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9月24日正式从第29期中国援非医疗队手中接管阿卜杜拉姆才医院医疗工作以来,新队就忙得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骨科手术从国庆节前一直开到节后,妇产科急诊更是接二连三,新生儿抢救也是伴着妇产科急诊此起彼伏。而这最忙的三个科室都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麻醉科的王洪主任!队员口中最亲切的洪哥。

在医院里,王洪主任就是有名的老黄牛,不仅技术好,而且能吃苦耐劳,据说其工作量几乎占到科室的半壁江山。然而,就是这样能干的老黄牛也架不住这样的节奏,两个礼拜忙下来,人陡瘦12斤。从开始来的时候爱说爱笑变得沉默寡言起来。细心的队长及时发现了王洪主任的变化,叮嘱相关科室的医生要保护好洪哥,及时给洪哥减负,同时安排我做好洪哥的心理疏导工作。

  终于到了10月10号星期六,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大家故意,洪哥迎来了第一个能自由安排时间的周末。我也没浪费这个机会,去病房查了两个重病人的情况稳定后,就约洪哥出去转转,放松一下两周来一直紧绷的神经,洪哥也是欣然同意前往。

然而,还没出得了医院大门,就碰见儿科刘欣主任行色匆匆往病房赶,说有个格林巴利综合征的七岁男孩突发心跳呼吸骤停。病情就是命令,我和洪哥顾不上换工作服、戴帽子,跟着刘欣直奔病房。我先听了心音是有的,160次/分钟,但患儿呼吸不好,矛盾呼吸,血氧饱和度只有60%左右,结合病史考虑格林巴利综合征并发呼吸肌麻痹。病情凶险,洪哥立即打电话给麻醉科的阿里医生,送来了气管导管和喉镜,然后亲自以非常专业和熟练的动作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气管插管术。接上呼吸气囊后,患儿血氧饱和度立即上升到98%。但患儿可能缺氧时间较长,已经出现血压下降,最低只有69/43mmH。再予以多巴胺等血管活性药物后,血压升至95/60mmHg 左右,遂将患儿转入有呼吸机支持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继续呼吸支持和维持血压治疗。看到各项生命体征平稳后,抢救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此刻刘欣主任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了,我和洪哥就悄悄地先行离开了。

  抢救结束时已过了午饭点,这时奔巴的太阳也是一天中最强烈的时候,晒得皮肤有灼痛感。于是一直等到了晚上,天气凉快下来了,邹晨队长带着洪哥和抢救小组成员去海边放松一下,然而还没出大门,邹晨队长就接到Staff 的电话说有个急诊病人要去看一下!于是嘱咐我们一定要带洪哥去海边转转。

奔巴的夜空真的很美,繁星闪烁,而且还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星云,微微点亮了深邃的夜空,据老队员说那星云就是银河系。来到海边,我们一边听着海浪低声的吟唱,一边享受着这习习的海风所带来的凉爽,大家顿时感到这两周来的疲惫在此刻都烟消云散了。我们漫步走到附近的一个海港,登上一艘巨大的海轮,欣赏着远处海的浩瀚和宁静,此刻的洪哥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供稿:郭纪群

摄影:郭纪群

审核:王一茗,邹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