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1日

庚子年八月二十五日

星期日

2020第<011>期

总第【0011】期

雨声沙沙文学社

————————————————


小 说 天 地


跃动的生命

纪 存 喜


(图片来自网络)

邢老师57岁了,依然活跃在一线教学的舞台上,38年的教师生涯让他失去了阳刚犀利、略显老态龙钟。接近花甲之年的他虽感到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望着那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还是咬着牙,忍着身体的疲惫、困倦、痛楚,穿梭在学生中间,最大努力地尽好一个老师的职责。邢老师心脏不好,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超负荷的工作量常让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精神状态自然差到了极点。

邢老师最怕老伴的絮叨。每当一脸苍白的他下班回来,刚坐下来准备喘口气,老伴就开始絮叨起来,说邢老师一天就知道教书,不想家里的事,不心疼老婆孩子,不伺候瘫痪的父亲,年高的母亲。还说自己一整天既要伺候老的,还要照顾小的,吃苦受累的没人管,嫁给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听惯了絮叨的邢老师一闻到浓浓火药味,着急忙慌站起来,唯唯诺诺陪着笑脸,像待宰的羔羊一样任老伴发落,讪讪的脸上布满了红晕。看到邢老师难为情的样子,老伴瞬间心软了,端出事先泡好的龙井茶,轻轻地放在餐桌上。受宠若惊的邢老师趁着这机会赶紧作揖打躬,滑稽的表情逗得老伴噗嗤笑出声来,一场干戈顿时化解与无形之中。对于老伴的絮叨,邢老师从来没有抵触过,多少年来如果没有老伴的鼎力相助,自己是不会有今天的前程的。因此邢老师非常敬重自己的老伴,虽然这个女人常靠着嘴劲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但背后却始终和自己站在一起,默默地支持着自己的事业。邢老师曾在心里暗暗发誓,退休后一定要分担更多的家务,好好善待自己的老伴,让她享享清福。

邢老师念书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当年高考因6分之差和大学失之交臂。抱负满满的邢老师计划再复读一年,无奈家里经济条件较差,难以支撑昂贵的学费,只能回乡里当了一名临时代课老师。邢老师教书很有一套,认真敬业,是大家公认的好老师,满腹经纶的他在那个知识贫乏的年代里独树一帜,自然让人刮目相看。邢老师不在乎待遇怎样,不在乎别人的评头论足,不在乎他人的争名夺利,不善于溜须拍马。在他看来做好自己喜欢的事业并为之奋斗,是最幸福的事。因此尽管邢老师教学成绩优异,家长口碑很好,却只当过校级优秀教师,从没获过县级以上先进、优秀教师之类的荣誉。

邢老师学识渊博,写作水平较高。平时笔耕不辍,有几块豆腐小文见诸于各类报端,多篇优质教学论文发表在县级、市级、省级、国家级教育期刊上。评中高职称时这些论文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一时击败了很多竞争对手。正当邢老师沾沾自喜时,却发现有人花个三五百块钱,竟然也拿出了像模像样的国家级论文,惊诧之余,邢老师像斗败的公鸡一样,红着脸第一次骂了“他妈的”三个字。显而易见邢老师的职称评聘泡汤了,发表的论文并没挽回大局,落评的原因是没大学毕业文凭,没获得县级以上奖励荣誉,没计算机操作能力证书。

幡然醒悟的邢老师报名参加了成人自学考试,由于知识体系根深蒂固,一年半后考完了所有学科,拿到了大学专科文凭。期间抽时间参加了为期十天的计算机培训,凭借着一分钟打十几个字的能力,笨手笨脚地通过了信息技术考试,幸运地拿到了计算机初级合格证书。文凭拿到手了,计算机操作合格了,邢老师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还缺少县级以上的荣誉。耿直的邢老师躺在床上,在老伴的鼾声中思忖再三,拨通了校长的电话,在唉声叹气中诉说了他的需求。校长回应了一堆官话,这堆官话让他听后心有余悸,后背发凉。万般无奈的邢老师猛得坐了起来,在一阵翻箱倒柜后,趁着夜色像幽灵一样来到自己不愿光临的地方,轻轻地叩响了校长家的大门……这次拜访起到了预期的效果,不久在评优选先时邢老师被学校报送为县级优秀教师。一切准备就绪后,邢老师在第二年职称评聘时,顺利地评上了中高职称,拿上了中学高级教师聘用证书。

