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装备有着天壤之别:一边是刚刚脱离“小米加步枪”的“骡马化”部队,另一边是以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为首的17国装备精良的“机械化”部队。

正是在这种巨大反差之下,志愿军中涌现出了一个又一个让人惊叹不已的传奇故事,书写出了一个又一个让古今中外叹为观止的战场神话。

现在,就请各位读者跟着本美篇,一睹九个志愿军创造的战场奇迹吧!

一、志愿军24军72师214团狙击手张桃芳以436发子弹,毙伤214个敌人,创造志愿军狙击手单人战绩的最高记录

  (张桃芳)

张桃芳,江苏兴化人,1931年出生。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24军72师214团8连当士兵,1952年9月随部队赴朝鲜作战。

张桃芳在战场上苦练射击硬功,在入朝作战的中40多天里,他用240发子弹,毙伤了71个敌人,成为全连一号狙击手。

  (左二为皮定钧将军)

有一天,24军军长皮定钧从自己床下拿出一双志愿军总部发给高级干部的皮暖靴,对作战参谋交代:“你把它带上,去八连看看那个张桃芳的枪法,一连看他消灭3个敌人,要是真的,就把靴子送给他。”

   (苏制水连珠半自动步枪)

参谋找到张桃芳后,说明奉首长之命,来见证他的射击功夫。

次日拂晓,他俩来到伏击潜伏点。张桃芳把参谋安置在一个隐蔽位置,让他别动,然后提着一支苏制水连珠半自动步枪,纵身上了一个狙击台,调整好姿势守株待兔。东方刚发白,对面300米处出现了一个人影,张桃芳一扣扳机,那家伙一头栽了下去。

片刻,一个敌人哨兵在180米左右又被张桃芳的一发子弹击穿透胸部。几乎同时,一串子弹落在了张桃芳的射击台上。敌人也盯上他了。

这时天大亮了,胆大心细的张桃芳决定冒一下险引蛇出洞,他猛地窜过一片空地,刚跳进另一个掩体,一串子弹就追了过来。他这下看清楚了,一挺机枪架在两块大石头缝中,后面晃着一个脑袋。张桃芳屏气凝神,瞄准后击发。几乎在同时,对面枪都响了,子弹擦过了张桃芳的脖子,对方的脑袋却被张桃芳的子弹打开了花。

参谋看得口服心服,皮军长听了参谋的汇报后,专门接见了张桃芳。

志愿军24军接替志愿军15军守卫上甘岭后,张桃芳每天出战均有收获。

美军发现在597.9高地有位志愿军狙击手,枪法如神,使他们损失惨重,恨之入骨。为此,美军专门调来了狙击手,决意要拔掉张桃芳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一场两军顶尖狙击手之间的精彩对决开始了。

1953年初夏的一天,张桃芳照例一早就上了阵地,他沿着交通沟刚走进狙击潜伏点,一串机枪子弹贴着头皮飞了过去。张桃芳警觉地意识到,对面敌人在等着他。

张桃芳用步枪顶起一个破钢盔,以前他多次用这种方法引诱对手暴露位置。可这次钢盔晃了半天,对手却一枪未发,显然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射手。

张桃芳改变了战术,他在交通沟里匍匐前进,到了交通沟尽头,突然窜起,几个箭步穿过一段小空地。对面的机枪又是一个点射,子弹紧追着他的脚跟,他双手一伸,身子一斜,像被击中似地摔进了掩体里。

    (美军狙击手)

这个假动作也许蒙骗了对手,射击停止了。张桃芳慢慢地从掩体里探出头,开始搜索对面阵地。他先仔细观察了美军阵地上的机枪掩体,发现有两挺机枪正向其它方向射击。张桃芳没有出枪,因为他明白,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诱饵。真正的对手肯定躲在其它地方,也在搜寻他的位置。只要他一开枪,马上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张桃芳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面那个最狡猾也是最可怕的对手。

张桃芳耐心等待着,搜索着。终于在对面山头上两块紧挨着的岩石缝隙,发现了对手的位置。张桃芳立即出枪,将枪口对准了对手的脑袋。然而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的对手也发现了他,脑袋一偏,脱离了张桃芳的枪口,紧接着手中的机枪就吐出了火舌!

有防备的张桃芳又躲过一劫,再次被压制在掩体内。这一次,他的对手显然也意识到了他的厉害,机枪枪口始终对准了张桃芳的狙击台,几秒钟就是一个点射。张桃芳稍微露头,立即就会引来一个长点射。张桃芳没有着急,坐在掩体后面,静静地观察着对手的弹着点。


过了很长时间,张桃芳忽然发现对手似乎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狙击台左侧,也就是他现在所呆的位置,而对狙击台右侧打的次数不多,并且中间常常会有一个间隙。他在沙袋的掩护下,慢慢地爬到了狙击台右侧,轻轻地把步枪紧贴着砂袋伸了出去,但没有开枪,因为他需要判定这究竟是对手的真正疏漏,还是设下的一个圈套。

美军机枪的弹着点表明,张桃芳的对手的确没有发现张桃芳已经变换了位置。

时机终于到了!当对手刚刚对狙击台左侧打了一个点射,张桃芳猛地站起身,果断击发。

几乎与此同时,对张桃芳也早有防备的对手,瞬间也转动枪口扣动了扳机。但张桃芳的子弹比对手快了零点几秒,就是这零点几秒,决定了两位狙击手的生与死。张桃芳的子弹穿过了对手的头颅,对手点射的子弹贴着张桃芳身子飞过。

   (朝鲜一级国旗勋章)

到1953年5月初,张桃芳以436发子弹,毙伤214个敌人,正好与214团的数字相符,这是志愿军狙击手,当时称神枪手,单人战绩的最高记录。他因此荣获志愿军特等功臣、二级英雄称号,并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

