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幽静的小路,

我访问了大师的家。

大师正望着窗外的公园,

指给我二百多年前报纸上的画。

我沿着革命巷战的街道,

旧日的巴士底狱却只有这个塔。

我经过享利四大街,

塞纳河畔己没有冉阿让的下水渠洼。

我随着钟声走向圣母院旁,

那驼背俠该怎么看今天人群的噪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