邢老师比较认死理。自己教了38年语文,经历了多次的教学改革。不管是“三课系列”、小语整改、海阳经验的推行,还是LDC、高效型导学课堂及近期课程目标叙写和课程纲要的编写,他都认真对待。可惜的是每一次教学改革在自己刚揣摩到一点头绪时便戛然而止,最后落了一个穿着新鞋走老路的下场。近三十年的教学改革所付出的代价看着就让人心里滴血,半途而废的结果让他感到迷惘、失落、无奈。没有享受到课改的红利,没有学到先进的教学方法,邢老师只能按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教学,竟然也取得了不错的教学成绩。

邢老师累了,他想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研究,不想让许多形式的东西再给自己已经苍老的容颜增添色彩了。然而越是不想的东西总是越和他作对,形式的东西常常蜂拥而至,搞得他焦头烂额。邢老师怕了,他怕那些写不完的与教学无关凭空臆造的材料,也怕很多无关联单位无故的视察指导工作,更怕教师备课只研过程不研文本硬往套子里钻。但他最心悸的还是参加本校说课的教研活动。每当小年轻们点开花红柳绿的说课课件,打机关枪似的说目标、说教材、说编排体例……他的脑袋就发胀。他本想努力地记一些东西,学一些东西,但听到最后也没弄明白个所以然。想和身边的几个同事探讨一下,才发现他们也是一知半解的,比自己也强不到哪里去。于是新的疑问便产生了,他很想问问领导,这个说课是否真正能起到促进教改,提高教师业务能力的作用,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怕领导那洞破人心的眼光。在目标叙写和课程纲要编写方面,邢老师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教学某一课,先叙写整册教材目标,再叙写单元目标,最后才叙写本课目标是搞空中楼阁,浪费时间不说,还不切合实际。与其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还不如让老师多研究研究教材,采用合适的教学方法,认真的教好每一课。如果老师把每一课都上好了,那么每一课的目标就会达成,集小目标成大目标,我们何乐而不为。这总比大搞顶层设计要好一些,现实一些。至于课程纲要的编写,邢老师觉得那是教材编委的事情,目前教师还达不到那么深层次的研究水平,没必要在此事上花费精力,遵照执行教好课就行了。邢老师有时也自嘲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的认知幼稚甚至不可理喻,讥笑自己这颗顽固不化的脑袋不能在真正意义上理解和把握上级的文件精神。同时他也对因年岁大不能与时俱进很自责,恨自己没本事也无能为力改变既成事实。

邢老师有时很想退居二线,但是学校不允许,理由是缺代语文课的老师。看到一些小年轻代几节其它课轻松得楼上楼下乱跑,羡慕的不得了,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让别人羡慕一回,但总感觉到那是遥不可及的事。邢老师有时也很纳闷,现在有很多老教师风采不减当年,始终奋战在教学一线,学校自始至终也没安排年轻教师跟着老教师结对取经,那么一旦当老教师退了休或退居二线,没有后续力量跟进,教学岂不出现断层现象?纳闷归纳闷,那不是自己该管的事,邢老师想的最多的是自己的事,自己的专业技术岗位十几年没有晋升,一直还是七级。十几年来自己一直代语文课兼班主任,就是没有晋级的机会。看到很多比自己年轻的人已进到六级、五级,瞬间觉得心理不平衡了,愤怒、嫉妒的情绪占据了整个心间。他跑了几回校长办公室也无济于事,因为晋级是看考核成绩的,自己的考核分没有别人高,说也白说。邢老师对自己很失望,后悔当初没好好学信息技术,如果自己刻苦钻研一点,就不会出现不会做课件、不会上传资料、不会下载资料这些丢分的事了。更让邢老师失望的是自己老了,精力赶不上了,和学生之间的代沟越来越深了,再加上教学方法不够新颖,老气横秋的没有活力,课堂教学考核分自然比别人略低一些。这些不争的事实严重挫伤了邢老师的积极性,使他深深体会到了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尴尬无奈。他试着想走出这种难堪的境遇,但几经努力无济于事,反而在难以自拔,苦苦挣扎中越陷越深。