    (张桃芳)

1954年张桃芳到空军第5航校学习飞行,成为歼击机飞行员。1985年6月退休。2007年10月29日因病医治无效在潍坊逝世,享年77岁。

二、志愿军63军187师561团1营2连6班战士刘光子,一人擒获63名英军


  (刘光子)

刘光子,1931年出生,内蒙古临河市人。1948年入伍,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历任战士、战斗组长、班长。

“孤胆英雄”刘光子活捉63名英国佬的传奇故事,发生在抗美援朝第5次战役的沙器幕战斗中。

1951年4月24日,志愿军63军第187师突破临津江后,在雪马里地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对英军“格洛斯特营”的包围。

   (格洛斯特营营徽)

“格洛斯特营”编制在英军第29旅的序列中,已有150多年历史,先后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早在1801年英国征服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就以突破敌方重围,转败为胜的辉煌战绩受到英皇的奖赏,全营官兵荣获英皇授予的有“皇家陆军”字样的帽徽一枚。因此,该营官兵佩带两枚帽徽,有“皇家陆军双徽营”之称。

雪马里位于临津江南岸四公里处,北有235、314高地为屏障,南有414和675高地为依托,山势北低南高,易守难攻,是江南敌防御前沿的一个强固要点。守敌为英第29旅“格洛斯特营”配属英炮兵第45团第7连、哈萨斯骑兵第8连、重型坦克连,共有营属和配属火炮42门,纵深还有两个105榴炮营支援其战斗。

24日拂晓,围歼雪马里守敌的战斗打响了。担任主攻任务的志愿军187师560团第2营及3营9连冒着敌军飞机和炮火的轰击,以迅速隐蔽的行动接近敌人,向雪马里东北314高地和以西的无名高地发起突然攻击,很快攻占了雪马里东北314高地。

“格洛斯特营”遭志愿军前后两面夹击,终于支持不住,便在纵深炮火的掩护下,趁大雾仓皇向南溃退。逃至雪马里南侧2954高地时,遭志愿军560团1营的痛击,又掉头回窜。

为了保证能够全歼英军格洛斯特营,志愿军187师指挥561团1营猛插沙器幕,准备抗击增援雪马里之敌。

561团突然出现在雪马里之敌的侧后,使敌人惊恐万状,连忙调集飞机和炮兵向志愿军穿插部队狂轰滥炸,妄图阻止志愿军前进。561团1营冒着敌人的炮火,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入沙器幕,一举攻占了295.4高地,切断了雪马里英军格洛斯特营的退路,取得击溃敌人一个营,俘敌130人,毙敌50余人的战果。

战场稳定下来之后,1营2连6班战斗小组长刘光子打扫战场,他只身一人沿沙器幕山梁搜索前进。突然发现一群英国鬼子畏缩在山坳里,他想抓几个活口,悄悄接近了这几个英国兵,猛然大声呐喊,那几个英国兵还没回过头来,一块大石头后面突然站起来几十个英军官兵。原来,刘光子发现的并不是英军的全部逃兵。

几十张凶狠的面孔和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向他逼来,几支枪同时顶住了他的胸膛,一个英国军官用手枪对准他的额头。刘光子面对群敌,非常冷静,他乘敌不备,果断地拉响了手雷的保险。眼前的英军吓傻了,就在手雷即将爆炸的一瞬间,刘光子向后一缩身,把手雷扔向敌群,顺势滚下山坡。

滚下山坡的刘光子被摔昏了过去。醒来后,他继续追赶英军逃兵,很快又追上了一群英军逃兵。这回,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他一边高喊“一营向左,二营向右,给我冲!”:一边毫不犹豫地用冲锋枪扫射,用手雷炸,打得英军晕头转向,呱呱乱叫,纷纷举手投降。

刘光子一手扣着冲锋枪扳机,一手高举手雷,命令英军俘虏放下武器后排成一队行进。

途中遭敌机轰炸,炸死逃散了一部分俘虏。到了后方之后清点,还剩63名英军俘虏。

就这样,刘光子以大智大勇创造了一个人活捉63名英国鬼子的奇迹,荣获了志愿军总部授予的“孤胆英雄”称号。

1953年世界青年联欢大会在莫斯科举行,抗美援朝战争中活捉63名英军官兵的志愿军孤胆英雄刘光子参加了这次大会。

斯大林得知了刘光子的事迹,好奇地要求接见这位中国传奇式的英雄。斯大林兴致勃勃地问刘光子:“你怎么能一个人俘虏那么多英军?”刘光子微笑地说:“英国佬怕死,我不怕死,反正当时豁出去了,这些家伙被我打傻了,乖乖地听我的指挥了!”刘光子话音刚落,斯大林便发出了爽朗的大笑声……

刘光子在雪马里战斗中用过的那把冲锋枪,如今被珍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

  (一等战斗英雄奖章)

1958年刘光子复员回到了家乡,先后担任过乡武装部长、党委副书记和旗人大副主任等职。1997年去世,享年76岁。

三、志愿军第12军31师91团5连战士胡修道,在上甘岭一人一天歼敌280余人,荣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胡修道,1931年生,四川省金堂县人。1951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任志愿军第12军31师91团5连战士。

1952年11月上甘岭战役中,美军对上甘岭左侧597.9高地发动了猛烈进攻。志愿军利用597.9高地周围的大小山头构筑了12个阵地,胡修道和班长李锋、新战士滕土生负责坚守3号阵地。

第一次真枪实弹与敌人拼杀,当时21岁的胡修道很是激动。一阵阵震天动地的排炮过后,敌人开始往上爬,越爬离阵地越近。胡修道看不清来了多少敌人,只顾紧紧抓住爆破筒。听见班长大叫一声“打”之后,胡修递便使尽全身力气将爆破筒甩出去,接着用力投手雷、掷手榴弹,直到手被班长抓住,他才知道爬上来的敌人已被打退。

