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诗(师)友,大家好🌹

首先请欣赏【我学写诗】七律一首,并请检查有没有出律的句子。


七律 • 唯美文摘(新韵)

阅读红叶(彤)的《美文》有感:

韩建国


(一)

花团锦簇影婆娑,红叶一枝靓外郭。

干旱恰逢天下雨,严寒偶遇炭燃灼。

酸甜苦辣红尘赋,悲喜离合岁月歌。

寄语人生露,潜移默化润清波。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第七句“寄语人生露”的句式为“仄仄平平仄平仄”,显然,这与它的的基本句式(即应该遵循的句式)“仄仄平平平仄仄”不相符,出律了。


这个出律的句式叫“特拗句”。本学就来学一学。




一、特拗句(准律句)


特拗句,指律诗的特定拗句,又叫准律句:如五律出句为“平平仄”、七律出句为“仄仄平平仄”。(字拗绿字救)。


二、五律的特拗句

“平平仄”


平平平仄仄(正格律句)一一平平仄(变格准律句)。


例1:

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路,儿女共沾巾。


本诗格律句式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尾联出句是特拗句(准律句式),即出句的三字“”拗,四字“”救。


例2: 杜甫的《月夜》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幌,双照泪痕干。


第三句和第七句就是用的“平平仄平仄”的句型。




三、七律的特拗句

“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仄(正格律句)一一仄仄平平仄(变格准律句)


例3:

宋代黄庭坚的《登快阁》


痴儿了却公家事,快阁东西倚晚晴。

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

万里归船笛,此心吾与白鸥盟。


本诗格律句式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尾联句式是特拗句(准律句式),即出句的五字“”拗,六字“长”救。


例4: 新秋即事

宋代:王禹偁


宦途流落似长沙,赖有诗情遣岁华。

吟弄浅波临钓渚,醉披残照入僧家。

石挨苦竹旁抽笋,雨打戎葵卧放花。

安得君恩去,东陵闲种一园瓜。


第七句就是用的“仄仄平平仄”句型。




四、特拗句可用于各联的出句


这种"特拗"句式,多数用于尾联的出句,成为唐宋诗人的一种时尚。用于其他联的出句也有,但较少。

(请看附录一)


例5: 【我学写诗】

 七律 • 园丁颂

韩建国


三尺讲台李,

一枝粉笔写春秋。

终生传道终无悔,

授业依然授亦优。

蜡炬成灰心未老,

蚕丝吐尽志依稠。

投身教育几十载,

弟子报国遍五州。


第一句“三尺讲台李,”就是特拗句。这是用于首联的例子。其它各联例子请看附录一。




五、诗界大师对“特拗句”的评论和总结


特拗句,也叫准律句。是千百年来诗人们在创作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也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定。也就是在“平平平仄仄”的句子中,把第三和第四个字对换,变为“平平仄平仄”的形式。不过这里必须说明的一问题是,既然是固定格式,那么就不存在再拗的问题。以五言为例,前面两字,必须是“平平”。(摘自席金友的《诗词基本知识》)


 把“平平平仄仄”的五言句子改成“平平仄平仄”,或把“仄仄平平平仄仄”的七言句子改成“仄仄平平仄平仄”,就是把腹节的两个字“平仄”互换,本是“平仄”的改成了“仄平”,这是一种特拗句,古人美之名曰“锦鲤翻波”,使全篇声韵严整而有变化,是一个非常有用句式。因为它是“本句自救”的典型,古代科举考试的试贴诗对于格律的要求是极严的,那其中就已经把这样的句式视为“合律”。

(摘自田牧的《特拗句诗例》


王力在介绍格律诗时,使用了“标准律句”的概念。即平仄形式如: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提出这种标准句型目的只是便于解说律诗声律。实际上律诗没有完全使用标准律句的。王力把所有不符合标准律句的句子叫作拗句,比如小拗(半拗),大拗,古风句式等,若吧小拗(一三五不论处的变化)也算作拗句,如此说来绝大多数律诗都是由拗句组成的。难道它们都不是律诗了吗?


