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年做老干部服务工作时,我用心践行工作服务宗旨,把老干部当自己的爷爷奶奶真诚对待,有些老干部很感动,总想着要回报我,大把的糖果往我的口袋里塞,见我不剥糖吃,还亲自剥好送到我嘴里,问我甜不甜?我点头说甜甜甜,老干部满脸的皱纹展笑开拉着我的手高兴说,我专门去买给你吃的。


我其实天生就是个不喜欢吃甜食的人,还因为受不了街店蛋糕面包的太甜腻,就自己做,符合自己的口味仅一丁点甜味便好。


老干部给的糖果先放在小盒里,太多了又放在抽屉里,每次打开抽屉看着满满一抽屉的糖果,心里挺感动,每一颗糖都胜过甜言蜜语。


用甜蜜蜜的糖回报我,那是像糖一样甜的心意。


小时候吃的大白兔奶糖是很稀罕的,妈妈托人从上海带来,还不能随时可吃,比我小俩岁的妹妹馋得踩着小板凳够上桌子靠墙处装大白兔奶糖的糖盒,可我妈非认为是我偷吃,谁让我的个子与桌子一样高恰好对号入位呢。慢慢长大后,我妈才发现我不喜欢吃甜食,觉得冤枉我了,偷吃糖的黑锅甩掉了,但我妈骂我的表情却永远刻在脑海里,毕竟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大白兔奶糖不是家家都能吃的,当属奢侈品零食。


尽管我妈知道我不喜欢吃糖,每年春节都要买一大盒芝麻杂糖给我,还再三叮嘱我就算不喜欢吃糖,过年必须要吃。按照中国民间谚语:“芝麻开花节节高”,过年吃芝麻糖又香又甜,寓意着来年步步高升,生活越过越好之意。


现在吃饱吃好的年代,琳琅满目的各种糖,仍然是过年最吉祥的零食,过年的味道里,一定要有糖。


没出嫁时生病喝中药,我妈总守在一旁,我一喝完中药立马往我嘴塞一丁点儿碎冰糖,药苦味没来得及在嘴里徘徊就己经满嘴甜味了,我妈就这样哄着我把中药喝完。


嫁人后一个人喝中药常常忘了备块冰糖,哑巴吃黄连地嘴巴苦上半天难受着,离开父母庇护的日子,不管过得怎么样,只能靠自己给自己备块糖。

谁都希望自己的日子过得像糖一样甜甜蜜蜜,人生哪有一帆风顺,都说心情低落时就吃颗糖,心里苦嘴里甜,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其实生活也一样,难熬时,加一点“糖”,熬一熬就过去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一场疫情,让我们明白:活着,胜过一切,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工作遇到瓶颈期,加一点“学习”糖,机会永远给有准备的人;


婚姻遇到暗礁,加一点“用心”糖,幸福永远属于懂得经营的人;


身体亮起了红灯,加一点“调整”糖,健康永远属于自律的人;

……,…


佛说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如果觉得生活苦了,给自己加一点“糖”,那是人生的调剂品,风雨过后总要见彩虹,苦尽甘来总要见美好。


吃块糖,甜蜜蜜,生活是油盐酱醋再加一点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