小河潺潺的彼岸,无处不在的柿子树,以它一树飘摇的红叶,一树殷实的果实,琴瑟着一曲秋日的恋曲,缠绵着一程多情的秋色。


题记




     天泛着一厥湛蓝,云掠过湿润的风,远山在天际勾勒着迷人的曲线,青鸟飞过山涧,剪影了一季的斑驳秋色。

        黄叶凋零,红叶正浓,枯萎的野草诠释着四季的更迭:春的鹅黄;夏的葱翠;秋的金色,就这样度一场春的生机,吟诵一程多彩的晚秋。南飞的鸿雁,迁徙的候鸟,桂子飘香,柿子挂枝。

  岭上多色彩,红黄唱晚秋。一片黄色,一片嫣红,红的妖娆,黄的委婉,黄中泛着几点绿,绿中呈现着一片嫣红,红、黄、绿汇聚出一叶秋的缤纷世界。那是一副色彩中的画卷,至美的呈现;那是浓墨重彩的画廊挂在天边,漂染了蓝的天,白的云。

        银杏的叶子黄了,在风中妙曼婆娑,柿子树的叶子红了,旖旎了一树的风光,那火红的叶子摇曳在山涧,摇曳在陌上,香染了一场秋色,一树的火红。“村暗桑枝合,林红柿子繁。”成熟的柿子或是三五颗相拥在枝捎;或是一串串缀满枝头,像无数个红彤彤的小灯笼,闪耀着,夺目着……柿子历经春的翠芽;油绿丰硕的叶子;满树翠绿的碎花。默默无闻的碎花,没有桃花的娇艳,没有杏花的纯白,没有玫瑰的妩媚,以孤芳自赏的姿态静谧绽放,绽放只为那深秋里的一片嫣色芬芳。

  夏夜的风轻柔地吹过,吹动着清油的柿子幼果,幼果采集晨曦之光芒,汲取日月之精华,当一抹莹润的晨露润泽岭上,当盛夏的果实掉落,那一树的嫣红,一树的柿子便华丽登场,惊艳了尘世,在一片萧瑟中骄傲的红着,那是柿子树的舞台,是红叶和柿子最终的倾诉。

  两只青鸟飞过山涧,相伴着飞来,落在柿子树上,它们在红叶中来回的跳跃,叽叽喳喳的鸣叫着。它们嗅吻着一颗颗芳香的柿子,它们用纤细的尖嘴叨开柿子琥珀般的表皮,贪婪的玧吸着晶莹剔透的果汁,它们吃的是那么甜美。

        几滴果汁滑落,落在黄叶上,在黄叶上开出一朵胭脂红的花瓣。指尖触摸那晶莹的果汁,一袭罄香瞬间迷醉了唇边,那是久远却依旧熟悉的味道,味道里是几个翩翩少年踏着清晨的莹露,走在秋的陌上,陌上一片金黄,只有几棵柿子树固守着深秋的凛冽,宛若金色的世界里,镶嵌了几片红色的玛瑙。少年站在树下,仿佛是每一年的相约,每一年望着柿子树绿了又红了,那滋味牵引着少年。坐在树端,顺手采撷一枚,捧在手心,圆圆的,凉凉的,那是深秋的温度,也是秋的莹露与柿子的相遇,共同演绎一场天地之和的绝美。翩翩的少年,嫣红的柿子,弥留在唇齿之间的罄香。一年又是一年,夏去秋来,曾经的少年依旧会在秋风吹起的时候,捡拾一片树下的红叶,望一望一树彤红的柿子。

   柿子染霜挂枝头,此果掉落便无果。

       晚秋,氤氲了一季的色彩,曾经绚丽一时的花蕊和盛夏的果实,在一场薄凉的霜露里散落一地,谢幕了一场季节的归途。只有,只有那苍劲的柿子树以刚直不阿的风骨,坚韧挺拔的身姿,傲然屹立于天地间。那一树的柿子,依旧在寒风凛冽中,呈现着一树的美艳,慰藉着冰冷秋雨。

  柿子红了,红的不急不躁,红的玲珑娇柔,红的满婷芬芳。柿子红了,红的欢天喜地,红的纯粹,灵妙。清泉流淌的山涧;荒草漫过的山岭;青瓦灰墙的庭院;小河潺潺的彼岸,无处不在的柿子树,以它一树飘摇的红叶,一树殷实的果实,琴瑟着一曲秋日的恋曲,缠绵着一程多情的秋色。


         红叶飘摇,柿子熟啦,熟的是那么的灵秀,悠然的挂在枝头;柿子熟啦,熟的那么的隽逸;熟的袅袅娜娜,惊鸿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