邢老师最大的愿望是期盼考核制度的制定要考虑一线老教师的实际情况,在政策允许范围内稍微倾斜一下,毕竟老教师在知识更新、应变能力、适应性和身体素质方面不能和年轻人抗衡,不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邢老师还盼望职称晋升制度能够改革,像行政干部一样,按工龄晋级,等退休时拿到五级工资,那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甚至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的儿孙,自己的一生是光荣的,奋进的,有一定作为的。虽然觉得自己有些想法做法有点龌龊,但总体权衡起来还是功大于过,可以自信地说自己还算是一个好老师,这一点从已融入社会学生的表现中完全可以验证。邢老师代出了好几届学生,也享受到了桃李满天下的幸福,门前虽没有人来车往的热闹景象,但过个时分八节总有几个贤达电话问候或到家看望,这种深厚的师生情谊让他体验到了做老师的魅力与价值,因为这份职业能收获到别人没有过的惊喜和欣慰。至于平常的冷落,邢老师自有应对策略,常引经据典,很有底气地说:“孔子弟子三千,才有七十二贤人,不见得每天都门庭若市。我一个普通老师,何德何能,有几个得意弟子,足矣!”

有时邢老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时,会揉着酸痛的颈椎、麻木的双腿想以后的事。他想起了奋斗拼搏、风光无限的二叔,在获得华丽光环后因身体健康欠佳而一命归西。二叔忙碌的奋斗历程和赤条条来这个世界,赤条条离开这个世界的结局让他茅塞顿开。人一辈子争名夺利究竟为了什么?荣誉、地位、金钱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最后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一场空?顿悟后的他才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在他看来当下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享受天伦之乐是最重要的,为自己活一回是最重要的。邢老师想开了也就释然了,什么岗位晋级,什么名利双收,从现在看来都是过眼云烟。以后的自己要避开社会的纷繁杂扰,用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用自己的良心做好教育事业,这才是自己健康发展的通路。瞬间,甩掉包袱的邢老师感觉到头清了,眼亮了,身心愉悦地想立马高歌一曲。可喜的是第二天邢老师精神抖擞地来到校园,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见谁也觉得那么可亲,那么可爱,微笑一着漾在脸上。进到教室,他摒弃了往日威严的神态,伸出厚暖的手掌,挨着摸了摸那一颗颗可爱的小脑袋,然后大步流星走上讲台,挥笔写下了“往事随风,岁月静好”八个大字,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文 苑 天 地



赌 神

小镇上有个“赌神”,他牌技高超,运气也好,几乎每次都赢钱。

渐渐地,镇上茶馆里的人只要看见赌神来了,就起身让位,换到另一家继续玩。茶馆老板都很头疼,赌神一来,生意都没了。


这天,镇上的茶馆老板齐聚全镇最大的茶馆:王仙儿茶馆,希望能商量出一个对策。

王仙儿芳龄三十,不仅人长得漂亮,人脉关系也很广,和三教九流都说得上话。她想了片刻,说:“我去请几个高手来,会他一会。”

这天,赌神四处溜达,想看看哪里能打牌,却没人搭理他。正郁闷呢,王仙儿笑嘻嘻招呼他:“赌神,来搓几把麻将!”

赌神心里一喜,昂首走了进去。一台讲究的麻将机摆在屋子正中间,三个方位已经坐了人,留下一個空位。赌神坐东面,北面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南面坐着一个漂亮的红衣女子,正对着赌神的,是一个穿白色上衣的中年男人。

各大茶馆老板都闻风来了,围站在四周,想一睹高手的风采。

王仙儿提议:“各位都是高手,就玩大一点,我们也好开开眼界,你们觉得怎样?”三个人都说客随主便,就看赌神了。若是以往,赌神定会自信地答应下来,可今天,赌神却扭捏起来,想了半天,才点了点头。

牌局开始了。

前三局,红衣女、白衣男、眼镜儿,各胡了一把自摸。人们头一回看到赌神往外掏钱。

“果然是高手啊!”看热闹的人说。

赌神似乎心神不定,打牌犹犹豫豫,速度也慢了很多,完全没了往日水准。赌神这是怯场啦?四周的人有些看不懂了。

有一局,赌神刚抓起一张牌,看看桌上的牌,说:“我要和了。”准备倒牌。

北面的眼镜儿斜眼瞅着赌神,说:“你看清楚,别诈和呀!”赌神手一抖,把那张牌又打出去了。眼镜儿抓起一张牌,自摸和了。

又一局,赌神抓起一张牌,扬在空中反复思考要不要打下去,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不顾规矩,忍不住大声提醒他:“可以和了!”对面的白衣男却白了这个看客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小心和出人命!”