仅供参考

附录一:特拗句用于各联的古诗举例



  一、用于首联者:

  风际氅披鹤,云根杖策鸠。(高登《梦游故山》)

  推篷数峰出,野色弄新晴。(卫宗武《初夏登北山》)


  微驱定谁恨,清啸不知劳。(刘敞《蝉》)


  南山半云雨,天气杂喧寒。(刘敞《独行》)


  春风取花去,酬我以清阴。(王安石《半山春晚即事》)


  游人出三峡,楚地尽平川。(苏轼《荆州》)


  凭高散幽策,绿草满春波。(徐玑《凭高》)


  危栏散湮郁,已暮亦登临。(陈鉴之《暮登蓬莱阁》)

  二、用于颔联者:

  排云数峰出,漏日半江明。(杨万里《明发新淦晴快风顺约泊樟镇》)

  山桥断行路,溪雨涨春田。(欧阳修《离彭婆值雨》)


  星辰竞摇动,河汉湛虚明。(刘敞《月夜》)


  浮云帝乡外,落日古城边。(刘敞《临雨亭》)


  纵横一川水,高下数家村。(王安石《即事》)


  云阴下斜谷,雨势落褒城。(文同《凝云榭晚兴》)


  楼台见新月,灯火上双桥。(贺铸《秦淮夜泊》)


  潜鱼聚沙窟,坠鸟滑霜林。(陈师通《宿济河》)


  人声隐林杪,僧舍绕云根。(陈师道《游鹤山院》)


  田园一蚊蜨,书卷百牛腰。(周孚《赠萧光祖》)


  云分一山翠,风兴数荷香。(周紫芝《雨过》)


  吾行正无定,魂梦岂忘归?(杨万里《和仲良春晚即事》)


  奇哉一江水,写此二更天。(杨万里《宿兰溪水驿前》)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逋《山园小梅》)


  稳去先应望庐岳,暂来谁复见龙泉。(梅尧臣《送少卿张学士知洪州》)


  日脚穿云射洲影,槎头摆子出潭声。(梅尧臣《和韩叙圣学士襄阳闻喜亭》)


  栽种成阴十年事,仓皇求买万金元。(苏轼《传尧俞济源草堂》)


  云捧楼台出天上,风飘钟磬落人间。(杨蟠《甘露上方》)


  久矣归心到乡国,依然水宿伴鱼舠。(苏过《偕陈调翁龙山买舟待夜潮发》)


  晚木声酣洞庭野,晴天影抱岳阳楼。(陈与义《巴邱书事》)


  到得我来恰君去,正当腊后与春前。(杨万里《辛亥元日送张德茂》)


  仗外诸峰献松雪,霜前一雁度宫云。(杨成里《赴文德殿听麻乃拜表》)


  地僻芳菲镇长在,谷寒蜂蝶未全来。(朱熹《春谷》)


  三、用于颈联者:


  山放数峰出,泉分一派流。(高登《梦游故山》)


  无因见边使,空待寄寒衣。(张籍《望行人》)


  常留雪中看,遮莫鬓边横。(张道洽《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开窗置尊酒,看月涌江涛。(刘敞《秋晴西楼》)


  沂水弦歌重曾点,菑州故旧识平津。(苏辙《送龚鼎臣谏议移守青州》)


  醉任狂风揭茅屋,卧听残雪打蓑衣。(王庭珪《题郭秀才钓亭》)


  更着好风坠清句,不知何地顿闲愁。(杨万里《和昌英权久雨》)


  四、用于尾联者:


  方今圣明代,不敢话辞荣。(张詠《县斋秋夕》)


  东辕有遗恨,日日物华清。(宋祁《中秋新霁》)


  思君正怊怅,黄叶更翩翩。(余靖《晚至松门僧舍》)


  依依半荒苑,行处独闻蝉。(欧阳修《雨后独行洛北》)


  悲欢古今事,寂寞坠荒城。(苏舜钦《和解生中秋月》)


  余非避喧者,坐爱远风清。(梅尧臣《夏日晚霁》)


  张衡四愁意,历历起登临。(刘敞《观鱼台》)


  天风拂襟袂,缥缈觉身轻。(周颐敦《游大林》)


  还应笑黄卷,寂寂守儒官。(司马光《送郑推官戡赴邠州》)