敌军在飞机、火炮掩护下,多次向阵地发起进攻。胡修道等三人英勇还击,连续作战3小时,打退敌人10余次进攻。

这时,9号、10号阵地的战斗也越来越激烈。李锋接到命令,前往9号阵地援助。班长一走,3号阵地只剩下胡修道和滕土生两人。他们抓紧战斗间隙准备弹药,一排排揭开盖的手榴弹摆在身旁,准备随时砸到敌人头上。

阵地上的烟雾刚刚散开,敌人的重炮就开始轰炸。爆炸的气浪扑向脸上,泥土和石块打在身上。胡修道他们无暇理会,只盯着要向他们发起冲击的敌人。手榴弹和枪轮番上阵,胡修道和滕土生又连续打退了敌人10余次进攻。

“10号阵地没人了,敌人攻得正急”。10号阵地危急之时,胡修道抱着爆破筒,主动带领战友前去支援。冒着敌机枪火力封锁,他们抢先登上制高点,将已冲上阵地的敌人击退。

排长郭三旦本打算从9号阵地过去支援他们,可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身边爆炸,排长牺牲了。而滕土生也因负重伤被送下火线,阵地上只留下了胡修道一个人。

为了尽快结束战斗,敌人几百门火炮齐发,头顶上的飞机也在狂轰滥炸。胡修道依靠所剩的弹药,孤身坚持战斗,在3号、10号高地来回不断地打击敌人,手榴弹、手雷一个接一个地向敌军投去,不停地在敌群中爆炸,打退了敌人的十几次进攻。

黄昏时,敌人又一次漫山遍野地挤压过来。千钧一发的时刻,志愿军的大部队赶到了,敌军被彻底打垮,战斗胜利结束。

  (胡修道)

经过一天的激战,胡修道坚守阵地,和战友共打退敌人41次冲锋,创造了志愿军战士一人一天歼敌280余人的记录。

在上甘岭战役中,敌人对志愿军两个高地,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共倾泻炮弹190余万发,战斗激烈程度前所未有。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平均每秒钟就达6发,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就有76枚炮弹爆炸。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岩石坑道也被炸短了三四米。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参战部队不曾退却,无数个像胡修道一样英勇的年轻战士,与敌反复争夺,给敌人造成沉重的打击,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中间站立者为胡修道)

1953年1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胡修道记特等功,授予他“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同年6月25日,胡修道出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并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胡修道后来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副参谋长。2002年3月病逝于南京,享年70岁。

四、志愿军空3师9团3大队僚机飞行员罗仓海,一分钟连续击落3架美机,创世界空战史奇迹


   (罗沧海烈士)

罗沧海,1930年出生,陕西长武人。1948年4月参军,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11月入空军航空学校学习,1950年10月任东北军区空军第三师第九团第三大队飞行员。

(罗沧海在战机前留影)

罗沧海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在空战中,罗沧海创造了一分钟击落美军3架战机的奇迹。直至今日,全球无人能够刷新这一辉煌作战记录。

  (志愿军空军飞行编队)

1951年12月5日,志愿军空军第3师全师出征。9团攻击、7团掩护,与美军百余架F-86和F-84混合机群进行空中大战。9团3大队4号僚机飞行员罗沧海创造人类空战奇迹的战斗开始了……

“3号、3号!清川江口有敌机,消灭它!”接到空中指挥员的命令后,3号长机艾华带领4号僚机罗沧海向目标区飞去。

    (美军战斗机群)

果然,在清川江口发现4架F-84,艾华猛按炮钮,但遗憾的是没有击中。由于艾华收油门减速,僚机罗沧海冲到长机艾华前方。

罗沧海迅速审视了一下眼前的态势:敌4机排着纵梯队正向着太阳左转弯,而自己和敌机基本上处在同一高度,距离敌长机不到800米,自己的前进方向正好拦腰封住敌机的去路。自己背对太阳,位置有利,只要大胆切半径,稳住机头,敌机通过一架就能打它一架。

转眼的功夫,罗沧海已做好射击准备。他双眼不眨地盯着前方,右手紧握着驾驶杆,拇指和食指分别搭在大炮和小炮的电钮上,左手把住油门,调节速度,守株待兔。

第一架敌机飞过来了。可是瞄准具里却没有敌机的影子,怎么回事?原来罗沧海与敌机有八十米的高度差。他敏捷地调整了高度,果断地来了个空中刹车,飞机随即就和敌机处在一条水平线上了。第一架敌长机算是侥幸逃脱。

瞬间,第二架敌机飞了过来。这次,敌机不偏不差正好进入罗沧海的瞄准具,他手指轻点电钮,敌机表演起空中杂技,翻滚着见了龙王。

这时瞄准具中又出现了一架敌机,罗沧海沉着应战,弹无虚发,连珠般的炮弹全部夯在敌机身上。

转眼间,第4架敌机又飞了过来。很显然,它看到前边的同伙接连被击落,知道中了埋伏。但由于罗沧海是隐蔽在刺眼的阳光之中,这家伙一时搞不清炮弹是从哪里打来的。待看清楚罗沧海时,双方已近在迟尺。罗沧海立刻开了炮,由于惯性作用,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要改变动作躲避射击,敌机根本来不及。随着一声绝望的长嚎,这个飞贼的名字也上了美国空军的“阵亡簿”。

短短一分钟时间,罗沧海像点名一样,击落了美军3架F-84飞机,开创了世界空战史的奇迹。

战后,罗沧海胸前挂上了特等功臣证章,获得了“空中神炮手”的美称。

    (特等功奖章)

