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产土楼位于皖南山区的深渡镇。位于皖南山区的群山之中,是一个依山而筑的小山寨。这里由于地势高,交通不便,数百年来,山民就地取材,采周边青石铺路架桥,取红壤木材筑巢而居,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渴饮山泉,饿食五谷,子孙延续。流年之中,形成了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质朴壮观的土楼群。



阳产土楼坐落在歙县深渡镇,这里的建筑不同于徽州惯常的白墙灰瓦,而是就地取材的红土壤色。因临近新安江,空气湿润,降水丰富,非常有利于多种农作物生长。此时的阳产土楼正与山色融为一色,并透着淡淡的泥土气息,一座座,一排排,密密麻麻,彰显着另一种颜色的徽韵之美。 ​​​



阳产村隶属安徽黄山歙县深度镇,距离深渡港不到十公里。我们从深渡港出发沿乡道盘旋而上,在佛岭头附近拐入村道,路面很窄,弯道很多,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的下产村,这不长的一段路,花了四十多分钟。



我们乘坐的旅游巴士在下产村换乘当地的小面包车上山,这五里多的盘山小道,根本无法会车,不是急弯,就是在崖边行进,即使是老司机,也要提心吊胆,我们很庆幸没开自己的车上来。



阳产村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村落,为郑姓居地,郑姓于宋时由歙北迁移定潭而居,后迁阳产,为郑再能之后。据传郑公守猎到阳产,跟随猎犬卧于阳产山凹不愿返回,郑公见其四面环山,山泉清澈,古木参天,经几番审视,认为是块风水宝地,决心迁移定居阳产。



阳产村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山寨,房子以土楼为主,土楼群是阳产村最大的特色,一座座,一排排,密密麻麻,一幢接一幢。均以青石砌磅为地基,再建土楼,土楼与土楼之间有石板或石板台阶或青石铺地。



土楼群依山就势、千姿百态、布局合理、错落有致,体现了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具有浓郁的山区民居建筑特色,构成了神奇、古朴、壮观、美丽的画卷。



踩着长长的青石板路,穿行于旧巷道、老瓦檐、颓墙根,透露出的是安逸、深沉与从容。这些斑驳的墙影,深邃的窗户又似乎在向人们叙述那些尘封的往事......



无论是每一座单体土楼,还是整个村落的土楼群,它都有一种乡土的美感,体现出独特的画境美、意境美、雄浑美、气势美。土楼群依山就势、千姿百态、布局合理、错落有致,体现了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具有浓郁的山区民居建筑特色,构成了神奇、古朴、壮观、美丽的画卷。



若不是在歙县深渡镇的游轮码头买船票时无意中看到了去阳产土楼的旅游巴士票,我根本不会知道阳产这个隐匿在大山深处的古村落。初闻这个名字,还以为是跟福建土楼差不多的建筑,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反正票价也就36元,况且游完新安江山水画廊,还有半天的时间,最初只是打算随便走走,结果到了这里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原来这是一个依山而建、以土楼为主的村庄。一座座,一排排,密密麻麻,一幢接一幢,这种带着乡土的美感,令人叹为观止。



徽州阳产土楼建筑群,是徽派建筑的又一奇葩,是徽州山越人智慧的结晶,是落后生产力和高度文明两者奇特的混合,是东方生土建筑文化艺术的殿堂。



据村里一位开农家乐的老板说,因为大山里运输不便,村民就因地置宜,建起了土楼,并形成了如今的规模。在村庄还没被外界发现的时候,村民的生活还是很艰苦的。当土楼的价值终于被发现,越来越多的游客蜂拥而至的时候,这个农家乐的老板率先开起了农家乐,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随着他家的生意越来越好,其他村民也相继效仿,现在这里已经开了好几家农家乐。



巷子很狭窄,往村上头去的路仅仅容纳2个人擦肩。



我们的运气相当不错,虽然还是国庆期间,但这里游客并不多,感觉很悠闲,同时也觉得我们像是入侵者,打扰了这小山村的宁静。



村子整个呈阶梯状,一家挨着一家,房子盖得错落有致,由矮到高往上递增,感觉就像是在梯田上形成的村落。



这是一个小学校,楼前有一个醒目的红色中国地图。真难得在这么拥挤的地域,楼前还拥有一个小广场。



“晒秋”是徽州地区习俗,每年深秋,农户便开始晾晒家中的农作物和易受潮物品以便保存,并制成徽味浓郁的农家小食,这一风俗即是“晒秋”。



让人感受到丰收的喜悦。



当地人管这个圆圆的大箩叫竹匾,这里每家每户都有,都是在自家门口的空地上放一些长条板凳,搭上竹竿,然后用绳子固定好成架子,竹筐摊在上面很稳固,里面有各种花样东西,有辣椒,玉米,谷子,黄豆、柿子,菊花等。



晒辣椒,徽州人每年自家都会做很多的辣椒酱,干辣椒,家里用的调味料大多都是亲手制作。



站在山头放眼望去,一幢幢依山势而建的土楼,密密麻麻,错落有致。土黄泛红的墙,乌黑的瓦,青绿的山,层次清晰,色彩分明,极具美感。



这里没有徽派的马头墙,没有镂空花窗,没有粉墙黛瓦,村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土墙屋,温暖的土黄色,给人的感觉是原始、古朴、静默的乡土美感。到了秋季,徽州土楼群与家家门前晒秋场景交响辉映,很是壮观。



几百年来,这里的百姓始终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歇的农耕生活。可近几年来,情况彻底改变,“徽州土楼”阳产,一经网络披露,掀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就像这村名字一样,见到了阳光。接踵而至的是摄影师的长枪短炮和游客的前簇后拥,加之阳产作为一处地质灾害点,无不为这块处女地感到担忧……



土楼年久失修,大多成了危房,一些房屋已完全倒塌,成为一堆废墟,当地政府一度决定放弃土楼,把土楼村整体移民到山下,但遭到了一些村民的反对,建议保护土楼,发挥旅游独特的作用。



阳产土楼作为皖南最后一块净土,更需要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面对自然灾害,土楼是脆弱的,旅游业也是脆弱的。尤其阳产作为一处地质灾害点,要开发旅游经济,更要做好地质灾害的防治,加强灾害预防体系和灾后救援体系建设,更好地保护好那些土楼,最关键的还有保护好村民和游客的人身财产安全。



这次阳产土楼之行,也算是意外的收获,谁曾想到在新安江畔的大山里会有这样一个古朴的古村落呢?而我相信这样的村庄可能还有很多很多,只是还没被发现而已。



秋风萧瑟中的阳产土楼,祥和、静谧,充满朴拙的古意、平实而端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