  归来向人说,疑是武陵源。(王安石《即事》)


  留连一杯酒,满眼欲归心。(王安石《欲归》)


  遥怀寄新月,又见一稜生。(文同《凝云榭晚兴》)


  谁怜远游子,心旌正摇摇。(贺铸《秦淮夜泊》)


  朋从正相过,梅信为谁开?(贺铸《江夏遇兴》)


  南荒足妖怪,此日谩桃符。(唐庚《除夕》)


  乾坤满群盗,何是是归年?(汪藻《已酉乱后》)


  南附两三菊,极意作今年。(吕本中《九日晨起》)


  云移稳扶杖,燕坐独焚香。(陈与义《放慵》)


  西冈夕阳路,不到又经年。(陆游《小舟游西泾》)


  东风好西去,吹泪到泉台。(杨万里《虞丞相挽词》)


  从知爽鸠乐,莫作雍门哀。(朱熹《登定王台》)


  端如退之语,江远共蒹葭。(王十朋《过三叉》)


  安得乘槎更东去,十洲风外弄潺湲。(徐铉《京口江际弄水》)


  若许他时作闲伴,殷勤为买钓鱼船。(徐铉《送郝郎中》)


  副使官闲莫惆怅,酒钱犹有撰碑钱。(王禹偁《寒食》)


  闻说来来自高尚,道装筇竹鹤成双。(王禹偁《寄献润州赵舍人》)


  迥日期君直西掖,当阶红叶正开花。(王禹偁《送罗著作》)


  安得君恩许归去,东陵闲种一园瓜。(王禹偁《新秋即事》)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林逋《山园小梅》)


  堪笑胡雏亦风味,解将声调角中吹。(林逋《梅花》)


  我独空斋挂尘榻,遗编时读子云书。(欧阳修《苏主簿挽歌》)


  使者徘徊有佳兴,高吟不减谢宣城。(梅尧臣《和韩钦圣学士》)


  自笑低心逐年少,只寻前事撚霜毛。(曾巩《上元》)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程伯子《郊行即事》)


  欲把新诗问遗像,病维摩诘更无言。(苏轼《竹阁》)


  何日芦轩下双榻,满持尊酒洗尘机。(贺铸《怀寄寇元弼》)


  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黄庭坚《登快阁》)


  愿藉微官少年事,病来那复一分心!(韩驹《和李上舍冬日书事》)


  此去腾骧吐虹气,何由来伴老夫闲?(张无幹《奉送晁伯南归金谿》)


  岁晚无人吊遗迹,壁音诗在半灰埃。(周紫芝《凌歊晚眺》)


  纪取清明果州路,半天高柳小青楼。(陆游《柳林酒家楼》)


  归路迎凉更堪爱,摩诃池上月方中。(陆游《宴西楼》)


  却笑飞仙未忘俗,金貂犹着侍中冠。(陆游《题丈人观道院壁》)


  已把痴顽敌忧患,不劳团扇念寒灰。(陆游《余年四十六入峡》)


  待把衣冠挂神武,看渠勋业上凌烟。(杨万里《辛亥元日送张德茂》)


  墨客区区感荣遇,岂知深意在彝伦!(吕祖谦《贺车驾幸秘书省》)



附录二:

《特拗偶谈

悦读



近体诗由于有严格的格律规定而被称之为格律诗,这种规定的基本格式,习惯

上称之为正格,也就是律句。但由于这种正格限制过于严格,严重束缚了内容的表达,诗人往往在不违反律诗基本要求的原则下,采用拗救的方法创作,这种不符合律诗正格的句子,习惯上称之为变格。这种变格在遣词造句上较之正格有更大的自由,具有丰富的表达能力,同时通过拗和救,使不平衡不协调的平仄组合在新的形式下,重新达到了平衡和谐,因而长期以来这种变格在运用中实际上早已合法化,其地位与正格完全等同,这样它们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成为近体诗创作的主流,这是不争的事实。

