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是三国刘备集团的一位重要将领,以忠、义、仁、勇著称,被历代统治者封号和谥号,受到海内外民众崇敬,经过近两千年的演义,关公现今已经成为我国民间信仰中最著名的神祗之一。关公文化即是指与关公相关的物态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心态文化的集合体,其中关公的思想观念、道德品质、人格气质及其对社会精神生活的影响,是关公文化的核心。


关公文化的精髓就是“忠、义、仁、勇”,与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文化所倡导的一脉相承,深深根植于民族命脉之中。当今时代,我们继承发扬关公精神,意义深远。据查证,历史上对关公最真实的记载是西晋时期陈寿撰写的《三国志·关羽传》,后宋朝的裴松收集史料完成了《三国志注》,对关羽生平作了详细的记述,但真正把关羽推向巅峰的是元末明初罗贯中撰写的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

  改革开放后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反复播出,更是极大地强化了关公在人们心目中忠、义、仁、勇完美的英雄伟岸形象。关羽一生忠义绝伦,勇猛无比。殁后,后主刘禅追谥羽为壮缪侯。千百年来,关羽“忠义仁勇”的形象已成为海内外华人崇拜的偶像;特别是宋代以来关羽不仅为民间百姓广为敬奉,还为儒家、佛家、道家、历代帝王所极力推崇。据南宋《佛祖统纪》载,中国佛教早就把关羽封为“神”,曰“伽蓝神”。在宋代,封关羽为“武安王”;在明代,封羽为“武圣人”;还加封为“大帝”。到清代,关羽则是集“神”、“圣”、“帝”于一身。到清朝光绪五年,对关公的封号达已26字,即“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帝君”。显然,作为武圣,关羽已与文圣孔子齐名;而作为“大帝”,他也便与皇帝齐位了。从历史上的关羽原形,演变成一种罕见的历史文化现象——关公文化,这中间有一个从人到神及从量到质、从质到量的演变发展过程。关公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的组成部分,伦理道德是其核心内容。关公的忠、义、仁、勇,渗透着儒家的伦理道德精神。千百年来,人们崇拜关公,本质上是崇拜关公高尚的道德人格。关公报国以忠、待人以义、处世以仁、作战以勇的精神,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关公文化深受普通百姓、知识分子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拥戴,它圆融三教、和睦民族、覆盖全社会、延伸海内外,在有华人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关公文化的影子,或神庙,或雕塑,或图腾,或以关公命名的地名、酒店、商品等,关公文化已成为一个中华民族广泛认同和崇拜的忠义仁勇文化符号化身。英雄离开我们已经1800年了,但关公文化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着神州大地。在山西运城关公故里每年都要举办一年一度的关公文化节,在湖北的当阳是埋葬关羽身躯的地方,每年都要在关陵举办一年一度的关公文化节暨关陵庙会。在全国各地其他地方每年都要举办许许多多与关公相关的一些文化经贸活动,可见关公文化影响之深,作用之大,弘扬关公文化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


关公文化中的“忠”,在我国儒家道德伦理思想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在历代皇帝给关羽的封号中,“忠”字一直占有核心地位。由于历史上的关羽以“兴复汉室”作为人生的基本信念,以“尊刘贬曹”作为毕生的正统史观,以“宁死不屈”作为自己的人格追求。当刘备兵败投靠袁绍,关羽被迫降曹仍维持对刘备的赤胆忠心。所以,后来的历代封建王朝统治者都极力推崇关羽,在湖北当阳的关陵庙埋藏着关公的无首尸体,正殿大门上方有“威震华夏”金字匾一块,即为清同治皇帝亲笔御书。在清朝,对关公的崇拜已到了顶峰,朝廷有制度性规定,县县设文庙(孔庙),村村设武庙(关庙),关帝庙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孔庙。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统治者想通过一个忠君守义,武艺高强的关公来激励自己的文臣武将们像关公一样孝忠于君王,为统治者服务。关公文化中“忠”的品格和精神,对于我们弘扬爱国爱党爱人民的家国情怀,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为人品性和党性意识仍具有重要引领作用。