在抗美援朝期间,罗沧海立特等功、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三等功三次,被提升为空军飞行大队长。

1954年1月8日,罗沧海在辽宁抚顺进行飞行训练时,不幸因飞机失事牺牲。

五、志愿军坦克第2师4团2连的215号坦克,在一次战斗中击毁美军5辆坦克,荣获“人民英雄坦克”称号

1953年7月6日,在夏季进攻战役中,志愿军坦克第2师4团2连的215号坦克,随所在连加强志愿军23军步兵199团主攻美军第7师第17团固守的石岘洞北山。

为了达成战斗的突然性,215号坦克提前一天隐蔽地开赴前沿阵地,他们的任务是消灭346.6高地上的美军3辆坦克,支援步兵夺取石岘洞北山。

乘着夜幕的掩护,215号坦克冒雨开进前沿阵地。天亮前,坦克兵们已用稀泥和树枝把坦克伪装得像小土丘一样,炮管像一根靠在“土包”上的木头。地上所有的坦克履带痕迹都被抹去。

    (杨阿如)

天亮了,车长杨阿如发现坦克离射击阵地约100米,离346.6高地主峰约有2400米。通过坦克潜望镜,可以清楚地看到主峰上美军3辆M46重型坦克,正对着其它高地的志愿军阵地开炮。 

    (美军坦克)

正在这时,指挥所下达命令,要求杨阿如在翌日晚9时9分前,一定要消灭主峰上的3辆美军坦克,因为这3辆坦克可以直接射击志愿军前沿阵地,对进攻部队威胁很大。

翌日傍晚,总攻发起前的几分钟,215号坦克开始行动。按照车长杨阿如的命令,炮长徐志强根据白天的观察和计算,瞄准了第一辆美军坦克。

“穿甲弹!”徐志强高喊。

炮闩咔嚓响了一下,装填手师鸿山把穿甲弹填进炮膛。

“咚!”的一下,坦克向上一纵身,一团火球飞向美军坦克。

车长杨阿如见火球在美军坦克上划起一道绿光,向左上方一闪而逝。

“跳弹!向下瞄,放!”

“轰!轰!轰!”215号坦克一连打出3发炮弹,美军一辆坦克冒起一团浓烟。

“打中了!”徐志强兴奋地喊到。

炮长徐志强压住喜悦的心情,使劲揉揉被熏得直流泪的双眼,迅速把炮口指向美军坦克炮口的火光。又是几个连发,美军第二辆敌坦克中弹起火,火光把旁边的第三辆坦克照得清清楚楚。

徐志强稍移炮塔,又是一连3发炮弹,敌坦克顿时被打哑了。但是奇怪,第三辆美军坦克中了三发炮弹,却没有起火。

“敌人是不是装死?”

“再来3发!”杨阿如下达命令。

3发炮弹又全部命中美军第三辆坦克,美军的坦克被彻底打残了。


志愿军步兵在215号坦克的掩护下,仅15分钟,就攻占了石岘洞北山,全歼美军守敌一个连。

 (志愿军坦克兵)

在转移阵地时,215号坦克陷在泥坑里动弹不了,坦克完全暴露在美军面前了。虽然天黑,敌人搞不准具体位置,但成片的炮弹倾泻而下,215号坦克危在旦夕。

驾驶员陈文奎想出了一条妙计:根据以往的经验,敌人知道我们惯打夜战,打了就跑,所以他们也不追,而是随着我们坦克开动的马达声追踪射击。如果我们马上发动坦克,开始猛加油门,把发动声音搞得大大的,然后减弱,就可以把敌人的炮火骗走。果然不出所料,美军真的以为坦克开走了,一排排炮弹拼命往后追打,越打越远,一直追了两里地才停下来。

天亮之前,战士们抓紧对坦克进行了伪装。

第三天早上,坦克电台收到指挥所的命令:“今晚部队反击敌人的进攻,你们在21点前必须把坦克开出,配合反击作战,消灭敌346.6高地的两辆美军坦克,派出4名工兵配合你们排障。”

白天,美军像发现了什么,炮火始终封锁着这条通往前沿阵地的道路,3架美军F—80飞机也不停地轮番轰炸,但万幸的是坦克伪装的好,美军枉费心计。

215号坦克的勇士们经过两天两夜的排障,都已十分疲劳,但为了夜晚的反击,他们都咬牙硬挺着干。

排障救车的关键是找木头,只有用木头把路垫好,才能让坦克开出来。为了不让敌人发现,215号的坦克兵们把身上裹一层泥、捆上草,爬到几百米外的山上,把被敌炮火炸断的树干、树枝用绳子拴在腰上往回施。就这么一遍遍地拖呀、拉呀,终于在傍晚聚集了70多根木头,在工兵的帮助下填平了道路,215号坦克终于在战斗前半小时开出泥潭躲在暗处,但大家一个个已经衣衫褴褛,身上到处是伤口。

但这个付出是值得的,因为开出泥潭的215号坦克,又悄悄地瞄准了346.6高地上美军新来的两辆增援坦克。

晚上9时,美军向石岘洞北山发起了猛烈的反攻。346.6高地上新来的两辆美军坦克也疯狂地向志愿军阵地轰击,但他们那里知道已经死到临头了。

215号坦克一连几个急速射,两辆美军坦克全部中弹起火,车内的美国兵没弄清怎么回事,便命归黄泉了。

消灭美军坦克后,215号坦克的勇士们又继续寻找敌阵地的明暗火力点,把他们一个个消灭掉,一共打掉敌人20多个地堡,3门火炮,配合志愿军步兵199团夺取了美军占领的石帆北山阵地,并最终控制了石岘洞北山阵地。