清楚明白了这些,才可以涉及本文要谈的话题,这就是除了上述外,另有一种违反了律诗平仄规则而又为人们所接受欢迎的特拗句。现代学者王力在《汉语诗律学》中说:腹节上字该平而仄,是拗;腹节下字该仄而平,是救。近体诗的出句和对句本该是平仄相对的,尤其是节奏点,现在的出句第四字和对句的第四字(七言为第六字)均为平声,就该算是不合常规,也就可以叫做拗。如果要叫做拗的话,我们建议叫做特拗。这是关于特拗的最早最明确具体的理论论述,这种句式经王力定名为"特"拗后,遂为诗词学术界的论文和专著所采用。

根据王力的论述,我们可以将特拗句进一步理解为:它在重要节奏点上平仄不合,句中音节相间,联中句间音节相对,诗中联间音节相粘的规则统统不管,大大地违反了平仄规则。而对这个不讲规则的特拗,自古以来人们似乎分外偏爱,把它称作正格四种基本句型外的”第五句“或”准律句“,更有甚者美其名曰“锦江翻鲤”。

所谓特拗,主要指在“平平平仄仄”或“仄仄平平平仄仄”中,将其变化为“平平仄平仄”或“仄仄平平仄平仄”。唐宋至今运用这种单拗的情况屡见不鲜。各联中均可运用,而以运用在尾联第七句的最为常见。

例如 首联:游人出三峡,楚地尽平川。苏轼《荊州》

颔联:纵横一川水,高下数家村。王安石《即事》

地僻芳菲镇长在,谷寒蜂蝶未前来。朱熹《春谷》

颈联:更着好风坠清句,不知何地顿闲愁。杨万里《和昌英权久雨》

尾联:我独空斋挂尘榻,遗编时读子云书。欧阳修《苏主薄挽歌》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凉州词》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

反复吟诵特拗诗句,自有种古朴高雅,韵味深长之感,尤其读其用在尾联的,更有种先缓后急、先弛后张,奇峰突兀,而后峰回路转,迅速收束全篇的韵味,这也许是古人为追求这种感觉多在尾联用特拗之故。

在运用“平平仄平仄”这种特拗时,其对句“仄仄仄平平”可以相应变化为“仄仄平仄平”,亦可单用时变化为“仄仄平仄平”。

例如 李清照: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夏日绝句》

元 稹:悠悠此怀抱,况复多远情。《秋夕远怀》 孟浩然:八月湖水平,涵虚御太空。《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毛泽东: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咏贾谊》

这种出句与对句的相应变化,亙救亙拗,成为重量的平衡美,实为玉壁双成,相得益彰,至少不应视为出格。

有权威学者认为,在运用特拗时,其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只能用平声字,但唐宋名家在诗中这里用仄声的大有人在,所以我们只能说尽量少用,而不应视为禁忌。

例如 杜 甫《登岳阳楼》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孟浩然《过故人庄》故人具鸡忝,邀我至田家。

现代诗词中运用特拗的亦不乏其人,精通诗律的毛泽东堪称为其代表,除上面引用外可再举两例如: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送瘟神》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答友人》

特拗是近体诗中一个较为特殊的现象,其内容也不是几行字说得清楚的。除了文中所引的王力一段话外,目前未曾看到有专门研究它的有影响的文章,王力先生在其著述中对其它拗救论述详尽,但对特拗却谈的极少,更未从声律音韵的高度深入研究,实际上采取的是一种迴避的态度,其他学者对此更是无人问津,使之长期成为诗坛上的大冷门。我们经常说要继承祖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弘扬中华文化。特拗现象无疑是中华优秀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本文试图对其最基本的情况进行探讨,希引起同仁关注并早日得到大方之家的指导。



附录三:

“准律句”是古风的残余吗?

