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有一幅对联,人人都很熟悉,可以说是知名度最高的两句话,即: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副对联出现在原文第五回。


贾宝玉跟随贾母到宁府赏梅,中午困倦,被秦可卿领着去午休,先到了上房,生平极恶仕途经济的宝玉,看到房内的布置和这副对联,极为反感,不愿在此休息,因而方去了秦可卿卧室。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这段话里提到了一幅画,这画幅的故事是《燃藜图》,什么是《燃藜图》,讲的又是什么故事呢?


《三辅黄图·阁部》记载:“刘向于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夜有老人著黄衣,拄藜杖,叩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人乃吹杖端烟燃,因以见面。授‘五行洪范 ’之文……至曙而去。


这幅画的故事意义很好理解,正是劝人勤学苦读。颜真卿《劝学》诗云: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古代亦有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的故事,都是劝人读书上进。


对联里的这两句话也很好理解,即能看透世故人情也是学问,有一套为人处事的准则,并能很好地处理人际关系,与写文章一样也是一种本领。


很明显,这两句话是劝人读书治学走仕途经济之路的,我们今天读起来,觉得很受用,且佩服曹雪芹早就窥透了世故人情,懂得如何更好地为人处事,因而才下此警语。


然而在富贵公子贾宝玉眼中,却是臭不可闻的,因为他是“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的,贾雨村要见他,他都极不情愿,“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



贾雨村虽是奸雄,却也是凭着自己努力和钻营,才有了后来的发迹,他自己有抱负,不敢屈居人下,曾写出“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这样有腾飞之兆的句子,而他去贾府回回都要见宝玉,其实正是他的人情练达处。


在贾雨村眼中,贾宝玉也许就是贾府将来的希望和家产官爵的承袭者。贾府败落倒也罢了,若贾府仍在,以后免不了与他交接,所以贾雨村见贾宝玉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为以后仕途着想。


整日只知在內帏厮混的宝玉,如何有这世事洞明的智慧?秦钟临死前,也曾对宝玉说“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


秦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其父秦业曾对他寄予厚望,甚至为了他能进贾府私塾读书,东拼西凑了学费,而秦钟却与宝玉、智能儿等人厮混,荒废了学业,等待其父气死,而他也是临死前方才醒悟。


秦钟对宝玉的一番遗言,也正是对联里说的“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然而贾宝玉一直都未醒悟,就连警其痴顽的警幻仙子也感叹“痴儿竟尚未悟”,可见宝玉陷迷津之深。


贾宝玉不醒悟,以及对仕途经济的厌恶,又何尝不是曹公为天下所有富贵王孙下的一棒喝?因此脂砚斋对此联批曰:看此联极俗,用于此则极妙。盖作者正因古今王孙公子,劈头先下金针。


史湘云曾劝宝玉读书,“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结果宝玉一句“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直接回怼,可见他有多厌恶仕途经济。


宝钗也曾劝宝玉读书,他也是“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且对湘云宝钗这些劝他读书的女孩,深以为“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


不仅如此,宝玉还说读书上进的人都是“禄蠹”,他对于仕途经济学问的厌恶,可以说到了极致,哪怕前有贤袭人规谏,后有薛宝钗借词含讽谏,也不能导其入正途,更不用说宁荣二公之灵托警幻仙姑对宝玉的开悟了。


即便是那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宝玉亦远不如身边的一干姊妹,如探春,既能理家时开源节流,革除宿弊,又能于抄检时发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警语,宝钗亦能“小惠全大体”,为整治大观园出谋献策,照顾家族生意,依贴母怀,为母分忧。


黛玉看似弱不禁风,不问世事,然每常闲了,也知道替贾府算计,说贾府“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更能对迎春的懦弱发出“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警醒。


甚至就连司棋、小红这样的丫鬟,也能发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感叹,而宝玉呢,他不仅不认识戥子,还总觉得有几百年的熬头似的,且“富贵不知乐业”,曾对黛玉说“ 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这样安于现状,坐享其成,毫无见识的话来。



也正是宝玉对人情练达,世事洞明的无视与鄙夷,使得他最终落得“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结局,他的“贫穷难耐凄凉”,皆因“可怜辜负好韶光”所致,此亦是政老之所以不喜宝玉之根由。若他人情练达,世事洞明,他日贾府败落,也断不至“展眼乞丐人皆谤”。


如果我们跳出这幅画的局限,从整部红楼来看,红楼梦是人情小说,写的正是一段世态炎凉故事,人情冷暖现实,原文中亦诸多体现人情练达之人物,如贾雨村、王熙凤、净虚老尼、张道士、刘姥姥等,其生活的智慧(或钻营),无一不透着人情练达,世事洞明。


而人情练达,世事洞明,揭示的远不止生存哲学,更隐藏着人生大智慧,第一回里甄士隐解读的好了歌,正是世事洞明之处,即能“打破胭脂阵,坐透红粉关”,便不出世,亦能以更加清醒的姿态,达观的心态度完此生。


说白了,人情练达即文章,世事洞明皆学问。透露的正是一个人生活的技巧和智慧,人情冷暖全看情商高低。刘姥姥不会写文章,也没有学问,但谁敢说刘姥姥不人情练达,不世事洞明?


能在平凡困苦的生活中开出花来,无论多难都能向阳活着,无论多富依然能够不忘初心,淡然自若,遇事处变不惊,洞察一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智慧皆来自于人情练达世事洞明。


还说贾雨村,虽人品拙劣,但他与冷子兴的一番谈话,即是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处,也是因此,他最终能青云直上,做到了大司马的高位。


相比贾雨村,贾赦、贾政、贾珍等人,尚不算真正的人情练达世事洞明之人,所以贾政仕途不顺,亦疏于家务管理,贾赦更是不好好做官,只知道搂着小老婆喝花酒,贾珍就更是险些没把宁府翻过来。


反而是周瑞家的女婿冷子兴,因是古董商人,常与各色人等交接,据那一番演说的见识而言,也是个人情练达的老手,而像刘姥姥这样的村老妪,虽出身不高,穷困不堪,却亦是生活底层磨练出来的练达之人,是有生存大智慧的老人。


贾宝玉最讨厌的两句话,却是红楼梦整部书的精华所在,这也说明了贾宝玉与那个时代的格格不入。


这两句话,有人说充满讽刺,有人说充满哲理,其实无论放在曹雪芹的时代,还是当下,都算得上是警醒之语,是红楼梦一书的精髓所在,是劝人勤学上进之语,而我们从红楼一书的许多情节,也处处能够感觉到曹雪芹在写红楼一书时的人情练达和世事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