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山耸翠绕袁河 高士亭外高士风

在江西宜春秀江河的北边,有两座双峰并峙的青山,峰峦挺秀,巍峨壮观;两山平地突起,树木参天,四季苍翠欲滴,山顶尖而带圆;山中有湖,湖映青翠,约500米外的袁河秀水穿城而过,似一条白玉带,环绕着整个城区,熠熠生辉。春观百花,夏送荷香,秋阅红枫,冬赏寒梅;荷池荡漾,竹林穿风,斜坡青草萋萋;峰顶可揽月摘星,手托祥云,脚下生风,一片神奇:山中有曲径通幽,步步登高,云遮雾漫;思古怀悠,人文历史,逸事掌故,俯拾皆是,布满山中每一个角落。这就是"宜春八景"之一的"袁山耸翠"所在地袁山。

靠东边的称大袁山,现己开发成袁山公园,靠西边的称小袁山,樟树广场座落其间。

袁山偏东北立有"云姑亭",纪念宋成恭夏皇后,山偏北有"鹧鸪亭",纪念宜春籍唐名诗人郑谷;北大门进口右侧,有纪念"天工开物"作者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园;由五亭桥进山门平地是吴有训广场(吴有训、物理学家、原中科院副院长、宜春高安人氏)。山顶有"昌黎阁",纪念唐文学家、政治家韩愈,韩愈曾任宜春刺史,在宜春倡导文风、引领学风,助宜春学子大展鲲鹏之志,才引江西,情倾秀江。

由南大门进园右侧上山约200米,山腰一风景优雅之处,建有"袁京亭"(当地人均称"高士亭"),立有"袁京墓",引领不少游客、名人、政要不时前来瞻仰,顶礼膜拜。

  袁京:(69一142) ,出身于东京(洛阳)钟鸣鼎食之家,字仲誉,河南汝阳人(今河南商水),系东汉司徒(宰相)袁安次子。

汉光武帝刘秀平定天下后,"干戈稍戢,专事经学,自是其风笃焉"。袁安以精通易学而举孝廉,历经明帝、章帝、和帝三朝而不衰,其从父辈起研学孟氏《易》

己成为袁氏家风、家学,转而影响到子孙后代。袁京潜心研究易经,着重在家传绝学孟氏《易》,卓有成效,作《难记》16万字,为东汉中叶研究易经卓有成效的名士之一,世称高士,写了很多有关人生、时事的文章。

袁京在东京时初拜郎中,稍后迁侍中(为皇上的机要秘书),后出任蜀郡大守。

袁京兄弟三人,长兄袁裳,以儒学兴家,窦氏倒台后,被和帝迁为郎官。弟袁敞,刚直廉励,不阿权贵;和帝时任郎中、侍郎、侍中、步兵校尉,108年出为东郡大守,同年拜大仆,后迁光禄勋,115年任司空;116年,其子与尚书郎张俊书信交通,泄露朝庭机密,被皇大后和外戚邓氏兄弟逼迫辞职后自杀。事后不久,邓大后觉得众怒难平,又恢复了袁敞的官职,仍以"三公"之礼下葬。

在宦官专权,外戚朝政的腥风血雨中,袁京也被迫辞官,抛妻弃儿,流浪江湖。

  袁京在东京见惯了官埸中的尔虞汝诈,狐假虎威,权谋倾扎,对入仕为官已了无兴趣,只想寻个清幽的地方,隐姓埋名,苦身修行,做个普通百姓。

行至江南宜春地界,看见大小两山林木葱笼,雀鸣林间,还有一条秀美的河渠徐徐东流,四野清幽静谧。袁京甚喜此地,于是刈草结庐,荷锄躬耕,在此处定居下来。此时是公元116年,袁京时年47岁。

袁京在山中每天布衣宿食,斗笠草鞋,严然一个山中老农。桑麻之余,读书求索,抚琴焚香,引鹤祥飞,清贫励志,洁身自好。

高士袁京的名气很快就传到了洛阳,特别是他写的《难记》,连皇上都很欣赏,三次派人请袁京入朝为官,可袁京不为名利所动,三次都拒绝了回洛阳的机会。依旧在宜春过他的隐居生活,闲遐之余,传授经书,讲学为主。

袁京在江南躬耕桑麻,他的儿子在京城却官运亨通。长子袁彭,少传父业,历任广汉大守、南阳大守;次子袁汤己历任司空、司徒,直迁大尉。其孙袁逢(袁汤子)也官至大傅,其曾孙袁绍、袁术均为三国时期著名人物。

公元142年,袁京病逝于宜春隐居处五里山,时年73岁,在五里山一呆就是27年。

袁京死后,人们尊敬他的为人正义,为世人所景仰,代代不忘,将其葬于五里山的半山腰。后来当地人逐将五里山改称袁山,称对面稍小的山(原叫望尖山)叫小袁山。

《通志》记载:"袁山因袁京而得名,袁州因袁山而得名"。隋朝撤安成郡改郡址称袁州(今宜春),曾在袁山山麓立有高士坊(己毁),在宜春县学右立高士祠、后又改称高士书院(己毁),由秀江河往袁山方向的路称高士路,半坡上原还建有高士亭;市区内有袁山大道、袁山大桥(赣西大桥)、袁州大桥(青龙桥)。

袁京是继东汉大隐士严子陵之后,第二位最具影响的山中高士。明初建文帝时的文学博士方孝儒在《高士袁京赞》中称:"紧袁之山,富春并峻。紧袁之水,严滩比清。严袁两公,东汉齐名"。使袁山和富春山,袁河和子陵滩,两地双贤并峙,齐名天下。明另一诗人叶涵云则对袁京更是推崇有加,赋诗曰:"汉室两伟人,千古更无比"。袁京只不过是一介匹夫,能成为人人景仰的"百世师",清贫励志,洁身自好,贤德才能,这才是更加难能可贵的啊。

东汉高士在袁山,

秀水比肩子陵滩;

荷锄躬耕汗滴苦,

桑麻粗布手织衫;

早迎晨曦聆雀欢,

晚闻梵音自坐禅;

清贫励志百世师,

传道解惑在江南。

(部分图片系网传,在此向原作者致谦)

写于2020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