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阴——

它是要将人锁住,锁住,

一会儿半笑,一会儿泣泪。

怨谁,怨谁,

不谙世事,还不知修为?

你瞧,山岗于明日,

光秃秃的神,

你留恋,他护卫,

霜降那边,片片层叠,

怎个是雪,是温馨?

郑重其事穿上你的美,

五彩缤纷,

仍是笼罩外的幽深。

看那寒露悄然演绎的暧昧,

生辉吧,大地天空,

永在摇晃风的韧劲儿。

一样是葱郁,

一样是隔山的味蕾,

待周遭灯火散尽,

暖洋,无处不在的星辰。

我怎么也不想说,

囚禁的迷雾,

遮蔽的是阳光,

咋可能会是,

一个人的内心?

熟知的足下呵,

请再次告诉我,

秋天的韵律,

我是霜染的菊,

还是流香的水?!

不是,不是,我都不是,

我就想细心去猜度,

去亲吻生命的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