这一仗,215号坦克共击毁美军5辆坦克,摧毁火炮5门、地堡30多个。

志愿军215号坦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机智灵活,英勇善战,共击毁、击伤敌人重型坦克6辆,其中击毁5辆,击毁敌迫击炮9门、汽车1辆,摧毁敌地堡26个、坑道和指挥所各1个,出色地完成了7次配合步兵作战任务。为此,志愿军总部除授予215号坦克“人民英雄坦克”的光荣称号外,全体乘员记集体一等功一次,车长杨阿如荣立一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授予“人民英雄坦克”称号的215号坦克,如今它静静地停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为志愿军坦克兵1比5战果的传奇见证者。

六、志愿军38军113师337团1连2排以零伤亡歼灭215名美军的奇迹,为美军书写了伤亡史上的最大耻辱

在美国和韩国关于朝鲜战争的记述中,都曾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地名——葛岘岭。1950年11月29日,这里发生了一场令各国军人肃然起敬的阻击战:一个志愿军步兵排在敌人百余架次战机和数千发炮弹的轮番轰炸下,巧妙地利用地形,仅靠手中的轻武器顽强地阻击了拼死逃命的美军,歼敌215人,自己无一伤亡。

  (郭忠田)

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创造的奇迹!也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死亡对比的奇迹——美军亡215人,志愿军亡0。

兵力对比的奇迹——美军一个营,志愿军一个排。

武器装备对比的奇迹——美军飞机100余架次和大量的坦克、各种火炮,志愿军步枪、机枪、手榴弹。

弹药消耗对比的奇迹——美军消耗了无数吨的炸弹、炮弹、枪弹,志愿军消耗步机弹1305发,手榴弹14枚,平均每6发子弹击毙一名美军(不算击伤的美军)。

战场生存的奇迹——美军的飞机、坦克和各种火炮的炸弹、炮弹、汽油弹,把这个排三百米的狭小阵地全部削平,植物全部烧焦,岩石的山头被炸成粉末,随手抓起一把土,有一半是铁屑。但志愿军在这样的死亡地带坚守整整一天,无一人死亡。

创造这一战争奇迹的是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7团1连2排排长郭忠田和他的战友们。

1950年11月27日,郭忠田带领全排31名战士奉命从朝鲜的三所里强行军赶往龙源里。此时,郭忠田排已经肩负起了第二次战役“刀锋”的历史重任。

龙源里地处价川以南的丘陵地区,它不仅北通价川、军隅里,南通顺川、平壤,而且在它的北面有公路可与三所里相连,相距不过几十公里。因此不仅在三所里碰壁的敌人会转道龙源里,而且从清川江南撤的美军也可以从这里逃跑。

向龙源里进发时,2排已经5天5夜没合眼了,加上中间两天两夜的激战,战士们疲惫不堪。但仍然顽强地强行军。经过12个钟头的跑步前进,28日凌晨,郭忠田排这把锋利的尖刀终于插进了“联合国军”的心脏——龙源里,美军“太平间”的大门被牢牢地关住了。

早上8点多钟,郭忠田突然发现公路上出现了许多小黑点,果然美军在三所里碰壁后,向龙源里逃来。郭忠田翘首远望,逐渐看清了是4辆汽车,3辆十轮大卡车,一辆小吉普,后面黑糊糊的看不清楚了。后来得知这是美2师的向平壤撤退的残兵败将。

汽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吉普车上坐的像个军官,细长条子,小脑袋儿,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那大卡车上,坐着30多个美国兵,都歪着脖子,抱着膀子,随着汽车的走动来回晃动。

“哒哒哒”……郭忠田全排射击,机枪吐出了一道火舌,全部打在了油箱上。汽车燃起了火焰,吞并了车头。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一起向后面的卡车倾泻着弹雨。

郭忠田跳出工事大声命令道:“5班!赶快从山的右翼插下去,把敌人消灭掉!”

 â€œ4班到山下汽车上去抢弹药!”

幸存的美国兵慌忙跳下汽车后,向一条山沟里逃命,脚跟还没有站稳,5班的手榴弹就飞到了。火光、浓烟、碎石和美军血肉横飞尸体在山沟里混为一体,首批溃逃的美军三下五除二就给报销了。

正在此时,从北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那响声就如同夏天里的闷雷一样。

郭忠田一听就知道:这是坦克。

好家伙!50多辆坦克。像刚才那4辆汽车一样,为首的坦克也向西拐弯了。

“打吧,排长!”战士们有点沉不住气了。

郭忠田一言不发,两眼死死盯着美军坦克。

坦克已经来到了眼前,战士们急了:“排长,还不打呀!敌人都跑了!”

 â€œæŠŠæ•Œäººå¦å…‹ç»Ÿç»Ÿæ”¾è¿‡åŽ»ï¼Œè°ä¹Ÿä¸å‡†å¼€æžªï¼â€éƒ­å¿ ç”°ç»ˆäºŽå¼€å£äº†ã€‚

他的命令使全排大吃一惊。

“排长,你疯了!连长、指导员不让放走一辆坦克、一辆汽车,放走了敌人,怎么向连里交代?”

