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沙漠,莽莽荒原,生长着一种顽强的树木,有着一千年生而不死的生命,一千年死而不倒的毅力,一千年倒而不朽的意志,那就是胡杨,生得顽强,死亦辉煌。

从春到秋,从冬到夏,三千年的坚韧,三千年的守望,我们领略胡杨的坚强,敬畏胡杨的傲慢,这就是生存的价值和生命的力量。



* * * * * * * * * * * * *


 走进这片神奇的土地,是一次穿越时空的探寻,揭开胡杨林神秘的面纱,那将是一场怎样的心灵洗礼,是惊艳还是震撼?

 三千年来,顽强的胡杨,见证了外寇铁蹄践踏,见证了大漠狼烟烽火,见证了边关将士的凛然浩气,穿越了中华民族可歌可泣的历史长河。

 命运多舛的一生,倔强倨傲的性格,自古以来,胡杨已做为一种精神,而被人们敬仰、崇拜。

 死而不朽的胡杨,以屹立不倒的姿态,矗立在戈壁滩,这千年永恒的姿态,是对生命的留恋,是对生命之水的渴望,令人膜拜,令人惊叹。

 一梦三千年,一树一世界,兀自独立,凭着自己的心态,屹立边疆,活得洒脱自在,历经历朝历代,阅尽人间百态。

 岿然独存,挺拔千秋,枯萎不倒,仰望天穹,死而不亡者寿,笑傲岁月稠。

 傲然一生,寿终正寝,横亘大地,犹如蛟龙,不失其所者久,千年卧木不朽。

 无论塞外漠北,极目金黄,万里竞秀色,不管夏酷冬寒,自成一景,千载阅沧桑。

 秋风中、蓝天下,伴着红柳湖水的胡杨,立足沙漠荒野,呈现出五彩斑斓的世界,惊艳这塞外江南,无限风光。

 冷艳而温馨,一种自然天成的飘逸和洒脱;屈曲且颀秀,一份不须装饰的刚毅和孤傲。

 秋阳灿灿,湿地一片金黄,秋风萧萧,林中万木尽染,带走喧嚣的盛夏,留下静谧安详。

 草甸带霜,水面如镜,湖光秋日两相映;秋意弥浓,红叶似火,云天秋韵两相和。

 老干虬枝,昂然挺立历沧桑,新叶嫩芽,朝气蓬勃任风霜,胡杨精神,代代相传。

 经历严寒与沙暴,承受凄凉与寂寥,潇洒几千年,过眼云烟,锻铸成高傲的性格,无悔的精神。

 大漠日如血,黄沙湮古道,生死兀立天地间,历经千年世道,阅尽世间万物,冷对寂寞萧条。

 度过峥嵘岁月,历经沧桑磨难,雄浑的身躯,彰显着不屈的意志,奏响最华丽的乐章。

 汲取日月精华,聚集大地能量,御寒抗旱,决战沙暴虐狂,独处荒漠三千载,我自傲然。

 三千烈日,三千沙暴,三千寒流,三千冷漠,胡沙万里锁苍龙,巍然屹立胜于松。

 那一片秋色,不是生命的绝唱,从容淡定,呈现出秋季的冷艳与静谧,傲迎又一轮的严寒来临。

 每一个绝美的秋季,胡杨都在诠释它的生命意义,秋天不是生命的的枯萎,而是最为美丽与高贵的时光。

 大漠胡杨,古老而又沧桑,伴随浩瀚无垠的戈壁,度过千载的春秋冬夏,在辽阔空旷的荒野,点燃起生命的希望。

 秋阳一抹披金甲,高歌一曲浴黄沙,无怨无悔、终身守节,笑看神州,过眼云烟,只在谈笑间。

 当戈壁荒漠飞起漫天黄沙,当风暴扑向你的脊梁,你依然仰首,以高傲的姿态,迎来又一天的艳阳。

 经过千年沧桑,饱经风霜磨难,虽然已干枯,依然顽强,仍以坚守的姿态,傲立苍穹,精神轩昂。

 挺拔千年傲骨坚强,断枝残躯不是绝唱,依旧拥抱着日月,同样饱经风霜,静观峥嵘岁月,再经千载磨练。

 苍劲雄浑的胡杨,彷佛是从远古中走来,呼啸的风声,伴随一首苍凉而悲壮的诗歌,那是灵魂中发出的呐喊。

 风骨凛凛、自强不息,坚守在边疆荒漠,挺立于风沙前沿,三千载初心不改,忠诚地守望着家园。

 大漠风沙造就了你的忠义,千年时光锻铸成你的威武,战风沙斗严寒,逆境之中,不离不弃。

 层林尽染,满目金黄,纯净而绚丽多彩,静谧又充满生机,在秋季,胡杨依然展示着她那盎然的活力。

 水光波影,秋色宜人,金塔胡杨林少了些沧桑,但依然傲气凛然,展现出来的是那朝气蓬勃的生机。

 上天把最美的景色给了胡杨,褒奖它的品格与坚强,人们把最美的词汇献给胡杨,是对它的膜拜和信仰。

 三千岁月身边流,凌云壮志戈壁生,倾情于沙漠,坚守在边疆,拦风暴、斗沙尘,浩然正气,大漠之魂。

 胡杨林是一座永恒的雕像,用对生命的渴望,顽强地生长,执着的守望,岁月流逝终无悔,千年沧桑如等闲。

 在与恶劣环境抗争中,顽强不屈、坚守执著的胡杨,象征着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拼搏精神,奋斗不息,永远向前。

 且把飞沙当伴侣,又将酷暑洗征程,胡杨是生命之树,在岁月的长河中,生命的伟大在延续,不朽的精神在传承。


* * * * * * * * * * * * *

敢问痴情深几许 三千岁月笑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