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dia 是大西洋西岸,美国东岸的明珠!


阿卡迪亚国家公园位于美国东北海岸的缅因州。整个公园是在荒漠山岛上(Mount Desert Island)。


阿卡迪亚公园,以我的看法,由圈圈组成。公路,步行道,自行车道,山,湖,组成一个一个圈圈。公路,象三个圈,两圈叠绕,圈外有圈,圈内有圈,圈内有山,山上有云,山下有湖,湖外有海,高低里外,各个层次,展显自然的美景。

Acadia风景分地面,山上。我是Hiking和车动互相结合。我选定三条路线,每天一条。

我手绘,大致画出我去的地方。红线是我的Hiking(远足,暴走)路线。

第一天,去Cadillac Mt.看日出。这座山是美国东海岸最高山,据说,北起加拿大,南至巴西里约热内卢,它最高。早上4点起床,4:30出发。大雾天,打着高灯摸索前进,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被告知上山看日出要预约的。只好打道回府,接着睡。8点再起床,再向山中行。


这次预约了一下,开始上山。在山脚下时,还是大雾,想着到了上面能不能看见啥,没想到开到半山,突然晴朗,一片云海,马上停车观看。


这云洁白,这云浓厚,显出远山的蜿蜒。缟素触手可及,远山眼底尽收。四海凌波闪烁,微风迎面吹来。

再开上顶峰,看见大海,前面是蓝海,后面是云海,海海相应,蓝白相衬。

观赏之后,我从后山小路步行下山。

山脚下是Park Loop Rd(公园环形道)。 上车往Sand Beach开。不久看到一个小沙滩。


阿卡迪亚海滩大部分是岩石,山上的的石头都有很深的裂缝,这是被冰川洗刷出来的,石身上苔藓斑斑,足见生命的轮回。但在这小海湾,突然出现一个小沙滩,无比美妙。和嶙峋的岩石相比,它展现了细腻的优雅。似月牙儿

再往下面(南)开一会儿,就到了Thunder Hole(雷声洞)。海水把岩石掏成了一个空洞,涌起的海浪如击鼓的棒槌,敲出雷鸣般的响声。我们到的时间不对,就听见“轻”声。

第二天,我从Precipise(悬崖)小路开始,这是阿卡迪亚公园最有名的山道。这条路一开始就是爬坡,有的地方没路可走,全靠前人修了楼梯和栈道。就是这样,还是要用到四足。

到了山顶后,一切的攀爬都值得

远处的小岛,象仙人东去留下的脚印。

山顶的一汪天水,造就了一个天然的庭园。

接下来,我沿着山脊,向另外几个山峰,Halfway Mt., The. Beehive, Gotham Mt. 进发。这条道就是Gorham Mountain Trail. 半个Acadia可以收进眼底。

这一路,风光秀丽,全程1个多小时,无时没美景。

翻过Halfway Mt.后,我向The Beehive山走,登上山顶,再看昨天的Sand Beach,更是另外一种感觉。如果前人看见了亭亭的舞女的裙,那我看到了奥黛丽赫本的眉。

这是我的全程

下山后,走过图中的桥,再翻过一个坡,我沿3号公路往北走。

傍晚,驱车去Bass Harbor Head Light。听讲这地方看日落特别好。我们在那等了一小时,眼看着太阳要落入海面了,但被云遮住了,太座讲,已经够好了。

第三天,从Jordan Pond House出发,先攀登了Penobscot Mt。这条山路把Acadia另外一边的海和内陆的湖收进眼底。

这个地区有三个湖,Jordan Pond,Eagle Lake,Bubble Pond. 周围有群山环抱。先上到Penobscot Mt, 再上不远处更高的Sargent Mt。一路风景迷人。


从山顶看湖泊,颇有“乱峰巉似槊,一水淡如油”之感。

左看湖,右看海。

这Eagle Lake清澈见底,里面连鱼都没有。

这图里的蓝颜色虚线,就是洛克菲勒铺设的碎石子路,可骑自行车和马。(跟踪App没设好,所以分两张图。)

下午3点后,下起了小雨,我在雨中,在林中又走了一小时,回到Jordan Pond House。回首看见那Bubbles 泡泡山。

我走Jordan Pond附近的山道时,看见很多碎石路,原来,19世纪末,20世纪初,洛克菲勒(他儿子,小洛克菲勒)来到了阿卡迪亚度假,他发觉这里太优美了。随着游人越来越多,他很担心,很担心。他把Jordan Pond 附近的地都买下来,铺设了很多碎石子路,规定人,马,自行车可以走,汽车不准走。他把湖附近的饭店,Jordan Pond House也买下来了。然后,他就捐给国家,变成我们劳动人民的天堂。


光荣属于洛克菲勒!

在黑夜里,驱车回旅馆的路上,看见路边有一个学校,College Of The Atlantic, 大西洋学院。一查,是一所只有三百多人的大学。是当地人觉得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有必要研究一下人和自然的关系(Human ecology),而在1969年成立的大学。伟大!

这三天走的蛮舒服,晚上和狄俄倪索斯洽谈,有龙虾作伴。

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了瓦登湖看了梭罗的旧居。照片中的房子是复制品。原来的房子已经不在了,后人在那里立了几个石桩。原址的边上,友人留石以示纪念。我也留了一块,以后再去看看。


我也放了一块石头在那里。


我想,梭罗想讲的是,孤独时,唯有自然可赏。