“少废话,我是排长,听我的!”郭忠田火了。

美军坦克一辆接一辆地从战士们眼前开过了阻击线,大家眼中冒出了火,手榴弹在手中握出了汗,但没有人违反郭忠田的命令。

郭忠田不仅眼中冒火、手上冒火、心中也在冒火。每过一辆坦克,都像压在他的心上,咯噔一下,几次都差点沉不住气。但他还是强行压住了火,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指挥员不冷静,一旦感情用事,后果不堪设想。一个排的兵力没有火箭筒、没有炸药包、没有反坦克雷,仅靠轻武器和每人仅有的4枚手榴弹对付几十辆美军坦克,纯属白白牺牲,如果这样的话,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也就彻底泡了汤。

一辆、两辆、三辆……,50多辆美军坦克终于过完了。

这时,郭忠田眉开眼笑,因为在坦克车之后出现的是运兵车、弹药车、炮车,车头接车尾,一辆接一辆,一眼望不到边。   

“给我狠狠打!”郭忠田的命令终于脱口而出。他一枪就干掉了一个美国军官。

“哒、哒、哒……”、“啪、啪、啪……”,全排的所有轻重武器像狂风暴雨一样吼叫起来。

运兵车着了、炮车翻了!火光熊熊,黑烟滚滚,炸声隆隆。美国兵血肉横飞、支离破碎。幸存者拥挤着、嚎叫着、呻吟着,四处躲闪,到处逃生。

美军的后续车队被前面爆炸的车辆挡住了,大量逃窜部队被阻击住了。

已经开过阻击线的美军坦克群,被剧烈的爆炸声和熊熊大火所惊醒,发现上了志愿军的当。有3辆坦克又开了回来。其中一辆钻出了一名指挥官,打着一面小旗来回摇着,后边的敌人纷纷集结起来,足有200多人,看样子要向2排发动进攻。             

郭忠田盯着那个坦克上的指挥官说:“干掉他!”一声枪响,张祥忠就把他送给了上帝。

第二辆坦克上又钻出来个军官,这个家伙很狡猾,躲在两辆坦克之间,举个盒子乱叫。不一儿,天空飞来了30余架飞机,轮番往葛岘岭山顶扫射,扔汽油弹、炸弹,把整个山头变成了火焰山。

飞机轰炸后,美军步兵朝2排阵地包抄过来。当敌人进至到手榴弹投掷有效距离时,郭忠田命令全排的手榴弹向美军飞去,把美军炸得抱头鼠窜。轻、重机枪、步枪,一阵秋风扫落叶,80多具美军尸体布满了山岗。

美军的50多辆坦克掉头回来后,以机关枪和坦克炮向2排阵地倾泻弹雨,尔后加大油门猛然向被打坏的汽车压去,后面坦克又将压碎的汽车推进沟里,被堵塞的道路很快又被疏通了。

眼看大量美军汽车、炮车就要通过2排的封锁线,郭忠田急了:“刚才放走坦克是迫不得已,现在你汽车、炮车也想遛,没门!”他命令全排狠狠地打,不准放走一辆美军车辆。

“哒、哒、哒……”班长张祥忠一梭子,将一辆美军炮弹车的油箱打着了,炮弹在山沟里连续爆炸,吓得美军车队不敢再前进了,顺着原路往回退了很远。

下午两点,敌机飞来100多架次,对葛岘岭狂轰滥炸,整个山头又一次成为了火海。此时,2排战士们都进入了防炮洞,全都安然无恙。   

飞机一走,美军的坦克炮、榴弹炮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

接着,200多敌人又在2排阵地前集合起来,嗷嗷叫着,分三路朝山上冲来!

郭忠田命令等敌人靠近点再打。100米、80米、70米……,美国佬的钢盔闪闪发亮,高鼻子、大胡子都看清楚了,距离仅有30多米了,郭忠田一声令下,所有火器一齐怒放。

特等射手阎镇章11枪打死9个敌人;战士朱高品勇敢地冲出阵地前沿30多米,占领了最佳地形,敌人离他不到20米,他才把手榴弹甩出去,美国兵倒下了好几个。

不到两个小时,美军的轮番冲锋被打垮了,200多名美军死伤过半,夹着尾巴跑了。 

下午5点,美军的攻势明显减弱了,敌人的车队也始终没有跨过2排的阻击线。不久,志愿军大部队赶到了,对美军进行了合围。郭忠田带领战友跳出工事,冲下山去……。

打扫战场时,在2排的阵地面前躺着215具美军尸体。连长过来了,郭忠田把全排集合起来,一个立正:“报告连长,全排一个也没少,除了5班长的耳朵有些震聋、袁绍文头部受点小伤外,没有一个伤亡。”

连长说:“你们排打得好!你们除了消灭215名美军外,还缴获和击毁美军各种火炮6门、汽车58辆,我给你们请功!”

战后,志愿军总部为郭忠田记特等功一次,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全排荣立集体一等功,并被命名为“郭忠田英雄排”。郭忠田在副师长任上离休,1993年2月8日因病逝世,终年67岁。

七、志愿军空军第4师12团3大队飞行员张积惠,一举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震惊世界

   (张积慧)

张积慧,1927年生,山东荣成县人。1945年参加八路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空军第4师12团3大队飞行大队长。当年,张积慧的飞行时间仅200小时,在米格-15歼击机上的飞行时间还不足20小时,从未参加过空战。

  (乔治·安德鲁·戴维斯)

戴维斯有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 击落德军飞机50余架,被誉为美国的"空中英雄"。1951年11月入朝作战后,戴维斯屡屡得手,成为朝鲜战场上"美军战绩最高的王牌飞行员"。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称他为"百战不倦的戴维斯",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上将也曾两次从五角大楼致电祝贺。

然而,这个不可一世、骄横跋扈的"王牌飞行员",竟被我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张积慧击落,葬身于朝鲜战场,永远地失去了头顶上的光环,引起美国朝野特别是美国空军的巨大震惊。

这是张积慧1952年2月10日执行战斗任务起飞前的留影,数小时后,张积慧一战成名。

这是戴维斯1952年2月10日起飞前的留影,这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张照片。这次,戴维斯的命运与他的手势相反,数小时后这位美军王牌飞行员便命丧黄泉。

1952年2月10日上午,美军战机数批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价川地区。其中F-80战斗轰炸机2批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掩护下,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线。

