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她去看额济纳的秋天,因为大漠胡杨的金秋是天堂!

观赏胡杨林每年只有一次,来的太早,没有千姿百态的绚丽颜色,到的太晚,又会被秋霜打掉了叶子。错过今秋,下次的邂逅,又需要整整一年。

额济纳胡杨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辖下的一个旗,面积为11466平方公里,人口约2万,多为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

胡杨常生长在沙漠中,由于它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有很强的生命力,能顽强地生存繁衍于沙漠之中,因而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

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谁都知道这是胡杨,但是你不到额济纳,就不知道大漠绿洲的雄大气派;不亲临胡杨林,也无从领略胡杨树的神奇之美。

每年九月底到十月中旬期间,是胡杨林金色秋天魅力尽展的最美时段,但观赏时,温差达17度左右,有“早穿棉祆,午穿纱”的说法。

胡杨树身高大茂盛,在胡杨林里,仰望天空,金黄与蔚蓝相映,色彩与光华并存。

内蒙额济纳旗胡杨林是摄影爱好者向往的地方,额济纳胡杨林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处天然河道胡杨林区之一,另两处在新疆塔里木盆地和北非的撒哈拉沙漠。

胡杨是个四季颜色多变的树种,春夏为绿色,深秋为黄色,冬天变红,一夜寒露会骤然把整片胡杨林全部染黄。观赏胡杨林需掌握好时间和气候。

一棵胡杨的主根,可以穿越地层一百多米,“生而不死一干年”,“死而不倒一干年”,“倒而不腐一千年”。所以,人们称它为“英雄树”,它象征着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的伟大精神。

胡杨常年生长在沙漠,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有很强的生命力,胡杨林是树木中起源最早的类群,史记记载胡杨存在至少有6500万年的历史,被称之为活化石。

胡杨林生长在高度盐渍化的土壤中,原因是胡杨细胞透水性强,从根到叶都能吸收盐分,体内盐碱多时从节疤和树裂口处,将多余的盐分自动排泄出去,一棵大树一年能排出数干克盐碱。

醉美的胡杨它粗壮的树干,尽显包容的雅量。它茂盛的树叶,承接雨露的滋养。它鬼斧神工的形态,激发人们的灵感与遐想。

我真的敬佩胡杨顽强的生命力,它的树皮是一片片鳞状,像纵横交错的沟壑。叶子上有厚厚的蜡质,这样水分就不易蒸发。如果缺少水分了,它就会决然地壮士断腕,让其断裂来保存母体。总之,全身都会进化成适于沙漠生长。无垠的沙漠因为有胡杨才变得不再寂寞。

胡杨林是大自然在漫长进化过程中幸存下来的宝贵物种,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是生长在茫茫沙漠里的唯一乔木树种,因而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

大漠胡杨、苍劲秀美,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胡杨犹如一座天然艺术宫殿、它盘根错节、千姿百态、美丽而独特。

胡杨是天生的英雄,他忠诚地固守大漠、默默地细听驼铃,站着等你三千年,只为你的到来。

胡杨的一生,昭示生命的坚韧与挺拔,而最精彩的芳华奉献给了每年秋季短短的二十天。人们喜爱胡杨的灿烂、更崇拜胡杨的精神。

我们欣赏完了胡扬林,又来到了怪树林。黑城弱水怪树林景区位于内蒙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西南18公里(酒航路98公里处),占地面积35平方公里,其造型各异,千姿百态,美仑美奂,站着不屈、死而不挠,即使生命到了尽头,也要美丽的死去。

怪树林百年前是一片原始森林,由于自然因素,大片枯死的胡杨树东倒西歪,神态各异,其奇异的造型给人以给遐想,感觉像童话世界中的仙境奇观。

怪树林中慢步,感受完全不一样的风景,更能体验怪树林带来的那份千年沧桑。

怪树林是天生的英雄树,他忠诚地固守大漠、默默地细听驼铃,死后仍然站着等你一千年。

如果说,胡扬林是金黄的、绚烂的,宛如天堂;那么,怪树林则是荒废的、苍凉的,形如地狱。

在漫长岁月之中,必定有一棵又一棵的胡杨倒下,然而,在这倒下的胡杨身旁,也必定会有新的胡杨倔强地挺立起来!倒下的胡杨向世界宣示不朽的精神,挺立的胡杨向世界展露壮丽的生命。

在这片茫茫的沙漠上怪树林或挺拔,或佝偻,或立着,或趟着,散落在这片褐色的沙漠尘土之上,给人以悲怆之感。

怪树林是胡扬三千年守望中的第二个千年和第三个千年。

胡杨是树木中起源最早的类群,被称之为植物的“活化石”,一棵胡杨的主根,可以穿越地层一百多米,“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漫步在浓郁的怪树林中,仿佛进入神话般的仙境。

历史的年轮,彰显了胡杨林的沧桑。

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的怪树林,树枝千姿百态。有的直刺蓝天,有的弯曲盘旋,有的轰然倒下,形态各异,景色万千。

它们用三个一千年的时间演绎生命的过程,最后只留下苍茫和凄凉的美。

这片已经死去的胡扬,好像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它们仿佛在与恶劣环境作着最后顽强的抗争。

这片干枯的胡扬树在这片苍茫大地上,表现出不同的姿态。当夕阳落下天空和大地之间,只留下它们的剪影。

在苍穹之下,太阳徐徐降落,残阳如血的天空,笼罩着苍茫大地,怪树林越发显得悲怆和壮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