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镜:左一然

摄影:麦田

文:纤纤柳絮

夜晚,是个做梦的好时机,喧嚣在暮色中沉淀,月亮洒着柔柔的光,灯,一盏盏地熄了,天地,时光,鸟儿,以及那些把脑袋贴在地上的猫儿狗儿,也和人们一样,都沉入到睡梦中。
但,总有一些东西在夜晚是醒着的。

灵魂,喜欢在夜幕中游走,打量这个熟睡的世界,思维,喜欢在我们长长的鼾声中喃喃自语,我们睡了,它们还醒着。
我终于明白,时光,就这样,一天天的行走而渐行渐远了!

我转过几个风口,绕过几道丘陵,看见了低洼处的村庄。白花盛开的梨树下,奶奶穿着长长的衫,肥肥的裤脚缠着带子,露出了好看的“三寸金莲”,执手翘望间,像极了一幅精致的古画。

穿上为她买的新衣,孩子般地欢喜,表情还似有羞涩,缕缕白发在脸上飘动,这一暮,好美,我知道,年轻时,奶奶是位大户人家的小姐,就算岁月不饶人,就算那美早已很模糊,而这瞬间,却如雕塑般地铭刻。

带着满足,走的顺心顺意,在一片海边绿荫下,只见身穿花裙的母亲,在她工作的别墅和湖边,或站立或端坐,随着相机的咔咔声,黑白照片上留下了她美丽的笑容。定格了岁月的瞬间!

这些经典的片段,每每想起来,美得让我心醉。
因此,我说,旧时光是个美人,不经意时,我们往前走了很久,回头时,发现了它的美丽,温软娴静,那份美,也许,早已超越了容貌的本身。
不是吗?因为它承载着我们所有的过去,只是,时间久了,岁月的稀释,情爱的挥发,那眉会太淡,面容也模糊。

而我们所能做的,是在梦中为它描眉画唇,尽心地回忆和描绘,从这份模糊里,寻找亲情的轮廓。

我们伴着欢笑蘸着泪水在回忆中追溯,直到这旧时光的美人,脸庞呈现出红红的晕活灵活现了。


然后,凝视着,再凝视着,投宿已不存在的臂弯,直到有一丝温暖在身上升起……

坐标成都,约拍扫二维码加微信。注明约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