发现敌情后,志愿军空军第4师起飞34架米格-15歼击机,以第10团的16架飞机为攻击队,第12团的18架飞机为掩护队,由第10团团长阮济舟率领急速飞往战区。

在飞行中,张积慧发现远方海面上空有一道道白烟,表明有美军战机在活动。他立刻报告了带队长机,并继续观察着美军战机的动向。

这时,美军机群正利用云层隐蔽地接近志愿军机群。

带队长机阮济舟果断地发出“投掉副油箱,准备战斗!”的命令。张积慧和僚机单志玉投掉副油箱后,即猛拉驾驶杆,爬高占位,准备攻击。但当他们抢占到高度优势时,却失去了目标,自己又脱离了编队,一时找不到美机,他们就加大油门追赶编队。

张积慧和单志玉边飞边搜索目标,突然张积慧从右后方云层间隙中发现有8架美机正气势汹汹地飞过来。为首的2架已经猛扑到他们飞机的尾后,距离越来越近。

张积慧提醒僚机单志玉:“注意保持编队!”然后猛然作了一个右转上升的动作,美机下滑增速性能本来就好,加之偷袭心切速度过大,冷不防扑了空,一下便冲了过去。张积慧、单志玉协调一致地来了个左扣下滑动作,顺势咬住了美机编队中的长机。

美军长机见势不妙,拼命摆脱,先是急脱动作,后又向太阳方向摆脱,动作之急使他的僚机都掉了队。但是,张积慧、单志玉的飞机却始终紧追不放,步步逼近。

张积慧明显地感觉到,前面的敌人飞行技术十分高超、老辣,断定这不是个一般的飞贼。

张积慧决定紧紧咬住敌机,采取连续攻击的战术,不给美军飞行员喘息的机会。张积慧开炮了,但第一次开炮时因角度不佳、距离过远,并未击中。

张积慧继续紧追,当距离美军长机600米时,张积替迅速将美军长机再次套进瞄准具光环,第2次开炮,三弹齐发,这架美国当年最新式的F-86型战斗机,连同它的飞行员一起,便应声冒着浓烟一头向地面栽了下去。

张积慧击落美军的长机后,迅速拉起,继续攻击另一架美机。

美军飞行员惊慌地突然做上升动作,企图掉头回咬。

由于F-86飞机的向上机动性能远不如米格飞机,当美军飞机扬起身子还未来得及掉头时,张积慧已做出更敏捷的上升转弯动作,并从内圈切半径靠了上去,在400米距离上稳稳地瞄准了敌机的发动机和油箱的结合部之后,张积慧迅速开炮,这架美机凌空解体。

    (张积慧)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张积慧在僚机单志玉的紧密配合之下,干净利落地一举击落美机2架。

 (戴维斯的部分遗物)

空战后,志愿军地面部队在博那郡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发现了一架支离破碎的美军F-86飞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及遗物。遗物中有:柯尔特型警式转轮手枪一把、头盔一只、军号牌一枚等等,其中军号牌上刻着:乔治·安德鲁·戴维斯少校。

当天,美空军第14大队指挥官脸色阴郁地站在一幅地图前,正用一支粗大的铅笔在地图上圈点着,忽然室外传来一阵喧嚷声,接着有人进来报告说:戴维斯出航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不祥的征兆使他一下瘫在了椅子上。

2月12日,美空军得到了确切消息,戴维斯的同僚和上司一片嚎啕。次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威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尤其对我们的飞行员带来一次巨大的冲击”。

 (美国民众反战游行)

《纽约时报》称,这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戴维斯的妻子也向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指责美国军方“本来就不应该把戴维斯派到那个战场上去”,并将其丈夫延期留在朝鲜,未能实现定期轮换的诺言。

反战情绪由参战军人的眷属圈子中,迅速向美国社会蔓延……

1952年2月14日,毛主席在中南海召集萧劲光等海军领导人开会。这一天,毛主席显得非常高兴,他从打掉戴维斯这件事谈开来,从政治谈到军事,从现在谈到未来,最后进入了正题:“劲光同志,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我准备把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鼓励志愿军空军去争取更大的胜利,这也算是论功行赏嘛!”毛主席讲完后,大家都拍手大笑。  

    (张积慧)

战后,志愿军空军为张积慧记特等功,并授予他“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从朝鲜回国后,张积慧到苏联莫斯科红旗空军指挥学院指挥系学习,1957年11月毕业。曾历任空军航空兵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军长,空军副司令员。1980年9月任成都420厂副厂长,1983年11月任烟台市副市长,1987年任烟台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90年7月,经中央军委决定,恢复张积慧大军区副职待遇,离职休养。

八、志愿军63军188师用步枪打飞机,一天击落击伤美军飞机18架

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美军飞机就如同苍蝇一样,飞来飞去,依仗其绝对的空中优势,对我军狂轰滥炸,在我军阵地上如入无人之境,有时竟有意超低空飞行。

1951å¹´4月18日,天刚亮, æ•Œæœºåƒå¾€å¸¸ä¸€æ ·ä¸€æ‰¹ä¸€æ‰¹åœ°å‡ºåŠ¨äº†ã€‚美军以为能和以往那样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谁知志愿军第63军188师的的枪口,已为他们准备了空中坟场。

上午8时,8架美军飞机超低空飞临188师562团和563团阵地上空。突然信号弹腾空而起,两个团的3000多支步枪、冲锋枪、机枪,一起向敌机开火,美机被这瞬间发生的步枪空战吓懵了。

一架敌机尚未弄明白志愿军用的是什么新式武器,便打着跟头来了个“嘴啃泥”。

 (被俘的美军飞行员)

