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荒孤放久飘零,沐雨栉风心亦宁。

云淡风轻星点缀,天容水色月澄清。

乘舟惯看潮升落,行路笑吟时雨晴。

九死东坡荣辱渡,海江可寄冠平生。


注:近读《苏东坡新传》,至放逐海南这篇,颇为东坡海上九死一生之遭遇所震撼。尤其佩服苏子虽蒙冤受屈,遭此大难,心情依然保持宁静,不怨天尤人。待天开云散,苏子告别海南还归大陆之际,写就《海上来去》一诗,寄意平和深远,把苦难写就壮丽诗篇,让我不禁心潮起伏。想起2016年此刻,我就是在东坡先生所经过的澄迈住了十天,留下一首小诗,今修改斗胆和诗一首,遥致千年之敬!

海上来去诗

(宋)苏轼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