关公文化中的“义”,作为中国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范畴,更多地是指主体的道德人格以及处理主体间利益关系的伦理准则。在我国自古民间就有把“义”作为区分君子和小人的标准,正所谓“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在关公身上,“义”是他仅次于“忠”的重要道德品质,也是关公待人处事接物的基本伦理准则。无论是《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里面的关公都是“守信重义”的义士形象。在我的家乡宜昌有许多三国古战场遗址,也留下了许多三国的传说,关公的故事更是妇孺皆知,但讲义气,够朋友,先义后利是关公文化最基本的要义,许多商家店里都摆放关公雕像或画像,就是要借关公威名自我保护,同时也彰显该店倡导“以义获利”经营理念。现在关公已经演变成为了“武财神”,风靡全国和世界华人所在地。关公文化中“义”的品格和精神,正是我们弘扬正直守信、公平正义、邻里和睦,促进社会稳定的时代要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

关公文化中的“仁”,指的仁爱,亦即爱人利物之谓仁。它发端于家庭亲情之中,在儒家道德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各种美德赖以生存的内在根基,并渗透到各种美德之中,正所谓“仁者爱人”“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这种仁爱反映在关公身上就是以仁德行政,仁爱众生,也就是我们现在提倡的关心人、同情人、理解人、尊重人、帮助人、善待人。《三国志》第三十六卷描写关羽时,曾这样写到:“先主为平原相,以羽、飞为别司马,分统部曲。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可见关羽与刘备亲密无间,但公开场合又高度维护刘备的政治权威,既讲政治,又仁爱义气。关公在湖北荆州镇守多年,当地就流传着许多他关心下属,善待相邻的故事,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关公文化中的“仁”爱品格和精神,对于我们构建以人为本,扶弱济困,团结互助的和谐社会都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关公文化中的“勇”,是指勇毅力行,它是中华民族在践行道德方面所具有的一种行为品质,也是道德意志层面所体现的一种崇高美德。孔子把“智、仁、勇”视为君子的三达德,认为仁是核心,智的本质是知仁,而勇就是行仁,三者构成一个知、情、意的完整道德体系。在我国民间普遍认为,要使一个人的道德信念不被利益得失所“动心”,就必须要有“勇”的顽强品格,在利害面前,能勇往直前,义无反顾,敢于做到“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勇的品格在关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如《三国演义》中的“温酒斩华雄”“斩颜良诛文丑”,以及“过五关斩六将”“刮骨疗毒”等经典故事,都诠释了关公文化中勇毅的深刻含义。我们学习关公文化中“勇”的品格和精神,就是要大力弘扬勇于担当、敢为人先的拼搏精神,在困难和风险前面挺身而出、慷慨前行。


关公文化中,忠、义集中反映了关公在处理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社会、个人与国家之间呈现出来的道德精神风貌,仁则是忠、义赖于生成的价值根基,勇则是以仁为基础,逐步形成的个人才能的集中体现。也正是忠、义、仁、勇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互相作用,才形成了“精忠贯日月,大义薄云天”的崇高关公形象。


悠久的关公文化,不仅积淀着中华民族最崇高的精神追求,也代表着中华民族最重要的精神标识,特别是关公文化所蕴含的道德伦理思想,至今仍激励着中华民族不断前行。关公文化中的忠于国家、义于社会、仁于施政、勇于担当等诸多积极因素,对于我们今天构建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启迪意义,而关公文化中的忠贞不二、以义制利、扶弱济困、勇毅力行等优秀品格,对于我们推进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职业道德和个人品德建设也有许多积极借鉴意义。当今文化多元时代,关公文化如何在九0、O0后中传承?如何融合现代文化,将关公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合一体?如何将更多现代化元素加入到关公文化节等文化经济贸易活动中?在传播关公文化的积极成分时,如何通过现代通讯手段特别是互联网手段来实现?如何构建精准权威、开放共享的关公文化资源数据平台为大众服务?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关公文化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需要重视和研究解决的问题。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关公是人不是神,是人就有缺点和不足。关公自恃武艺高强,有傲慢情形;至死忠于刘备,有愚“忠”成分,这些非积极因素是我们在弘扬关公文化时需要摒弃的。我们要从政治的高度、历史的纵深、国际的视野、时代的特征正确看待关公文化,不断促进它不拘于旧曲,不止于故步,让关公文化在华夏大地与时俱进,发扬光大,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