幸亏飞行员跳伞快,保了条活命,但双脚刚落地,便成为563团战士的俘虏。当美军飞行员得知自己是被志愿用步枪打落时,目瞪口呆。

上午10时,天空又响起了嗡嗡声,美军出动了16架飞机前来报复。美机还是那样趾高气扬,摇头摆脑地擦着地皮向我军阵地飞来。敌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飞行员的得意劲都清晰可见。

在敌机俯冲扫射的一霎那,一声号令,志愿军阵地上的各种枪支像鞭炮一样地响了起来。顿时,4架美机当场来了个倒栽葱,在荒野里腾起滚滚火球,4名美军飞行员连当俘虏的福气都没享上当场丧命。

这两次步枪空战,5架美机坠毁,188师无一人伤亡。

两个小时后,第三批美机又来报复。24架敌机,一个比一个飞得高、跑得快,毫无目标地“下了弹”,便落荒而逃。

一天之内,188师共击落敌机5架,击伤13架,开创了朝鲜战场步兵轻武器打下飞机的最高纪录。

战后,188师受到19兵团的通令嘉奖。志愿军总部首长也发来贺电,并号召全体志愿军学习188师用步枪打飞机的经验。

从此,在朝鲜战场上敌机再也不敢超低空飞行了,其空中打击力量明显减弱,我军地面部队的损失也相对减少。

九、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迫击炮连炮手彭良义,用86发迫击炮弹毙敌121人、击伤29人

彭良义,1931年10月生,四川省仪陇县人。1950年10月彭良义参军,在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迫击炮连任炮手。彭良义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创造了人类战争使用迫击炮以来,单炮毙敌的最高纪录。

在朝鲜五圣山的南面,有个小山村叫上甘岭。在上甘岭的两侧有两个小山头,右边是597.9高地,左边是537.7高地北山,这两个山头加起来只有3.7平方公里。

美军第8集团军总司令范佛里特原计划使用两个营的兵力,用5天时间,伤亡200人拿下志愿军占领的上甘岭。结果战争持续了43天,美军伤亡25498人。

上甘岭战役是世界战争史上的经典战役,志愿军头号神炮手彭良义正是在这次战役中一战成名。

上甘岭战斗打响的当天,彭良义首战告捷,他把迫击炮架在阵地最前沿,巧妙地躲避敌炮的轰击,毙敌7名、击伤敌人14名。

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开展“冷枪冷炮”活动后,彭良义每次都预先设置3个发射阵地,以便战斗打响后,不断地变换阵地,迷惑敌人,保护自己,进行反击。

一次,美军正向前沿阵地忙碌地运送着炮弹,彭良义抓住这一稍纵即逝的时机,果断地向敌人开炮,没想到自己被美军炮兵盯上了。

 å½­è‰¯ä¹‰çš„第一发炮弹刚打出去,美军的炮弹就向他打了过来。彭良义迅速转移到第二个工事,继续炮击敌人。当敌人炮弹再次跟踪打过来时,他又转移到了第三个工事继续炮击敌人。

彭良义在第三个工事刚刚射击,敌人的炮弹便像雨点一般地打了过来,彭良义同迫击炮一起被炸飞的泥土淹埋了。

彭良义拱出泥土,又架炮向敌人阵地迅速打了3发炮弹。敌人以为先前没有打中彭良义所在的工事,便向他四周的阵地盲目猛轰。此时,彭良义所在工事却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为了迷惑和消耗敌人的弹药,彭良义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将一枚手榴弹放在远处一个废弃的工事前,并在手榴弹上面盖上厚厚的草灰,尔后用一根细长绳结在手榴弹的拉环上,在发射炮弹的同时,彭良义让另一名战士同时拉响手榴弹。

这样一来,随着炮弹发射的响声,手榴弹也响了,废弃工事上也扬起了一团烟土。美军侦察兵以为志愿军的炮弹是从废弃工事发出,遂将成百发的炮弹倾泻过来。此时,彭良义在另一边既可以清楚地发现美军炮阵地,又可以安全准确地向敌人开炮。这一天,彭良义打死了18名敌人,消耗了敌人400发炮弹。

在彭良义的功劳证上留下了这样的记录:“4发炮弹打中敌人一辆满载粮食的汽车、击毁敌1挺高射机枪;2分钟内发射50发炮弹,配合步兵歼灭了200多名敌人;用游动炮火打死20个敌人,配合步兵打退了敌人一个营的3次进攻。”

1952å¹´9月3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了王玉章等采写的战地通讯《朝鲜前线上的冷枪杀敌运动》,文中记载了彭良义在上甘岭战役中的表现:“某部迫击炮连在今年夏天为了纪念七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日和迎接八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开展了一个杀敌百人运动。炮手彭良义的那门炮很快就创造了杀敌一百五十名的新纪录,而且还摧毁了敌人三个地堡,击毁了一辆汽车和二挺高射机关枪。” 

彭良义运用自己精确的射击技术,机智巧妙地打击敌人,在上甘岭前沿阵地,创造了单炮毙敌的最高纪录,荣立一等功,并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授予“百名狙击手” 的光荣称号。

1952年10月16日,敌人用2个营的兵力,向彭良义所在537.9高地发起新一轮的猛攻。彭良义与弹药手王修成一道,在一块平地上炮击敌人时,不幸被敌炮击中,壮烈牺牲。

彭良义牺牲后,其所在部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彭良义被安葬在横范道烈士公墓,他墓前的石碑上刻有“百名狙击手”五个大字。

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首战。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指战员们用一个又一个年轻的生命,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尊严。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中,有成千上万的战斗英雄,他们创造了无数的可歌可泣、永载史册的战场奇迹。本文介绍的九个战例,仅是万花丛中的几朵。

在此,让我们向所有的志愿军指战员致敬!向志愿军的战斗英雄致敬!向英勇牺牲的志愿军烈士致敬!

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万岁!

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