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黄河之水来自世界屋脊,不舍昼夜地奔向大海,它润泽了华夏大地,养育了华夏儿女。

2020年的秋天,正是雨水热情洋溢的季节,9月21日,在参加完“2020第20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后,我有幸随【新时代摄影】采风团进行晋陕两省四景的釆风活动,一天走遍晋陕两省。


黄河壶口瀑布,位于宜川县东面大峡谷中。它是中国第二大瀑布,是世界上最大黄色瀑布。

当我们离瀑布还有几十米距离时,已听到隆隆水声。走近时只见黄河水从上游滚滚而来,势如排山倒海。

来到黄河边,远远地,还未走近瀑布,我就被那如雷鸣般的声音震撼了!那不绝于耳的轰鸣声像雷鸣,像山崩,像万马齐喑、驰骋疆场的战马踏出的巨响一样,一阵一阵的,传到人耳际,传到人心里,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一睹她雄伟的容颜。屏住呼吸,仔细辨听,那声音先是从龙槽谷底相互碰撞,相互厮杀,相互交织,继而狂野地冲出谷地发出来的,像烟如雾般地飘散在空中。走近瀑布,那狂野奔突的嘶吼声,又若一鼎被擂响的巨大洪钟,声音久久地回荡在秦晋崇山峻岭中。听着这震撼人心的绝响,看着那白茫茫的水雾,我的耳边就自然而然地响起了那首铿锵有力而令人血喷的旋律:“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黄河大约400米宽的河面,突然漏斗一样束成不到50米,形成特大马蹄状瀑布,砸向了30米深的石槽中,形成天下黄河一壶收的罕见的奇观。

飞烟四起,惊涛拍岸。一种强裂的震撼与视觉冲击扑面而来。

顿时,湍流急下,响声震天,水花散漫,似从水底冒出的滚滚浓烟,十数里外可望。那一股股匆匆忙忙奔来的急流,你推我搡,接二连三地跌进龙槽谷底内,于是急流撞击着急流,水雾缠绕着水雾,迷蒙覆罩着迷蒙,巨响撞击着巨响,激流、水雾、巨响将龙槽谷底搅拌得天翻地覆,成了一个雷电翻滚的世界。此时此刻,站在黄河的岸边,看到的再也不是“遥看瀑布挂前川”的景象,一些诸如排山倒海、惊天雷动、天崩地裂、惊涛拍岸、海啸山崩、横冲直撞、一泻千里等词语就会在脑海奔涌,它们再也不安分守已地躺卧在词典里,而被瀑布激活了,以此来渲染瀑布的磅礴气势。

这里号称“黄河奇观”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壶口瀑布。这里是《黄河大合唱》的作曲灵感之地,也是伟大中华民族的象征。

在这里可以让你亲身体会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雄伟气势。当看到她那气势磅礴,奔腾直下的力量,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用母亲河来形容我们5000年的黄河,才知道为什么黄河的精神可以激励着中华民族不畏艰险,奋勇前进,怒吼的黄河震撼着心灵,涤荡着灵魂。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黄河大合唱”,当时有多少抗日志士在黄河精神的鼓舞下,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于是激情燃烧,汹涌澎湃,令人至今回味不已。

一条生命之河,千万年来,它都是如此的奔流不息,成了中华民族坚强不倔的精神象征。此时此刻,我目睹了它的雄伟壮美,聆听了它的奔突呐喊,触摸了它的温润肌肤,忽然觉得它就像远古炎黄的魂魄,经年累月地烛照着两岸生生不息的黄河子民,赐给他们的是饱满的麦穗和金黄的稻菽。

这是我们晚上住的窑洞。

俯视着眼前滚滚黄河,耳边回响黄河大合唱的雄浑旋律,感觉特别振奋,热血沸腾。此时此刻,更深深体会到黄河誉为中华魂含义。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它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早已扎根在我们心中!

郑掷,新疆兵团摄影家协会理事,新疆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摄影家协会主席。郑掷摄影作品集《叶尔羌风情》、散文集《图木舒克风韵》、报告文学集《软着陆》由新疆电子出版社出版;2006年6月,郑掷获首届中国文艺杰出成就奖“摄影艺术金奖”,同时,被授予“中国艺术终身成就艺术家”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