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是指将两个或两个以上概念或事物按一定方式联系起来,主观地制造客观上能被人普遍接受的事物,以达到某种目的的行为。 简而言之,创造就是把以前没有的事物给产生出来或者造出来,这明显的是一种典型的人类自主行为。因此,创造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有意识地对世界进行探索性劳动。

  从创造的总类来说,创造首先是一种发明,制造前所未有的事物。《宋书·礼志五》:“至于秦汉 ,其(指南车)制无闻, 后汉张衡始复创造。” 唐封演 《封氏闻见记·文字》:“按此书隶,在春秋之前,但诸国或用或不用。 程邈观其省易,有便於时,故脩改而献,非创造也。” 李大钊 《今与古》:“历史是人创造的,古时是古人创造的,今世是今人创造的。” 秦牧 《青春的火焰》:“有人用水稻和高粱杂交,创造了平均每穗三百粒的记录。”创造也指一种制造或建造。《三国志·魏志·曹髦传》:“ 诸葛诞创造凶乱,主簿宣隆部曲督秦絜秉节守义,临事固争,为诞所杀。”《北史·长孙道生传》:“初, 绍远为太常,广召工人,创造乐器,唯黄钟不调,每恒恨之。” 清刘献廷 《广阳杂记》卷二:“寺左有九曲亭 ,乃东坡之所剙造,而子由之所记焉。” 闻一多 《红烛》诗:“灰心流泪你的果,创造光明你的因。”创造也指一种创作,比如撰写文章或创作文艺作品。《后汉书·应劭传》:“其见《汉书》二十五,《汉记》四,皆删敍润色,以全本体。其二十六,博采古今瓌玮之士,文章焕炳……其二十七,臣所创造。” 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关于》:“新的年青的文学家的第一件事是创造或介绍,蝇飞鸟乱,可以什么都不理。”

  就创造的本质而言,创造首先是一种超越。世上不存在没有超越的创造。一切创造都是人的创造,或者说根本上是思维自我发展过程产生的结果。无论是物质的或者是精神的。创造同时也是一种富余或一种给予。而给予根本上来讲就是形而上的“爱”。这种爱本质上也是人的意义。具有创造性的人是内在自我不断发展的人,其心灵是丰盈的,是流动的活水。这种流动的活水持变化为唯一规律,故而能内在的自我发展。发展是一种创造而不是扩张。扩张是一种侵占,有盲目的成分。扩张是固定的东西对外的侵占,本质上没有创造。扩张是一种欲望,而发展是内在自动的自我满足。内在的自我满足在本源上就是爱,它既是品质上的谦逊,也是人格上的慈悲。人世间一切具有创造能力的人,本质上是奉献的人,也是拥有大爱的人。

  那么,人为什么要创造呢?

一切创造虽然源于兴趣,但根本上是一种热爱,是对生命的热爱,对自然的热爱,也是对自我满足的热爱。这种热爱是超感官的,是无私的,是自发自为的。是以热爱为开端,也是以热爱为结果的。所以,这种爱就是信仰。世上不存在没有爱的信仰,信仰既是爱的开端,也是爱的结果。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创造,就是慈悲,就是大爱。

而人世间的情爱的产生,是欲望和孤独综合的结果。情爱的产生在精神上是一种孤独寻找另外一种孤独。但爱情进行到此,也只是一个灵魂倾听另外一个灵魂,虽然这样的伴侣也能称得上灵魂伴侣,但终归不能互相救赎。因为救赎只能是内在自发自为的自我满足,不可能是外在的。从世俗的爱情到灵魂伴侣,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既需要肉体到精神的自我清醒,又需要现实生活对爱情理想的清洗。

  尘世的情爱,总是以情感开始,情感是一种感性认识,同时也是一种欲望,这种欲望既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人世的情爱总是以理想的状态开始,最终在现实的冲击下草草收场。人世的情爱中无论肉体的快乐有多么的眩晕灿烂,但人的动物性的感官都是有其承受极限的。再年青的感官都有疲劳的一天。当情爱的理想状态被现实清洗,爱情的本来面目便一览无余。各种温暖和爱护要么被亲情替代,要么被双方各自遗弃。

  当爱情转化为亲情,本质上是对欲望的一种清醒认识和妥协。虽然有认识的成分,但动物性的本能又不能彻底被舍弃。这是作为肉身的人的一种无奈,也是世俗的人的一种悲哀。也正是因为这种苦闷的源头,世间的一切情爱最终都会转化为一种精神,即相互包容对方的不完美。在宽容的精神中重新审视对方和自身。重新审视彼此的灵魂,并在这种审视中相互倾听、相互温暖、相互安慰。相互发现和自我发现,认清人世的孤独和不完美,并感激不完美的彼此的相互陪伴,相互宽容。这当然也是一种慈悲,一种源自于欲望,又认清欲望,升华到精神的一种富余,它既是创造,也是慈悲。它以肉体和精神两个中心向大爱靠拢,但它在本质上既无法完全摆脱欲望,又无法完全摆脱自私。

大爱的本质是创造,爱情的本质是欲望。有的爱有时候有时候会表现为自私,但爱与创造本质上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