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看到父亲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个军功证明书,才知道他抗美援朝三年时期所在的部队是炮兵1师27团1营3连。突然想知道他在国内三年解放战争时期的部队番号是什么,令人遗憾的是找遍了他遗留下来的所有证件,都没有一点儿这方面的信息。父亲在世时,我只热衷于听他讲述那些关于战争的故事,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现在想要知道却无从得知……

记忆中,父亲曾有一个存放宝贝的抽屉。里面有一块印着和平鸽的特殊布料、一个从美军那里缴获的指南针,还有几个军功章。据说布料是部队从美军衣服上裁剪下来发给战士们做纪念的;指南针黄色的壳是木质的,光滑细腻,手感特别好,指针特别灵敏,随着手的晃动不停转动;军功章都是三等功的,我那时候年幼不懂事儿,曾经对不是一等功表示过失望,父亲说一等功基本都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二等功也得严重伤残,而且还得有特别重大的价值,这让我感觉父亲完好无缺就能立那么多功感到很了不起!后来看的文学作品多了,证实父亲所言不虚,感觉到父亲的荣誉来之不易时,所有的军功章早已踪迹全无,不知被父亲哪个更不懂事的孩子给玩丢了,就连纪念品和战利品也不复存在。

父亲在枪林弹雨中打了六年仗,三年解放战争和三年抗美援朝战争,几乎天天都经历生与死的考验,随时都可能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然而这个曾经最可爱的人用生命换来的荣誉,就连我们这些儿女都不曾珍惜过!

好在父亲的讲述还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默默地存在,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脑补出许多画面:上甘岭战役中,父亲背负着水袋和其他物质死里逃生地为前线运送物资时的矫健和机警;战壕里,被战友鲜血淋得浑身湿透、被敌机炸弹震得耳朵短暂性失聪,以为自己已经光荣牺牲时的大义凛然;战争间隙的单练中,不仅自己勤学苦练,还能帮助教练员搞训练并因此荣立军功时的自豪;猫耳洞中,吃着靠墙缝里发潮才能勉强湿一些的压缩饼干,口干舌燥中为了生存强迫自己努力吞咽时的表情;技术熟练地将一颗颗炮弹用迫击炮发向敌方时的沉稳干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