2017-03

清松


准律句“平平仄平仄”是从古风中遗留下来的一种句型,并非出自李杜,也不存在“本应写平平平仄仄”,并非是先有了“平平平仄仄”句子,后故意改为“平平仄平仄”,这是误解。只是可以理解成是一种自救句而已,即若平平平仄仄句型第四字若换平声字,即将第三字换成仄声字所得到的句型。


平平仄平仄在“古诗十九首”(东汉)那时就有。那时没有律诗,也无人讲“拗救”,怎么还这么多“平平仄平仄”句子呢?可见是古风句型之一:

思君令人老 古诗十九首 《行行重行行》

回车驾言迈 古诗十九首 《回车驾言迈》

悠悠涉长道 古诗十九首《回车驾言迈》

荣名以为宝 古诗十九首《回车驾言迈》

无为守贫贱 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

庭中有奇树 古诗十九首《庭中有奇树》

驰情整中带 古诗十九首《东城高且长》

忧愁不能寐 古诗十九首《明月何皎皎》

在永明体中更是多见,如在沈约几首诗中,就有很多:

山阴柳家女

羞言赵飞燕

高门列驺驾

还家问乡里

何惭鹿卢剑

开襟濯寒水。

相逢洛阳道

虽云万重岭

园禽与时变

西都富轩冕。

南宫溢才彦

方渠渐游殿

曲梁济危渚。

平皋骋悠眄。

清渊皎澄彻。

曾山郁葱蒨。

阳泉濯春藻。

阴丘聚寒霰。

云华乍明灭

登高眺京洛

齐童蹑朱履。

高窗仄余火。

时云霭空远

怀仁每多意

哀歌步梁甫。

微微市朝变。

留欢恨奔箭。

循休拟回电。

年来苦心荐。

秋林岂停蒨。

宁思柏梁宴。

----说明“平平仄平仄”这一句型古代多见。在唐诗中同样很多,仅唐诗三百首五律中就有:

今看两楹奠 唐玄宗

情人怨遥夜 张九龄

无为在岐路 王勃

无人信高洁 骆宾王

谁能将旗鼓 沈佺期

明朝望乡处 宋之问

红颜弃轩冕 李白

仍怜故乡水 李白

明朝挂帆去 李白

遥怜小儿女 杜甫

何时倚虚幌 杜甫

明朝有封事 杜甫

无才日衰老 杜甫

江村独归处 杜甫

他乡复行役 杜甫

寒山转苍翠 王维

襄阳好风日 孟浩然

开轩面场圃 孟浩然

还将两行泪 孟浩然

溪花与禅意 刘长卿

谁怜一灯影 钱起

家僮扫罗径 钱起

何因不归去 韦应物

闲门向山路 刘昚虚

寒禽与衰草 司空曙

沧江好烟月 杜牧

烦君最相警 李商隐

芳心向春尽 李商隐

那堪正飘泊 崔涂

年年越溪女 杜荀鹤

-------这些都是传统意义上的的标准的五律,无人称它们为“准律体”。



附录四:

特拗句只能用在第七句吗?

2015,8,2

咸仁


我们所说的“特拗句”就是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中所指“特定的一种平仄格式”。即:“在五言‘平平平仄仄’这个句型中,可以使用另一个格式,就是‘平平仄平仄’;七言是五言的扩展,所以在七言‘仄仄平平平仄仄’这个句型中,也可以使用另一个格式,就是‘仄仄平平仄平仄’。”

王力先生在举例杜甫《月夜》后说:一首诗只有两个句子应该用“平平平仄仄”的,这里都换上了“平平仄平仄”了。紧接着,王力先生另起一行又说:这种特定的平仄格式,习惯上常常用在第七句。

于是,有人便甩开前面一段话,只依据后面半句“常常用在第七句”进而得出“只能用在第七句”的结论。

真的是这样吗?否!我仅从《千家诗》中就找到几个实例:贾至《早朝大明宫》第五句:“剑珮声随玉墀步”;杜甫《秋兴八首·其五》第三句:“西望瑶池降王母”;林逋《梅花》第三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我相信,只要花功夫,别处还可以找出许多来,比如杜甫《天末怀李白》第一句:“凉风起天末”等。既然古人可以在第一、三、五句用,我们为何不能用?既然诗圣可以用,我们为何不可以用?

我认为:用现代话讲,特拗句的出现,是古人在近体诗形成以后,“求正容变”的结果,正是这种变化,才让诗词丰富多彩。本来,写作近体诗就是“戴着镣铐跳舞”,我们不要人为地又多一些限制。




作者/韩建国

图片/网络

音乐/红叶红了的时候

编辑/韩建国


谢谢学习 下期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