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〇八年仲夏

我的原创


经纬线内,

唐家山下,

堰塞湖畔飞流哪?


嗷嗷湍急谁立马?

我自横枪笑对它。

日月丽来,

潮汐自动,

平衡生态为齐家。

星心相印顺自然,

修身治国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