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火车上除了硬座、硬卧与软卧,还有站票,站票和硬座同价,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地存在着。三十年前,能买到一张站票,也很不错了,那时,大多数人没有足够的资金坐飞机,也没有足够的钱睡卧铺,而且航班和卧铺并不太多。

近几年出行,我大多数时候选择飞机或者高铁,很少坐绿皮火车。

这次骑完青藏线,在选择回家的交通工具时,发现火车与109国道青藏线基本重合,于是决定坐火车,重温青藏线之旅。

10月10日晚上8点多到达布达拉宫,11日上午将自行车发快递,立马打车前往拉萨火车站,赶上了12点55开出的火车。

开始选择的硬座,白天没什么影响,聊天、扯谈、看看窗外的风景。深夜来临,一个个东倒西歪,感觉无论什么姿势睡都不舒服,或仰着,或趴着,或侧身,或蜷曲。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比我骑车翻越唐古拉山更辛苦。

于是,第二天上午,当火车驶过西宁,我补了一个卧铺。打开自己的睡袋,舒舒服服地躺下,美美地睡上一觉。

一个卧房,四个床位,三个空着。软卧的性价比明显有问题,和坐飞机的价格差不多,路上的时间长了几倍。人们选择火车出行,很大程度上可能是考虑价格便宜,同时有充足的时间在火车上消遣。

人的适应性是很强的,任何艰难的环境都可以适应,不过趋向舒适性是大多数人的共性。在一个座位上坐两天两晚,偶尔站起来活动四肢,还是有点辛苦。而很多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人们为了生活好一点,四处流动,有些人干一天工作可能挣200多元,一晚不睡卧铺,等于挣了两天的工钱。

看到过这样的一个段子:不管你是卧铺、硬座还是站票,都在同一个时间到站,没有快慢之分。

但段子没说,对这一过程的感受可能各有不同。

开车、骑车、徒步,无论用什么交通方式都可以到拉萨,不同的是在路上的感受的差异性。

两天两晚没有卧铺的火车的确是比较辛苦的旅程,我年轻时经历过比这更辛苦旅程,一天一晚没有座位的火车。

  从火车上看109国道青藏线,看到的湖不是纳木措湖,从地理位置上看,可能是措那湖,湖水湛蓝湛蓝,一样的很美。

歌曲《我的青藏高原》

  安多县城买的拉萨啤酒,居然装在包里一个星期,带到了那曲,带到了当雄,带到了拉萨,最后带到了火车上,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