赌神那张牌“啪”的一声掉在了桌上。牌过半圈,白衣男自摸又和了。

赌神一败涂地,输得稀里哗啦。三杀一,赌神一个人输,他单肩包里的钱输光了。

眼镜儿站起身来,一边数着手中钞票,一边对赌神说:“今天你运气背,输得实在有点多,全当作投资了吧!”

牌局散了。

邪门!一群茶馆老板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也看不明白。

有人问王仙儿:“你从哪儿请来的三个高手?”王仙儿“扑哧”笑道:“什么高手!我告诉你们,眼镜儿是小学的赵老师,白衣男是镇医院的钱医生,红衣女是美容店的孙小姐,都是普通人。”

众人半信半疑,王仙儿接着说:“赌神儿子在念小学,赵老师是他儿子的班主任。钱医生是赌神父亲的主治医生。孙小姐是赌神老婆娘家的亲戚,而赌神出了名的怕老婆!一个男人再厉害,只要抓住他一条软肋就死翘了,何况我还抓住了他三条软肋呢!”


(本文来自网络)

百 草 园


秋 声

纪 存 喜


(图片来自网络)

满径落叶青苔隐,

旧影斑驳忆凡尘。

冷风清寂苍天悲,

瘦笔一抹描残红。

国庆·中秋

张 三 锁


国旗飘飘映日红,

清水玉盘挂碧空。

年轮巧逢双节至,

同喜同贺庆年丰。


  张三所,鄂尔多斯杭锦旗伊和乌素人,杭锦旗政协委员、文联会员、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延安精神研究会会员。鄂尔多斯诗词协会会员。本社特约供稿人。


夫 妻

呼 云 召


(图片来自网络)

夫妻结伴前世修,

磕绊忍让无夜仇。

温情和顺家兴旺,

宽慰换得常相守。

  呼云召,鄂托克旗作家协会会员,本社特约供稿人。

贺月庆黉门之喜

项 瑞 山


国庆中秋喜相逢,

圆月洒辉兆门中。

披荆斩棘折桂枝,

武大测绘待奇功。



  项瑞山,棋盘井中学教师,鄂旗作家协会会员。本社特约供稿人。

江城子·伤怀

何 文 忠


(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9月28日,友人文忠老师建议我呈现立足当下、意境高远的作品。文忠老师在鼓励我笔耕不辍、勤于创作的同时,对自己身体有恙而无法坚持写作感到遗憾和惋惜。为了表露心声,文忠老师随即作词一首,与我共勉。

  盼友昂扬勤奋进,容光焕,身矫健,力出佳作豪气冲云天。抚今追昔迎难上,话未来,志更旺。

而我体衰身有恙,气横秋,鬓如霜,别无他求苟且度残阳。几载相处情谊长,空怀旧,勿相忘。

  何文忠,教师,曾借调到公其日嘎乡政府担任文秘工作,后离岗退养。本社特约供稿人。

特别鸣谢

《王府周报》总编王耀东先生大力支持和帮助。

——————————————————


精彩评语选编


行船风顺:一个优秀的文学交流平台!!!

自由自在游:非常喜欢看你的美文,生活气息浓郁,文笔生动洗炼👍👍👍🌹🌹🌹🍵🍵🍵

上善若水:情真意实一有文学艺术又有真实的情感。

西木:拨动心弦的文字,辛勤付出的教师生涯……最可爱的人🌹🌹🌹👍👍👍

飞龙卸甲🦖:看着朴实的美文听着吉祥鄂尔多斯勾起无尽的回忆。

供稿:雨天🌹王耀东💐张三锁🌻呼云召🌷韩雨桐💅项瑞山👏何文忠💐

欢迎文友们来稿点评😄😄😄

 ♥♥♥ ♥♥♥ ♥♥♥ ♥♥♥

主办:雨声沙沙文学社

编辑:雨天

首播:鄂托克旗乌兰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