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而我只想怀纯净之心,享“袍”的华美,享"袍”的瑰丽,至于那些恼人的“虱子”,我想我不会理,喝茶,看书,写字,这些足以填满余生的罅隙,足以唯美余生的朝夕,足以丰盈余生的希冀。其余的“不速之客”,只当是生命的过客,一笑而过。



四季的更迭在光阴的回首中复制粘贴,放慢前行的脚步,与时光搭肩泯笑,将每一天的日出日落都剪辑成生命中的幻灯片,默默欣赏,将简单烙印在光阴的每一段指缝间。生命厚重,需要用一生去推敲斟酌,执一枚素笔,慢慢勾勒描绘,心中便不觉画满了钟情的小惬意!



当自己的情绪,不再受制于他人的言语,心中的白月光啊,才会簌簌而下,洒成一行行透明的诗句。清浅的时光里,有淡茶润口,有美曲贯耳,有喜欢的人陪伴,有笑语暖陪,我已倍感岁月的慷慨,又怎敢有更多的奢求?



生活终究不是风花雪月的童话世界,不可能永远活在天真的况境里,随着年龄渐长,阅历的丰富,人情世故的磨练,温情薄凉的考验,曾经的纯真世界也被岁月的棱角次次的划过,一颗不染尘埃的心在沧桑的流年里悄然蜷缩,屏蔽了外界的灯红酒绿,独自沉睡了!



今夜,心是醇静的,不惜光阴的流逝,不理岁月的蹉跎,只陶醉在自己的桃花源里,静静地听高山流水,静静的赏草木旖旎,心早已如暮秋的微风洒脱飘逸,恬淡清幽的情愫油然升起。只想:在如此静美的夜里,用一阕静然好好宠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